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04 卢沟夜月月色昏(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卢沟夜月月色昏(5)

“我的最后一句叫做‘和而后安’。

这是最重要的一句。”

张群透过玻璃窗望了望烟雨中苍茫的庐山峰峦,进一步演义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同日本打过几仗了,我们败了,我们和谈成功了,到那时,我们同日本不再是敌人,而是朋友。

好!

主张收复失地、全面抗战的是共产党,那我们就可以收拾这个冤家对头了。

共产党一解决,国家不就可以长治久安了吗? ”“妙哉!

妙哉!

汪精卫拍手喝彩,孔祥熙则似听新版的《天方夜谭》,挺着个大肚子,只顾吸烟,一言不发。

蒋介石一边听张群发表宏论,一边闭目思索。

待张群讲完,他大叫道:“好!

好!

好!

‘和必乱,战必败,败而言和,和而后安’。

好好好,这简直是十四字真言!

这两次讨论后,蒋介石得了“十四字真言”,好像吃了灵丹妙药,精神大振,便在得意之余,大宴宾客。

谁知宾客未走,卢沟桥事变就发生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被周恩来言中了,来得这么快。

不过,他还希望这不过是个冲突。

于是急忙叫陈布雷拟个电稿,要前方把情况详细呈报上来。

同时大声说:“我命令,29军除非奉命,不得还击。

你赶快把这个命令发出去,迟了或许有变。”

29军代军长、北平市市长秦德纯收到蒋介石的电报后,经多方活动,于7 月9日清晨与日方订了三条妥协办法,然后用电话通知了宛平县县长王冷斋和第29军第110 旅旅长何基沣。

他说:“日松井队长来称,失踪日兵业已找到,现在可以和平解决。

双方已经商定三项停战办法:一是双方立即停止射击;二是日军撤退至丰台,我军撤向卢沟桥以西;三是城内防务除宛平原有保安队外,并由冀北保安队担任,人数仅限300 ,定于9 日上午9 时左右到达接防,并由双方派员监督撤兵。”

驻宛部队接到命令后按时撤出宛平城,而日军则隐蔽于城外铁路涵洞等处。

当冀北保安队来接防时,中途又遭日军拦截。

直到晚6 时,才来了50名保安队员。

经反复交涉,到晚7 时,加上城内原保安队员也只有100 多人,但所有机关枪已全被扣押并运回北平。

日方见宛平已空,谈判目的已经达到,谈判代表樱井等4 人便借打电话悄悄逃席而去,不知踪影。

至此,日寇在短短三天之内,四次背信弃义,耍弄阴谋。

卢沟桥事变以后,宋哲元奉令回北平。

但他在天津一下就住了8 天,并与日本驻屯军司令香月清进行了几次和平谈判,直至7 月19日才返回北平。

由于他仍认为卢沟桥事变是“局部冲突,能随时解决”,因而在日军的欺骗下继续进行一次又一次无法满足日军要求的谈判。

然而就在谈判过程中,以东条英机为参谋长的日本关东军沿铁路线络绎不绝地开进关内。

从海道来的日军也在塘沽登陆,热河省的日军跨过长城开至北平近郊。

日本空军集结在天津东局子飞机场等地,还在塘沽修建了空军基地,每天派飞机到北平上空和平汉铁路沿线进行侦察。

日军完成其军事布署后,即于11日开始用大炮轰击宛平县城及其附近地区。

城内居民伤亡惨重,团长吉星文也负了伤。

21日,日军炮火延伸到长辛店一带驻军。

25日,炮击我廊坊驻军。

26日,10余架日机轮番轰炸廊坊。

北平广安门外30多辆汽车满载日军,企图冲进城内。

27日,日军向冀察当局提出最后通牒,限29军第37师冯治安部于28日正午以前撤出北平附近。

但又不等回答,于当晚便猛攻南苑和北苑。

28日,继续猛攻,并以飞机轮番轰炸,我南苑守军死伤惨重。

29军副军长兼教导团长佟麟阁、132 师师长赵登禹在向城内转移时,遭敌截击,相继阵亡。

军长宋哲元于28日晚离开北平随军部撤到保定。

7 月30日,北平被日军占领,天津也于同日陷落。

“七七事变”爆发后,战乎? 和乎? 蒋介石内心极为矛盾。

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要求外交部向日本驻华大使馆交涉,提出口头抗议;要张群起草讲和条件,并密派许世英飞往东京;要孙科和宋子文分别拜访苏、美大使馆,请求他们给予帮助,立即发表对日抗议通电。

但是外交部和日本谈判毫无结果。

日本态度强硬,不但不承认错误,反要求中国政府惩办卢沟桥肇事者。

他满指望美国朋友给他撑腰,结果美国国务卿赫尔利向全世界62国发表了一纸空文的《和平原则十六条》,除了“维持和平”、“信守国际协定”等空话外,没有一个字指责日本。

蒋介石精神上更大的压力是原定在庐山召开的谈话会7 月17日就要举行了。

这次会议,不仅全国各界有声望的人都来参加,延安方面周恩来、秦邦宪、林伯渠也来。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