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49 人间地狱(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人间地狱(6)

但新房一旦盖好,就让日本正规部队把他们押走。

这些部队的士兵则被告知说:“这批中国人是已判死刑的土匪家属,必须赶进集中营,用机枪扫射。”

另一些农民则交给日本步兵中队供新兵劈刺训练。

一个名叫奥列格·优尔金斯的白俄大学生,1920年由于仇视布尔什维克,同家人一起逃难来到中国东北。

奥列格和他的母亲把日本侵略者看做是“艰苦朴素的武士”。

后来,奥列格参加了日本特务组织,他的秘密警察教官加藤问他:“你钓鱼吗?”他说:“有时候去钓。”

加藤便对他说:“没有人替鱼难过,你今后一定要采取这种态度。”

此后,他便参加了一系列残害中国人的罪恶勾当。

但一年后,他的母亲成为日本人的人质,他的妻子成了妓女,他也成了日本人的奴才。

他醒悟后,把所见到的事偷偷写成文章在西方发表,但他也随之消失了。

他在文章中详细描写了日军用中国人做劈刺训练的血腥场面。

日本兵把“靶子”捆在木桩上,强迫新兵端着刺刀去刺。

一些新兵开始十分胆怯,茫然不知所措,军官和老兵便对他们又打又骂,或用恶语刺激他们。

于是这些新兵便端起刺刀轮流向“靶子”冲刺。

“靶子”的鲜血溅了这些新兵一身。

劈刺练习直至“靶子”的躯体支离破碎,从捆绑的绳索上掉下为止。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日本帝国主义公然违反国际法,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细菌战部队,用中国人做试验,犯下了滔天罪行。

石井四郎中将本是东京军医院医生,曾专门学习过病理学和细菌学。

为了适应战争需要,曾到德国学习和研究细菌武器,回国后极力鼓吹细菌战。

1933年,石井来到中国东北,组建了进行细菌战的“细菌实验所”,又称“石井部队”。

1935到1936年间,在石井部队的基础上,在哈尔滨以南20公里的平房镇组建了“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又称731 部队;在长春市以南10公里的孟家屯组建了“关东军兽疫预防部”,又称100 部队。

这两支细菌部队以活人代替动物进行试验,专门培植、制造鼠疫、霍乱、坏疽、伤寒、结核、破伤风、鼻疽、牛瘟等疫病细菌。

为了建设731 工程,动用了中国3000多名劳工。

工程竣工之时,为了掩盖其罪恶勾当,将全部劳工秘密杀害。

为做试验死在这两个部队的中国人、蒙古人、朝鲜人和苏联人不计其数。

仅在731 部队这个秘密魔窟,1942年11月到1945年8 月的近3 年时间,就有三四千人在试验中丧生,死后即被投入炼人炉。

石井把抓来的人统统称为“原木”,进行编号。

以他们进行的试验名目繁多,手段极其残忍。

有的是把细菌液注入人体,推进透明的隔离室里,在外面观察“原木”病变情形;有的是让“原木”饮用染菌水和口服染菌食物,然后观察他们的病变情景。

还进行毒气试验,冻伤治疗试验,真空环境试验,及活人解剖。

石井对菌液注射实验特别重视,每天都指使部属对“原木”进行试验。

他们把“原木”的衣服脱光,关在透明的隔离室,强行往他们身上注射鼠疫菌液。

数小时后,这些人便淋巴腺红肿,面部和胸部变成紫黑色,其余部位皮肤呈暗红色。

这些“原木”在极其痛苦中死后,便被投入炼人炉灭迹。

他们把成熟的西瓜、甜瓜等水果注入伤寒菌液,测量细菌繁殖程度,然后让“原木”吃。

在透明密闭的试验室内进行毒气试验更是灭绝人性,一次就能夺去十几个到几十个人的性命。

一天,石井指使部下把母女二人投入密闭室,然后让毒气渗入。

小女孩突然从母亲怀里抬起头,瞪着一双不解的大眼睛,痛苦惊慌地四处望。

母亲拼命保护孩子,她们很快就被毒死了,母亲在临死前的痉挛中还死死地抱着孩子。

而进行试验的日本人则手拿秒表,冷漠地观察全过程。

为了试验冻伤防治,石井部队把“原木”在严寒的夜晚赶入旷野,让他们把双手插入冰水木桶里,甚至将他们的双手放进特制的透明冰箱里观察冻伤情况,并用棍子敲打看是否已经冻硬。

石井部队里,最繁忙和最血腥的是活人解剖。

不论男女老幼、有病没病均在解剖之列。

尤其是解剖儿童和妇女的惨景更是目不忍睹。

一次,日军为了搞到健康、新鲜的标本,把一个12岁的男孩活活解剖了。

日军将这个男孩强行按在手术台上,用扣带把四肢紧紧扣住,消毒和注射了麻醉剂后,一刀就把他的腹部切开了,然后按肠、胰腺、肝、肾、胃的顺序取出各部内脏扔进铁桶里,最后装入有福尔马林液的玻璃容器内。

取出的内脏有的还在福尔马林液里不停地抽动着,然后又从小孩的耳朵到鼻子横切一刀,掀开头皮用锯子把头盖骨锯成三角形,把头盖骨掀开,把脑子取出来……手术台上只留下少年的四肢、一具空壳和一滩鲜红的血。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