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79 三国“轴心”(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三国“轴心”(2)

齐亚诺是墨索里尼的女婿和狂热崇拜者,1936年6 月33岁时出任外长。

他在法西斯党内是一个派系的头子。

这个派系认为,意大利不能成为欧洲的平衡力量;也不能在欧洲两大势力集团之间左右摇摆。

意大利必须与德国结盟。

西方民主政体国家已被犹太人腐蚀,颓废了。

只有意大利人以及德国人、日本人才是大有希望的民族。

意大利人非常聪明。

他们一定能利用德国力量而不被德国所利用。

与德国结盟,意大利会取得欧洲霸主地位。

这些认识与墨索里尼的想法不谋而合。

因此,齐亚诺一接到墨索里尼的指示,就立即于1936年7 月下旬让德国律师汉斯·弗兰克非正式地向德国外交部长牛赖特试探其对与意大利结盟是否有兴趣。

牛赖特由于当时西班牙局势紧张且对意大利并无好感而表示反对。

9 月下旬,齐亚诺又派他的秘书菲利波·安富索前往柏林。

安富索曾任意大利驻慕尼黑副领事,并曾在意大利驻柏林大使馆任职,在德国有很多可以接近希特勒的熟人。

通过意大利国王的女婿黑森亲王菲立普引见,安富索受到希特勒的接待。

希特勒一口答应与意大利结盟。

其实,希特勒早就有与意大利结盟的想法。

1936年3 月底,希特勒在汉斯·弗兰克赴罗马讲学之前接见了他,让他给墨索里尼传话,表示团结友好之意;向墨索里尼保证,德国坚定地支持意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亚;并愿与他共同斗争,以反对布尔什维克和西方民主国家。

弗兰克是希特勒信得过的人,他曾于20年代在法庭上为希特勒辩护;在希特勒掌权后,他根据纳粹党的观点对德国宪法进行了修改。

4 月4 日,弗兰克会见墨索里尼时转达了希特勒的意思。

但那时墨索里尼没有下定与德国结成“轴心”的决心,因此对希特勒的表示没有做特别的反应。

但此后德、意两国人员互访频繁起来,高潮是墨索里尼的女婿埃达·齐亚诺6月间访问柏林。

这种特别的个人外交,对德、意两国的亲近大有好处。

希特勒得到意大利欲与德国结盟的明确信息后,于1936年9 月派出密使去罗马,邀请墨索里尼访问柏林,以作为希特勒访问威尼斯的回访。

墨索里尼自以为是“世界领袖”,已多年没有出国,而是在意大利境内接见各国的朝拜者。

他不愿贸然出访德国,借口他与希特勒会谈的基础准备工作尚未妥当,因此决定先派齐亚诺出访柏林。

希特勒赞同墨索里尼的意见,指示外交部长牛赖特立即着手准备接待齐亚诺来访。

1936年10月21日,齐亚诺到达柏林。

在21日、22日齐亚诺与牛赖特会谈时,双方就以下问题达成协议:反对英、法倡导的以保证欧洲集体安全为目的的新洛迦诺协定,也反对任何足以限制德国在中欧和东欧自由的其他做法;坚定支持佛朗哥;一致认为布尔什维克主义是一个“祸害”;认为1936年7 月德奥两国签订的有关德国尊重奥地利独立和不干涉其内政的协议消除了德、意两国磨擦的重大根源;希望意大利与南斯拉夫关系的改善会有助于东南欧小协约国的瓦解;德国承认意大利吞并阿比西尼亚,意大利准备照顾德国在阿比西尼亚的经济利益。

牛赖特还就德国不愿意承认“满洲国”一事做了解释。

说如果承认“满洲国”,就会危及德国在华利益。

他还力劝齐亚诺,在德国与立陶宛关于默麦尔地区主权争议问题上支持德国。

他还说,德国从波兰夺取但泽和波兰走廊的时机尚未成熟,德国人“希望等待有利时机,并尽可能用和平方式解决我们与波兰人的分歧”。

他要求齐亚诺召回意大利驻奥地利大使莫雷尔;因为莫雷尔反对德国对奥地利有任何方式的影响。

齐亚诺对默麦尔问题和但泽及波兰走廊问题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意大利与波兰有良好的关系,并且答应召回莫雷尔。

他还要求德国帮助意大利改善与南斯拉夫的关系。

齐亚诺还同已操纵经济实权的德国空军总司令戈林讨论了加强德、意经济关系的问题。

与牛赖特、戈林会谈后,齐亚诺被引到希特勒的伯希斯特加登别墅。

希特勒满面春光,在门口迎接齐亚诺,使齐亚诺受宠若惊。

希特勒牵着齐亚诺的手,来到接见大厅的阳台上,远眺奥地利迷人的风光,说:“近在眼前的奥地利,实在与德国密不可分。”

齐亚诺已经领会到希特勒正在觊觎奥地利。

随后,希特勒请齐亚诺进入会见厅落座,开始交谈。

齐亚诺首先称颂希特勒的“英明”,谎称墨索里尼对希特勒“很钦佩”,并把意大利情报部门截获的英国攻击德国的外交文件的副本亲手交给希特勒。

齐亚诺说:“英国正在备战,打算进攻意大利和德国。

不过,幸好意大利的军事力量现已超过英国和法国。

因此对英国没有必要担心。”

希特勒明确地说,德国的扩张着眼于中欧、东欧和波罗的海;地中海全归意大利。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