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41 打个狗日的(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打个狗日的(3)

当日军开始进攻北大营时,驻北大营的第一旅旅长不在,旅参谋长赵镇藩等人便一边下令部队进入预定阵地,一边用电话请示参谋长荣臻。

荣臻带着满嘴的酒气下令说:“不准……不准……抵抗。

把……把枪放到……库……库房里。

挺着……死,杀身……成仁。

为为……为国牺牲。”

赵镇藩传达荣臻的命令后,又借汇报情况给参谋长荣臻打了一个电话,说:“你的指示已传达到各团长,他们认为现在官兵都在火线上,收缴枪械恐怕做不到。”

荣臻听后大怒:“这……这是命……命令,如不照办,出了问……问题,由……由你负……负责! ”

说完啪一声就把电话放了。

“九·一八事变”后,张学良把希望寄托在蒋介石和国联身上,一再电令东北军:“切持镇定,以免另生事故”,“冷静隐忍,勿生枝节”,“我们要听命于中央……如我不服从中央命令,只逞一时之愤,因东北问题而祸及全国,余之罪过”。

他还公开宣称:“我早令我部官兵,对日军的挑衅,不得还击,所以日军进攻北大营消息传来时,我立刻下令收缴军械不得还击,所以日军进攻北大营与其他各地时,中国军队并无组织报复行为。”

张学良在军事上也上了日本的大当,犯了一个极大错误。

为了保证“九·一八事变”的成功,关东军事先策划了牵制张学良主力于关内的阴谋。

他们派关东军参谋井新匡夫和日本航空公司大连支所长、预备役大佐麦田平雄,策动当时住在旅顺的山西军阀阎锡山和在沈阳的邹鲁;派当时任天津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策动军阀石友三。

使之组成阎锡山、石友三和韩复榘的“反张( 学良) 联盟”。

1931年8 月5 日,麦田驾驶飞机把阎锡山从旅顺送往大同市。

阎锡山得到邹鲁等人的支持,对张学良造成严重威胁。

日本又利用蒋介石、冯玉祥和阎锡山新军阀的矛盾,使张学良中了其调虎离山计,把部队调至关内与石友三作战,造成东北防务空虚。

在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时,张学良因害怕打不过日军,反伤元气,遂服从了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拱手把东北让给了日本。

当时有一曲小调表达了东北人民的悲惨遭遇:高粱叶子青又青,九月十八来了日本兵!

先占火药库,后占北大营。

杀人放火真是凶,杀人放火真是凶!

中国军队好几十万,恭恭敬敬让出了沈阳城,东北三千万同胞陷入水深火热中!

著名歌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和戏剧《不爱江山爱美人的将军》也在全国广为流传和上演。

与国民党反动派的不抵抗政策相反,东北军的下级军官和全国人民则掀起了抗日斗争高潮。

当时,东北军各地守军积极要求抗日,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了日军以应有的打击。

如驻沈阳北大营的一些下级官兵在“九·一八事变”的当天晚上,与日军一直战到次日晨3 点多钟。

19日上午,长春市城郊宽城子和南岭方面的驻军在遭到日军的突然袭击后,一些军士和下级军官奋起抵抗,给日军以迎头痛击,毙伤日军145 名。

最突出的是马占山将军的抗日事迹。

马占山1885年11月30日生于吉林省怀德县毛家城镇毛家城子。

由于家穷,七八岁便给一个外号姜大牙的大地主放马。

一次,姜大牙走失一匹马,硬诬是马占山偷走了,将他送到警察分局,把两个大拇指拴起来毒打。

家里被迫用仅有的一小块麦地和一头小毛驴把他赎回。

从此,马占山落草为寇,并在黑虎山上当了头目,成为一个绿林好汉。

日俄战争结束后,沙俄退出怀德一带。

清政府为恢复对地方的统治,将马占山收编。

马占山个子矮小,外号马小个子。

他在放马中练就了一身马上功夫,落草后又练就了一手好枪法。

作战中能灵活地在马肚侧面藏身,也可以将头探于马首下。

由于马技超群,弹不虚发,屡建战功,深得上司赏识。

逐步由哨长、连长、营长、旅长、师长晋升为军长。

1930年春马占山任黑河镇守使,统辖沿江十余县。

马占山对日寇的侵略行径非常愤恨。

一次日军行近怀德县城,企图进城,马占山令所属部队在南门外防堵。

日军未敢进城,便转向马占山的出生地毛家城子。

日军开炮轰击商号、房屋,炸死数十人,这更引起马占山的愤怒,誓报此仇。

“九·一八事变”时,黑龙江省主席万福麟远在北平。

洮索镇守使张海鹏公开投降日寇,并按日寇命令向中国驻军发动进攻。

而黑龙江第25和第30两个国防旅被调入关与石友三打内战。

省内多半部队为省防部队,一共3 万来人。

当时,黑龙江群龙无首,上下极度恐慌。

10月中旬,北平来电,特任马占山代理黑龙江省政府主席、省军事总指挥。

马占山当时驻在黑河,只有步、骑兵各一个团。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