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57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黄浦江中流的是血(7)

至此,淞沪抗战被蒋介石政府彻底出卖了,上海虹口公园旁边那座灰色大厦上挂出了“大日本海军陆战队”的牌子。

在淞沪抗战中,19路军和第5 军共伤亡1 17万余人,上海市民被日寇炸死11 万多人,炸伤4300余人,毁坏民宅1 6 万户。

中国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商务印书馆被日机炸坏烧毁,东方图书馆收藏的数百万卷书籍资料,包括“涵芬楼”所藏十多万册宋版、元版的珍贵古籍图书和清乾隆年间缮写的四库全书均被焚烧,烧剩的其他珍贵书籍又被日军抢运了7 天7 夜。

19路军和第5 军撤出上海后,第5 军奉命驻守自后塘湖经常熟到福山镇、鹿苑镇一线,军部设在常熟。

张治中军长在常熟期间,中外人士来慰问、访问者络绎不绝。

全国人民对抗日将士的关怀爱戴使张治中将军感怀不已。

尤其令他感动的是他在黄埔军校时的师母、廖仲恺先生的夫人何香凝也来慰问。

她在他的军部住下,慰问之余,慷慨赋诗,其中有一首题为《赠前敌将士》:倭奴侵略,野心未死,既据我东北三省,又占我申江土地,叹我大好河山,今非昔比。

焚毁我多少城市,惨杀我多少同胞,强奸我多少妇女,耻!

你等是血性军人,怎样下得这点气? 廖师母在“九·一八事变”后,还给张治中将军写来一封信,送来女褂一件,并附诗一首,要张治中教育长转达黄埔学生将领,诗云:枉自称男儿,甘受倭奴气。

不战送山河,万世同羞耻。

吾侪妇女们,愿往沙场死,将我巾帼裳,换你征衣去!

何香凝师母的爱国之心和那感人肺腑的诗句,深深激励着张治中将军,使他经常回想起全国人民和上海人民、中国共产党和宋庆龄、何香凝等知名人士支援上海抗战的情景。

淞沪抗战一开始,上海各界人民就展开了大规模的支前捐献运动,现款、金银、药品、日用品、各种器材堆积如山。

工人、学生、工商业者、妇女、儿童、艺人、车夫踊跃支前。

当上海人民知道前线急需交通工具时,不到半天时间,成千上万辆汽车、运货车、脚踏车即送往军营。

全国各地及侨居在东南亚、旧金山等地的华人的捐款也纷至沓来。

仅19路军统计,淞沪抗战开始后,海内外同胞捐款约700 万元,相当于19路军全军将士2 个月的军饷。

淞沪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坚决号召全国人民抗日,并通过上海的工会、学生会、商会及其他群众组织,开展了对19路军和第5 军的声势浩大的支援活动,动员各界人士组成义勇军、敢死队、情报队、救护队、担架队、通信队、运输队积极支援和配合前线作战。

当前线需要大量手榴弹,请求南京军政部发给遭到拒绝后,就由总工会动员募集了几万只空烟罐,赶制成“土炸弹”运往前方使用。

凡前线迫切需要的交通工具、医药用品、通信器材、工事物资等,均及时募集供应,连前线战士每天两顿伙食,也组织郊区人民分区做好送去。

1 月30日上午,宋庆龄、何香凝等到上海真如慰问前线将士。

在她们的号召和组织下,一天就筹设了几十个伤兵医院。

何香凝在前线慰问时,正值天降大雪,气候严寒。

当她看到我军官兵在雪地里只穿着单衣和夹衣时,心情十分沉重。

回去后立即发动各界群众开展捐制棉衣运动,5 天内即制就棉衣裤3 万多套,使官兵们穿上了暖和的冬装。

张治中将军在常熟期间,有一天清晨来到秀丽的虞山脚下。

这里有一座古刹,即唐朝诗人常建所咏的“清晨入古寺”的古刹——破山寺(现名兴福寺) 。

他在寺中一边参观,一边吟诵着常建的诗句,然后沿山路一直上到山顶。

只见长江浩荡,绿野绵延,清流交错。

然而在这美丽的国土上,福山港口外,敌舰乘风破浪而行,敌骑在数十里外的新塘、岳王等地纵横驰骋。

一眼望去,难民从东而来,络绎不绝,战区无村不洗,无屋不空,他不由唏嘘悲愤,潸然泪下。

再过几天,即5 月5 日,就要在苏州举行追悼淞沪抗日阵亡将士大会。

祭文已基本写就,但还未定稿。

张将军触景生情,结尾三节便潮水般涌出:呜呼将士,从此长眠!

此仇未报,衷肠苦煎。

誓将北指,长驱出关,收我疆土,扫荡凶残。

执彼渠魁,槛车系还,一樽清酒,再告重泉。

呜呼将士,得其死矣!

功昭党国,光耀青史。

人生草草,大地茫茫,忠贞亮节,山高水长。

呜呼将士,庶几来飨!

他将这几节复诵一遍,让副官斟了一杯酒,面向上海和长江出海口,凌空而祭。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