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63 夺权(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夺权(6)

双方商定会谈于3 月6 日在柏林举行。

英、德准备会谈的消息刚刚宣布,德国内阁于2 月26日通过了“空军条例”,决定该条例3 月1 日生效,并在几天之后向国际社会公布。

希特勒觉得在这个时候与英国外交大臣会谈不太合适,找个什么借口推迟会谈呢? 正好, 英国政府于3 月4 日发表了一份白皮书,公布了他们掌握的德国“重整军备”的情况。

这使希特勒怒不可遏,遂指示外交部长牛赖特通知英方,他“患感冒”,会谈延期。

3 月10日,希特勒公布了“空军条例”,明确宣布德国拥有了空军。

此举的目的是想试探一下协约国对德国违犯凡尔赛和约的规定有什么反应。

其实世界各国早已知道德国建立了空军,因此对希特勒的宣布并无强烈反应。

3 月16日,希特勒又有惊人之举:颁布法令实行普遍兵役制。

这项法令规定,和平时期德国建立12个军和36个师,约50万人。

这等于宣布凡尔赛和约军事限制就此寿终正寝。

不出希特勒所料,英国和法国等对此提出了抗议,但没有采取行动。

英国还赶紧询问,希特勒是否仍然愿意接见它的外交大臣。

希特勒当然是做了肯定回答。

3 月17日是德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也是德国“挣脱”凡尔赛和约束缚的日子。

所以,希特勒在柏林国家歌剧院举行盛大的纪念会。

整个楼下是一片军服的海洋,其中除了陆军的灰军服外,还有人们以前未曾见过的空军的天蓝色制服。

希特勒站在台中央,德皇军队惟一还活着的元帅冯·马肯森和其他将军们站在他的两旁。

台上灯火辉煌,青年军官像大理石一样一动不动地站着,高举着德国军旗。

在他们后面的巨大帷幕上挂着一个极大的铁十字架。

希特勒和将军们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向十字架行注目礼。

从表面上看,这是纪念德国阵亡将士的仪式,实际上是庆祝凡尔赛和约死亡和德国征兵制军队复活的欢乐典礼。

3 月底,约翰·西蒙和艾登到柏林与希特勒、牛赖特及里宾特洛甫举行会谈。

西蒙就德国是否同意签订奥地利公约、重返国际联盟、签订东方洛迦诺公约等进行了试探,都被希特勒一一拒绝。

但是,希特勒讲了不少他“热爱和平”和对英国“友好”的空话,还特别在英国最关心的关于海军建设问题上做了低姿态发言。

他说:“德国既没有打算,也没有必要,更没有办法参加海军方面的竞争。

英国需要在海上建立并保持一支优势的保护力量,德国政府理解这一点,真诚希望同英国建立并保持能够防止我们两国发生过的在海军方面的竞争。”

西蒙对这次会谈有点失望,但对希特勒保证让英国海军占优势还是满意的。

国际上对希特勒宣布实施普遍兵役制反应比较强烈。

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于4 月11日在斯特雷萨举行会谈并发表公报:对德国实行普遍兵役制表示遗憾,重申忠于洛迦诺公约,表示有必要维护奥地利的独立和领土完整。

紧接着,法国和苏联于5 月2 日签订了互助条约;苏联与捷克斯洛伐克于5 月6日也签订了互助条约。

这在一定程度上孤立了德国。

为打破孤立的处境,希特勒于5 月15日在国会发表“和平”演说。

演说中,他没有对谴责他撕毁凡尔赛和约军事条款的国家表示不满,说他要的只是在公正基础上的和平谅解。

他说:“战争没有意义,没有用处,令人厌恶。

德国丝毫没有征服其他国家的念头。

德国需要和平,希望和平。

这是德国的基本信念。”

他还说:“德国既不打算也不希望干涉奥地利的内政并吞奥地利,或者将其并入德国。”

他暗示,如果国际联盟废除凡尔赛和约,德国将重新参加国联。

在裁军问题上,他向英国施放了一个特别的诱饵:愿意把德国的新海军限制为只有英国海军的35%。

又不出希特勒的所料,英国马上就上钩了,紧急邀请德国派人去伦敦举行关于海军问题的谈判。

6 月初,希特勒派“外交使童”里宾特洛甫去伦敦谈判。

谈判中,里宾特洛甫坚持:对希特勒的建议不能讨价还价,要么接受要么拉倒。

英国竟全盘接受了。

英、德海军协定规定,德国潜艇数不是英国的35%,而是60%,必要时可以达到100 %。

还规定允许德国建造5 艘战舰。

实际上德国根本就没准备执行这个协定。

墨索里尼充分地注意到了英国对希特勒的姑息迁就。

他认为,他也可以利用英国的姑息政策。

因此,他不顾国际联盟盟约,于1935年10月3 日派兵侵入阿比西尼亚。

国际联盟在英国带头下决定对意大利实行制裁。

这就破坏了英、法与意大利之间的友谊,宣告了对付纳粹德国的斯特雷萨阵线的破裂。

希特勒注意到,自从意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亚,英、法就一直忙于制止意大利的侵略。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