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54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4)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4)

“七·七”事变以后,才回国任26集团军总司令。

抗战胜利后,自动脱离军职,在香港组织了中国民主促进会。

1948年,响应中国共产党的“五一号召”,秘密进入东北解放区。

全国解放后,一直为新中国的建设操劳,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等职。

终年76岁。

蔡军长是个爱国心极强的军人,面对敌人的严重威胁,他深知执行蒋介石的命令会带来什么后果。

但不执行又不行,他便想拖一拖,待宪兵来接防。

但宪兵未到,日军已向他们部队发动了突然袭击。

他义无反顾,率领全军与日军展开了浴血奋战。

1 月28日打退日军进攻后,他为了表明抗日决心,争取全国和上海人民的支持,毅然于29日凌晨1 时与蒋光鼐总指挥、戴戟司令一起向全国发出通电:“暴日占我东三省,版图变色,国旌垂亡!

最近更在上海杀人放火,浪人四出,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无所不至。

而炮舰纷来,陆战队全数登岸,竟于18日夜11时公然在上海闸北侵入我防线,向我挑衅。

光鼐等分属军人,惟知正当防卫,捍患守土,是其天职,尺地寸草,不能放弃。

为救国保种而抗日,虽牺牲至一卒一弹,绝不退缩,以丧失中华民国军人之人格。

此志此心,可质天日而昭世界。

炎黄祖宗在天之灵,实式凭之!”

通电发出后,立即受到全国人民的称颂,各地拥电纷至沓来,上海人民也掀起了反蒋抗日新高潮。

这对蔡军长等是一个极大的鼓舞,进一步坚定了抗战决心。

与此同时,日军也加紧调兵遣将。

1 月30日,日航空母舰3 艘、巡洋舰2 艘、驱逐舰4 艘及陆战队员5000人开到上海后,便无耻抵赖其提出的停战要求,于31日23时,再次向我闸北防地猛攻,但却遭到了上海守军更加顽强的抵抗。

战争的第一个星期,始终在闸北进行,日军未得任何便宜。

2 月4 日,敌人经过整顿后,开始向我发动第一次总攻,战火蔓延到江湾、吴淞一带。

各线均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在我军将士的英勇打击下,闸北地区向我进攻的日军被迫撤退;江湾日军一个联队被我全歼。

经过9 个小时的激战,完全粉碎了日军的总攻。

声称“要在4 小时扫清上海驻军”的盐泽大将被革职调回日本。

接替盐泽的是日本海军第3 舰队司令野村。

他到沪后,日海陆空军已增至1 万人以上。

他虽不敢像盐泽那样夸口,但仍狂傲地对西方记者说:“日军在吴淞踏平华军壕沟之日,为时不远,请诸君拭目相观。”

2 月11日下午,日军飞机在闸北投下了大量燃烧弹,同时用大炮猛轰,闸北成了一片火海。

在曹家桥、蕴藻浜一带敌我双方经过激烈枪战后,展开了肉搏战,战斗之激烈,自开战以来未见,数百日军倒在血泊中,我军亦伤亡惨重。

正当19路军孤军苦战之时,上海又杀出一员大将:张治中将军。

张治中将军出生在安徽省巢县西乡一个贫穷的农民兼手工业者家庭。

当过学徒,曾在“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的瓜洲一带度过一段辛酸的流浪生涯。

后考入扬州巡警教练所,当过警察。

武昌起义后,到上海参加学生军,先后在武昌陆军军官第二预备学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

毕业后,担任过警卫队长、连长、旅参谋长等职,参加过黄埔建校、广州誓师和北伐战争,1928年到1937年在中央军校任教育长。

10年中,曾5 次带兵出征,参加了两次淞沪会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三到延安,代表国民党政府同共产党进行过多次谈判。

1945年秋,他亲自接送毛泽东主席到重庆谈判。

1949年4 月,以他为首席代表的国民党政府代表团与中共签订的“和平协定”遭到南京国民政府拒绝后,他在历史转折关头,毅然留在北京,并发表了《对时局的声明》。

他应邀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他致电陶峙岳将军和包尔汉主席,促成了新疆的和平解放。

全国解放后,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为祖国的和平统一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海抗战开始后,张治中将军正在中央军校任职。

他对19路军的壮举,甚为感动,但认为19路军孤军作战,难以持久。

于是在2 月初,蒋介石从洛阳到浦口时,他借迎接的机会,向蒋提出中央部队必须参战的意见,并表示,如果现在没有别的人可以去,他愿意去。

“兵是有的,不过要留着打红军。”

这是蒋介石的一贯思想。

但蒋介石在“九·一八事变”后,遭到全国人民的反对,又因囚禁胡汉民等劣迹,受到两广粤系实力人物的强大压力,要求他下野。

在万般无奈下,同意了张治中的意见,并让军政部长何应钦调动散驻京沪、京杭两线上的第87和第88两师,合成第5 军,另加中央军校教导队,统一由张治中指挥,援助第19路军。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