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56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6)

东珠在上海的最大“功绩”之一是利用她的特殊身份,把南京政府原国务院总理孙科弄到她家里保护起来。

她施展女人所能施展的一切伎俩,让孙科向19路军所有最重要的将领都写了介绍信。

然后,把孙科送上一艘国籍不明的“野鸡”船,让他回华南家乡去了。

东珠从孙科那里猎取了大量情报,又根据日本特务机关的安排,带上孙科写的介绍信,女扮男装,步行访问19路军军长蔡廷锴。

她未经查问就从日本防线跑了出来,日本哨兵跟着朝天放了一阵枪。

19路军哨兵听到她用广东话高喊“救命!”

就让她进了防线。

她拿出介绍信,经过各级指挥官的审查,最后来到蔡军长的防空洞里。

她欺骗蔡军长说,孙科还住在她的寓所。

她先向蔡军长提供了日军部署的一些可信情报,然后诡称她看到日军新增援的第11师团和第14师团在上海码头下船,妄图使蔡军长相信日军仍准备在正面发动进攻。

蔡军长虽未完全相信她的话,但却相信日军兵力集中在正面一线。

3 月1 日拂晓,日军将我吴淞要塞及狮子林炮位全部炸毁后,在江湾、庙行一线正面发起总攻。

与此同时,20余艘战舰携带无数民船和马达船,利用烟幕掩护,在我侧背沿江一线兵力单薄的六浜口、杨林口、七丫口登陆,并连占浮桥等地,向茜泾要地猛扑。

我教导总队一个连拼死搏斗,伤亡殆尽。

张治中将军立即命87师两个团飞驰截击。

但两个团只得到11辆汽车,援助途中又与敌遭遇,展开白刃格斗;运输汽车在浏河车站和途中几乎全被敌机炸毁,部队只好徒步前进,致使与敌在茜泾苦斗的一个营处在三面围攻之中。

这个营虽然伤亡巨大,但在朱耀章营长的率领下,全营视死如归,毫不畏惧,自晨至夜,使敌未能前进一步。

但我侧背整个战线,由于猝不及防,且敌众我寡,后续无援,节节败退。

由于战局的突然变化,中国守军立即陷入前后受敌、被围歼的危险境地。

为了保存实力,3 月1 日晚9 点,蒋总指挥下达了转移阵地的命令,我军被迫后撤。

撤退前,517 团第1 营营长朱耀章在月光下巡视阵地,面对着一片又一片炮火累累的弹坑和一滩又一滩战友的皿迹,他一字一泪地写下一首《月夜巡视阵线有感》的诗:风萧萧,夜沉沉,一轮明月照征人。

尽我军人责,信步阵地巡。

曾日月之有几何? 世事浮云,弱肉强争!

火融融,炮隆隆,黄浦江岸一片红!

大厦成瓦砾,市镇作战场,昔日繁华今何在? 公理沉沦,人面狼心!

月愈浓,星愈稀,四周妇哭儿嚎啼。

男儿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人生上寿只百年,无须留连,听其自然!

为自由,争生存,沪上麾兵抗强权。

踏尽河边草,洒遍英雄泪,又何必气短情长? 宁碎头颅,还我河山!3 月2 日晚,87师517 团由庙行左翼趋抵娄塘附近。

朱耀章营长和他的战士们积疲未释,血衣犹红。

凌晨1 时,一千多日军忽自浏河猛扑过来。

朱营长等奋起抵抗。

激战2 小时后,敌越来越多,我警戒线已丧失二分之一,前哨一线逐个被敌包围,我军战士拼死抵抗,把敌人抑留在娄塘附近。

到上午8 时,敌又增加主力4000余人,开始向我阵地突击,并向我右翼包围,一直冲到我517 团团部门前,情况万分危险。

10时,敌已增到七八千人,环绕于娄塘一带我阵地前面。

敌军此举的企图是突破我嘉、太中间地区,直下铁路,截断第5 军和19路军退路,予以包围歼灭。

所以敌人不惜一切代价要夺取这一地带。

而我517 团孤军奋战,弹药已将用尽。

到午后,各点均被突破,517 团被围核心,死伤逾半。

下午,虽然援兵到达葛隆镇,但517 团战况越陷不利。

到最后关头,团长张世希率所属官兵向敌冲去。

朱营长以必死决心激励士兵,跳出掩体,带头猛冲。

敌人的机枪如雨点般打来,朱营长等前仆后继,冒死冲击,杀声震野,势不可挡。

敌受了这一猛冲才向后退去,重围遂解。

朱营长身中7 弹,这位为抗日“宁碎头颅”的英雄和诗人,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他的时候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这一仗,我军虽然牺牲近千人,但却粉碎了敌人断我后路、围歼我军的企图,使我大部分部队撤出重围。

1932年3 月3 日,国际联盟做出决定,要求中日双方停止战争。

国民党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于5 月5 日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了《淞沪停战协定》。

规定日军永久停驻在吴淞、闸北、江湾及南翔等洒满抗日将士鲜血的广大区域;南市、浦东不准驻中国任何军队;把长江沿岸福山到太仓、安亭及白鹤江起直到苏州河为止的广大地区,交给日本及英、美、法、意等帝国主义共管;取缔全国的抗日运动;把第19路军调离上海,派到福建去“剿共”。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