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08 战上海(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战上海(2)

师部设在十几棵大树下。

师长用望远镜检查阵地,部队隐蔽得非常好,不见一个人影。

不久,山沟里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并可以看见进犯的日军。

来的是坂垣师团第21旅团的辎重部队和后续部队,共4000多人。

前面是100 余辆汽车,接着是200 多辆大车。

除军用物资外,车上坐满了头戴钢盔的日本兵。

再后面是驮着92式步兵炮的骡马和骑兵。

车马连成一线,马达声和马蹄声在山谷中回响。

日本兵趾高气扬,如入无人之境。

早晨7 时,日军已全部进入伏击圈。

师首长决定,分段把敌人吃掉,立即下达了进攻令。

我军居高临下,突然向敌军展开了猛烈攻击,一下子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指挥系统全乱了。

顿时,十几里长的山沟,汽车撞汽车,大车撞大车,人喊马叫,乱成一团。

我军的军号声、喊杀声响彻山谷,战士们一个个如老虎冲下山去,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格斗。

` 日军由于受过严格的训练,虽然失去了指挥,但仍顽强地进行抵抗。

有的趴在汽车下和沟坎上向我射击,有的向山坡上爬,妄想夺取阵地。

有的日本伤兵和我伤兵相遇,便打做一团,互相用拳打,用牙咬。

公路上一辆接一辆的汽车在燃烧着,敌军人仰马翻,武器丢的到处都是。

山沟西南方向有一条路,原是阎锡山部队的狙击目标。

敌人沿这条路逃跑时,阎仍按兵不动,致使一部分日军突破阎锡山部的团城口阵地逃走。

这次战斗,我军歼敌1000余人,毁汽车100 多辆、大车200 多辆,缴获92式步兵炮一门、炮弹2000多发、重机枪20余挺、步枪1000余支、战马50余匹、日币30万元,还有其他大量武器辎重及一批军用地图和文书。

单是军用大衣就足够115 师每人一件。

附近山沟里的老乡听到我军打了大胜仗,自动来帮战士们搬运战利品。

平型关大捷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击了“战必亡”的恐日病,极大地鼓舞了我军士气和全国人民。

当胜利捷报传到全国各地时,各界纷纷给我党、我军发来贺电、贺信。

上海市职业界救亡协会在贺电中讲:“贵军受命抗敌,立奏奇功,挽西线垂危之局,破日寇方长之焰。

捷报传来,万众欢腾,谨电驰贺。”

蒋介石也发来贺电:“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勋鉴:25日电悉,25日一战,歼敌如麻,足征官兵用命,深堪嘉慰。

尚希益励所部,继续努力,是所至盼。”

我八路军在平型关奇袭日军后不久,国民党卫立煌军团会合晋军约十余师在太原北面屏障忻口与日军第1 、第5 和第12师团等部约5 万人展开了一场激战。

10月13日战斗开始,日军集中全力猛攻我忻口西北侧南怀高地。

至21日,我阵地仍然巩固,共歼敌三四万人。

第9 军军长郝梦龄和第54师师长刘家麟阵亡。

11月初,日军组织工兵敢死队爆破我阵地,我军又受到晋东方面日军的侧背威胁,遂撤向太原,忻口失守。

八路军115 师为了配合忻口会战,在敌侧方及后方开展了广泛的游击战。

在晋东北不断袭击敌人,破坏了交通,收复了繁峙、平型关、灵丘、广灵、深源、蔚县、阳原、涞源、紫荆关等地。

深入到平汉线方面的一部在冀西收复了曲阳、唐县、平山、完县、行唐、满城等县城,逼近到保定附近。

由贺龙领导的120 师深入到大同附近,开展了雁北游击战争。

忻口战役时,敌人每天从大同经雁门关给前线运送弹药和军用物资。

贺龙将军决定在雁门关狠狠打击一下日寇,把雁门关变成日寇的鬼门关,便令716 团急行军赶到雁门关黑石头沟埋伏。

10月18日早晨,太阳刚刚升起,黑石头沟崎岖的山路被秋阳照得格外明亮。

716 团战士怀着兴奋的心情紧紧盯着这条路。

忽然,一长串车队约300 多辆汽车从北面公路向黑石头沟开来,不久便进入埋伏圈。

正在这时,南面阳明堡又开来敌人汽车100 多辆,给我战斗增加了难度。

廖汉生政委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既然敌人送上门来了,就一起吃掉它!”

当两路汽车进入伏击圈后,一声命令“打!”

顿时,轻重机枪、步枪同时怒吼起来,手榴弹在敌阵中腾起阵阵烟尘。

敌人受到突然袭击,大惊失色。

两路对开的汽车互相冲撞起来,弹药车也被打着了。

山沟里响起一阵又一阵猛烈的爆炸声。

转眼间,尘土滚滚,硝烟弥漫,打得日兵死伤狼藉。

活着的日兵在一阵混乱后,重整队伍准备向我反扑。

但没等他们散开,八路军战士已冲了下去,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

经过一场激战,全歼日军,并放火烧了敌人的全部汽车。

待日军援兵赶到时,我军早已无影无踪了。

由于八路军在敌后广泛出击,忻口战场上日军的后勤弹药补给无法满足,不得不用飞机空运。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