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37 幕后交易(4)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幕后交易(4)

希特勒并不知道有人反对他的计划,于6 月初下令:德军秋季例行演习必须提前,并进行“突袭攻坚”演练,以便军队能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击。

同时,他一再强调:“必须加速西线防御工事的构筑。”

随后,他又指示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军备情况和工事据点情况进行详细的侦察。

到了7 月间,贝克从希特勒的行为中发现,他的多次上书好像没有被勃劳希契送给希特勒。

7 月16日,贝克给勃劳希契上了最后一个条陈。

他写道:“在充分意识到武力占领捷克行动的严重性而同时也充分意识到自己的责任的情况下,我认为,我有责任向武装部队最高统帅迫切要求取消他对战争的准备,并放弃以武力解决捷克问题的意图,除非军事状况有根本改变。

就目前而言,我认为它是毫无希望的。

这种意见也是陆军参谋总部全体高级军官的共识。”

贝克亲自将这个条陈递交给勃劳希契,并口头补充一项建议:如果希特勒固执己见,陆军全体将领应采取一致行动,立即总辞职。

3 天之后,贝克于7 月19日又去会见勃劳希契。

他说:“将领们不仅应以罢工的方式来阻止元首发动战争,而且应当使德国恢复法治。”

他提出的改革计划的要点是:拥护元首,反对战争,反对党魁统治,同教会和解,结束党卫队恐怖活动,开放言论自由,恢复法制,削减拨给纳粹党的经费的半数,停建各种厅堂大厦,为平民造住房,发扬普鲁士的清廉朴素的传统。

他要求勃劳希契向希特勒提出最后通牒,要他立即停止备战。

8 月4 日,贝克召集陆军高级军官秘密开会。

他撰写了一篇震聋发聩的讲稿,准备让勃劳希契在此会上宣读。

但勃劳希契没有宣读这篇讲稿的勇气。

贝克只好宣读了他自己在7 月16日上的条陈。

大部分将领对贝克条陈阐述的观点是赞同的,但他们没有研究采取什么行动,秘密会议就散了。

秘密会议后,勃劳希契鼓足勇气给希特勒看了贝克7 月16日的条陈。

希特勒大怒,决定不召见支持这一条陈的高级将领,而是召见下一级司令部的参谋长们。

这批人都是少壮派军官。

希特勒认为他能够煽动他们支持他的侵捷计划。

8 月10日,这些军官被召到伯希特斯加登。

希特勒鼓动如簧之舌对他们大谈武力征服捷克的必要性,一再表达他把捷克斯洛伐克从地图上抹掉的决心。

他最后说:“我把希望寄托在你们这批少壮派军官的身上。

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实现我的决心,为我们伟大的祖国争得荣誉。”

希特勒的演讲刚一结束,一个叫冯·维特斯海姆的陆军将领立即站了出来,大声说:“我的元首,你为什么避而不谈关键的问题呢? 关键问题是:在几乎全部兵力用于进攻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下,我们西线已无防务可言,法国势将乘虚而入。

事实上,西线只有5 个师可用,无法坚守3 个星期以上。”

“我告诉你,将军先生,”希特勒闻言大怒,暴跳如雷,咆哮说,“情况果真如此的话,整个陆军就一文不值了! 我相信,西线阵地必然能坚守,不是3 个星期,而是3 年! ”希特勒很恼火,这不仅是因为维特斯海姆当众顶撞了他,而且还因为他原来以为维特斯海姆是一位能干的将领,曾准备提拔他担任西线陆军参谋长。

他觉得看错了人。

这也给了他一个教训:用人不能看才干,主要看是否对自己服服帖帖,忠心耿耿。

除了维特斯海姆,陆军将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希特勒的侵捷计划。

这使贝克感到非常失望。

8 月18日,贝克向希特勒递交了辞呈。

希特勒如释重负,立即接受了贝克的辞呈。

但他要求贝克以及军方和宣传部门:“要严守秘密,绝不能把贝克将军辞职的消息透露出去。

因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如果英、法政府得知我军首脑机关有不同意见,那将会使‘绿色方案’胎死腹中。”

贝克答应了希特勒的要求。

贝克的副手弗朗兹·哈尔德出任陆军参谋长。

但直到10月底这一消息才公布。

在清除军内反对派、克服侵捷的国内障碍的同时,希特勒在外交上也取得了进展,促使英国在推行绥靖政策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

希特勒清楚地懂得,他实施“绿色方案”在国际上最主要的障碍是英国,而不是法国和苏联。

他知道,法、苏虽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盟国,但法国政局混乱、军心涣散,如果没有英国全力支持,它是不会为援救捷克而对德国采取军事行动的;苏联有能力援救捷克,但它与捷克中间还隔着波兰、罗马尼亚。

这两国与苏联矛盾颇深,不会允许苏军通过其领土、领空去支援捷克。

而如果英国全力支持法国,那他的“绿色方案”就无法实现了。

不过,他早就注意到了发表在美国报纸上的一则消息,说张伯伦于5 月10日在阿斯特夫人宴会上向美国、加拿大记者发表“不供发表”的谈话,大意是:在捷克斯洛伐克受到德国侵略时,法国、苏联当然还有英国都不会为它而战;捷克斯洛伐克不能按目前的形式继续存在下去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