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92 大抗战拉开了幕布(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大抗战拉开了幕布(2)

高福源是东北军107 师619 团团长,在榆林桥战斗中被红军俘虏。

红军不但未虐待、枪毙他,还给他医伤,发给他一套新棉衣,吃的饭也比红军战士的好,后来行动也比较自由。

他亲眼看到红军官兵平等,团结友爱,政治、文化生活非常活跃,也听到许多红军在长 征中的故事。

共产党的领导干部也经常跟他谈心,向他讲述团结抗日的道理,使他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

一次,他提出要见红军负责同志。

党中央联络局局长李克农会见了他。

他向李克农讲述了自己的思想变化和对红军的敬佩,并提出回去说服东北军和张学良与红军联合抗日。

他说:“不知红军相不相信我,敢不敢放我走。”

李克农当即表示可以放他回去,但担心他回去后有危险。

高福源态度非常坚决,并说他是有把握的。

于是党中央同意高福源回去。

行前,李克农亲自送他,并嘱咐他,回去后先以个人身份试探张学良的态度,如果张学良有诚意,红军愿派正式代表去谈判。

张学良飞到洛川后,为了考验高福源是否靠得住,同时也看看他的胆识,与王以哲军长商量后,决定先给高一个下马威,所以接见时态度十分严肃。

当高福源向他行军礼报告后,他拍桌大骂:“高福源,你好大胆,当了俘虏不算,还敢要我通匪,我枪毙了你!”

说着就把手枪拔出来。

王以哲赶快上去拦住说:“副总司令,你让他把话说完再枪毙也不迟。”

高福源见张学良这样待他,索性把心一横,将要说的话和盘托出。

他的话有情有理,尤其讲到抗日问题时,慷慨激昂,义正词严,情不自禁地大哭起来。

张学良本来就是做戏,听完高福源的话,也不由掉下了眼泪,赶快拉着高福源坐下说:“你回来很好,你说得也很对。

我刚才是想试试你的真情和胆量。

现在我们坐下慢慢谈。”

这一天,他们三人整整谈了一夜。

张学良非常高兴,让高福源休息一两天立即回去,请红军派正式代表来谈判。

高福源于1 月16日回到陕北苏区,向李克农报告了经过。

李克农还带他见了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

毛主席当即决定派李克农为代表去见张学良。

李克农一行于1936年2 月25日抵达洛川。

王以哲军长立即用密电报告张学良。

张学良回电说他因事去南京,让王以哲好好招待,先谈一些具体问题,重大问题待他从南京回来再定。

王以哲遂先与李克农商谈了红军与东北军67军局部合作问题,并达成四条口头协定:第一,为巩固东北军与西北军一致抗日,确定双方互不侵犯各守原防的原则;第二,双方同意恢复在鄜县、甘泉、延安公路上的交通运输和经济贸易;第三,延安、甘泉两城恢复正常关系,东北军所需物品可向苏区群众购买,红军给予便利;第四,东北军送给红军一部分弹药、服装、通讯器材和医药用品等。

这次初谈达成的停战协定,为全面合作奠定了基础。

3 月3 日,张学良返回西安,第二天便急匆匆飞到洛川。

他完全同意王军长与李克农达成的口头协定,并风趣地对王军长和赵镇藩参谋长说:“我是整销,可不是零售啊。”

张学良在李克农住的小屋里进行了整整一天一夜的会谈。

会谈间,宾主都很随便。

张学良十分坦率,谈笑风生。

李克农机智幽默,辞意恳切。

会谈主要讨论抗日问题。

张学良提出:“蒋介石力量最强,为什么共产党不联蒋抗日而主张反蒋抗日? ”“统一战线为什么不包括蒋介石? ”“日强我弱,抗日应该怎么个抗法? ”等等。

李克农向张学良做了许多解释工作,但有些问题仍然没有说服张学良。

最后,张学良希望中共方面派出全权代表共商抗日救国大计,最好能在毛泽东或周恩来中间推出一位,再进行一次会谈,地点在延安城,时间由中共定。

双方还商定,由中共派一位政治色彩不浓而又能负责的代表常驻西安,由张学良予以掩护。

张学良为了更直接、更好地与中共接触,以推进“剿共”名义,报请蒋介石在洛川设立“西北剿共前进指挥所”,并说他要到前方亲自督战,因而受到蒋介石的嘉许,复电称:“陕北军务,得弟亲往督饬,收进击之巨效,立歼灭之大功,在此一举。”

4 月8 日,周恩来在李克农陪同下来到延安。

4 月9 日双方在延安城内天主教堂举行了会谈。

参加会谈的共有5 人,即周恩来、张学良、李克农、王以哲和刘鼎。

会谈开始后,张学良便十分坦率地把自己的看法谈出来,向周恩来请教。

他说:“国民党是没有希望了,中国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是法西斯的路线,一条是共产主义的路线。

共产主义路线我没有去过苏联,不太了解。

但共产主义成功的条件是阶级矛盾极其尖锐,又无外患。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