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53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3)

我军奋勇抵抗,使盐泽司令恼羞成怒。

他立即指挥日海军陆战队以20多辆铁甲车为前导,分五路从闸北各马路口进犯。

我军战士看见了日寇,一个个红了眼,枪声、炮声、打杀声惊天动地。

5 团10营2 连下士班长潘德章怀抱机枪向敌猛烈扫射,击毙日军数十名。

他左臂负伤后,血顺着手臂流到手腕,但仍然紧抱着机枪向敌猛扫,迫使敌人狼狈逃窜。

上等兵伍培、伍金是兄弟俩,武艺高强,在与敌人肉搏时,接连刺毙敌军十几个,终因敌众而光荣牺牲。

3 连中尉副连长和上士班长在闸北宝山路宝源路口击毙十几个日兵,身上多处受伤不下火线,迎着敌人冲了上去,以身殉国。

尤其是当敌铁甲车直冲过来时,战士们沉着镇定,毫不畏惧。

50码,30码……一排排手榴弹雨点般地飞出去,一团团烟尘飞腾起来,敌人的铁甲车被迫逃跑。

我军机枪又瞄准敌群猛打。

第一次交战,我军毙敌300 余人、伤数百人。

这一晚,上海港内所有可以抽调的日本船员都发了枪,并派他们上岸参加战斗。

但19路军英勇奋战,到29日天亮时,已快突破日军街头工事,临近日本租界了。

盐泽海军大将下令出动两艘航空母舰上的飞机,空袭中国军队,并在闸北南市一带人口密集的居民区投下大量炸弹,把收藏和印刷珍贵善本和手稿的商务印书馆炸得只留下一个骨架。

全世界第一次从这里看到了飞机大规模轰炸平民区的惨景,数以百计的妇女、儿童被炸得血肉横飞。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德国飞机投下的炸药也只把伦敦的几所房子炸开了顶,人员伤亡很少。

盐泽大将因此获得了“屠杀婴儿的刽子手”的“殊荣”。

面对日军的进攻和狂轰滥炸,蔡军长向全军发出号召:“纵令血染黄浦江,19路军也要和日军战斗到最后一个人。”

由于19路军万众一心,又得到上海人民的大力支持,日军虽有飞机助战,但各路进攻均被击退,我军截获敌铁甲车3 辆,打死打伤大量日军。

日军进攻受挫后,便通过英、法、美各国领事向我提出停战要求,以便等待援军,卷土重来。

我军明知这是敌的缓兵之计,但因也要加强部署,故同意停战,并将原驻镇江以东的第60师调到南翔、真如一带,将第61师调来上海,原在上海的第78师加强一线防御。

19路军的抗日行动是违背蒋介石的旨意的。

日军在上海挑衅前,蒋介石正在杭州休息。

当他听到上海市长吴铁城的报告后,当夜即同汪精卫返回南京,召见了海军部长陈绍宽,对陈严肃地说:“中国海军决不能与日本海军打起来,相反,要友好地相处。”

因此,在19路军与日海军浴血奋战时,中国海军奉令调入长江躲避。

陈绍宽还给各舰队下达了密令:“各舰队司令:密。

准日本海军司令来函,略称:此次行动,并非交战,如中国海军不攻击日舰,日舰也不攻击中国军舰,以维持友谊等情,凡我舰队,应守镇静。”

此时人们还看到,中国海军部的兵舰奉令买了很多青菜和鸡鸭鱼肉送到日本军舰上,以示友好。

更为恶劣的是,蒋介石的海军部向日本神户船厂订购了一艘新舰。

这只舰在中日战事正酣时下水,驻东京的中国公使奉命出席了下水典礼,并和日本海军军官频频举杯祝酒,互祝中日和睦友好。

蒋介石回到南京后,听说蔡廷锴军长发表过“日军倘敢进犯,决予抵抗”的谈话,大为恼火,立即叫人挂通了给蔡军长的电话。

蔡军长在电话中向蒋介石报告了情况,说:“现在形势虽然紧张,但还没有开火。

我一定遵照命令,绝不向对方先开第一枪。

但如果敌人真的向我进攻,我作为军人,守土有责,请总司令放心。”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蒋介石赶快说:“我们什么都不如人家,仗无论如何不能打。

现在离他们最后通牒时限没几个钟头了,你赶快命令部队撤退! ”

“撤退? ”蔡军长的声音有些发抖。

“对。”

蒋介石继续说:“现在是3 点钟,19路军要迅速后退30公里,真如、南翔、上海闸北一带防务改由宪兵担任!”

“总司令! ”

蔡军长想申辩,蒋介石立即截断他的话,“就这样,我很忙! ”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蔡廷锴将军1892年生于广东省罗定县龙岩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自幼父母双亡,家无隔宿之粮,终日为了生计辛劳。

16岁已当家做主,携带幼弟,勤耕苦种,饥度时光。

18岁时,由于痛恨满清政府,投军入伍,加入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同盟会。

他靠自己的努力,由一个士兵一直升为军长。

由于他很能打仗,在国民党将领中,颇受蒋介石的重视,被调往上海一带驻防。

但自“一·二八”淞沪战役之后,为蒋介石所不容,以至调往福建,并用重兵围剿,他被迫逃亡海外。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