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58 夺权(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夺权(1)

东方的日寇暂且放下不表,回头再来看西方的希特勒。

希特勒爬上总理宝座后,即着手巩固他的统治权。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使纳粹党成为德国的惟一主宰,然后再建成以纳粹党为后盾的个人独裁政权。

希特勒刚上台时的内阁,是个依靠国会内多数派支持的内阁。

参加内阁的纳粹党和民族党在国会583 个席位中只占有247 个席位,不构成多数。

为取得多数,希特勒指示戈林去拉拢拥有70多个席位的中央党入阁。

中央党表示不参加内阁。

希特勒很恼火,在当上总理后的第二天即1933年1 月31日召开内阁会议,提出建议要求总统解散国会,于3 月5 日举行新的选举。

他向民族党的内阁成员保证: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现内阁的组成依旧不变。

民族党的阁员上了圈套,同意了希特勒的建议。

总统兴登堡遂宣布重新举行选举。

为了赢得选举,希特勒向其党徒明确了两个重点:一是拉拢大企业界巨头,让他们慷慨解囊,资助纳粹党竞选;二是着重打击拥有广泛群众基础、在原国会拥有100 个席位的共产党。

2 月20日,戈林在国会议长府召集30余个德国工业巨头,其中包括军火大王克虏伯、钢铁大王伏格勒等开会。

希特勒亲自到会讲话,向巨头们保证:他将让劳工安分守己;将重整军备,让巨头们从中得到好处;将消灭马克思主义者,保护私人企业。

巨头们听到希特勒为他们描绘的“灿烂图景”,大喜过望。

克虏伯听完希特勒的讲话,马上站起来,代表巨头们表示“感谢”,并当场答应为纳粹党竞选捐款100 万马克。

接着,其他巨头也争先恐后捐款,当场共捐款300 万马克。

为打击共产党,希特勒政府于2 月初下令取缔共产党集会,封闭共产党的报纸。

2 月24日,戈林的警察搜查了共产党在柏林的办事处卡尔·李卜克内西大厦。

但共产党领袖在几个星期前就放弃了这个地方,有的转入地下,有的逃往苏联。

警察们没有抓到人,但在地下室搜到一些宣传品。

官方即以此为据大肆宣传共产党要发动“叛乱”,用来蛊惑人心。

“要摧毁共产党,必须有个有力的借口。”

戈林对他的属下说,“只把缴获的宣传品公布出来,是不足以让民众相信共产党搞叛乱的。”

找什么借口呢? 真是天随人愿,戈林的机会来了。

2 月26日,戈林接到属下报告,说有一个叫马里努斯·范·德·卢勃的荷兰共产党员在柏林一家酒馆里酒后狂言,声称他曾经在好几所政府大厦放过火,下一个目标打算烧国会大厦。

“烧国会大厦!”

戈林听了先是一怔,然后连声叫好,说,“你们鼓动他明天晚上去烧国会大厦。”

戈林知道,像国会大厦那样坚固的建筑物,非用大量汽油和其他易燃化学品是不会很快烧掉的;而那个愚蠢的荷兰共产党员不会带足够的汽油或化学品去烧。

因此,他命令柏林冲锋队队长卡尔·恩斯特组织小分队执行放火任务;命令秘密警察头子鲁道夫·狄尔斯拟制好国会大厦起火后立即逮捕的共产党人员名单。

2 月28日晚,卡尔·恩斯特率小分队在戈林的国会议长府进入一条通往国会大厦的地下暖气管道,到了国会大厦中央大厅,洒下了带来的5 大桶汽油和易燃化学品,然后原路返回国会议长府。

与此同时,喝得醉醺醺的卢勃偷偷潜入黑洞洞的国会大厦,然后脱下破衣服点着,放起火来。

瞬息间,国会大厦大火冲天。

卢勃慌忙外逃,一出门便被抓住。

戈林第一个赶到火灾现场,头上冒着汗,大口喘着气,兴奋地对鲁道夫·狄尔斯说:“我们要毫不留情地对付共产党。

共产党干部一经查获,格杀勿论。

今天晚上就把共产党议员统统吊死! ”

不久,4000多名共产党干部被逮捕或杀害。

2 月28日,共产党议会党团领袖恩斯特·托格勒向警察局“投案”。

随后,保加利亚共产党领袖季米特洛夫及波波夫、泰涅夫被捕。

后来在莱比锡最高法院审判国会纵火案时,季米特洛夫自任辩护律师,强有力地揭露纳粹党贼喊捉贼、栽赃陷害的伎俩。

戈林被季米特洛夫诘问得张口结舌,狼狈不堪,恼羞成怒,向季米特洛夫咆哮:“滚出去,你这个混蛋!

等我在法庭外面抓到你,给你点颜色看看! ”

托格勒和季米特洛夫、波波夫、泰涅夫被判无罪释放;卢勃被判有罪,当即处决。

国会起火的第二天(2月28日) ,希特勒迫使兴登堡总统签署了一项法令,宣布暂时停止执行宪法中保障个人和公民自由的条款;规定限制个人自由;限制表达自己意见,其中包括限制出版自由,限制结社和集会自由,对邮件、电报、电话进行检查;对搜查住宅发给许可证件,政府可以发出没收或限制财产的命令,必要时中央政府可以接管各邦政权。

这样一来,希特勒不仅可以合法地箝制和逮捕他的反对者,而且可以震慑全国民众,使他们不得不投纳粹党的票。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