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39 幕后交易(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幕后交易(6)

与此同时,德国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

8 月23日,德国海军在基尔湾举行演习。

希特勒视察了演习情况,并在派特里亚号邮船上接待了匈牙利的摄政霍尔蒂海军上将和匈牙利政府成员。

希特勒告诉客人,德国在适当的时候可能对捷克采取行动。

如果匈牙利想分享捷克这桌“宴席”,那就必须赶快行动。

希特勒说:“谁要想坐席,至少得帮厨。”

8 月24日,最高统帅部在拟制向捷克斯洛伐克挺进的具体计划时,遇到了一个“确定能给德国进行军事干涉以口实的‘事件’的确切日期”的问题,因而向希特勒打报告请示。

希特勒没有立即答复,于8 月26日前往西线巡视。

巡视中,希特勒受到了莱茵兰人狂热的欢迎,所到之处“元首万岁”的欢呼声不绝于耳。

希特勒有点得意忘形。

但随行的西线部队司令官亚当将军却非常冷静。

8 月29日,在希特勒的专用车厢里,亚当突然要求与希特勒单独谈话。

希特勒冷笑了一下,屏退其他随行人员,然后严厉地说:“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的元首,”亚当激动地说,“你所到之处,人们都把我军阵地说成是铜墙铁壁。

但无论他们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我作为西线司令官深深地知道,我手下这点部队是守不住西线的。”

“混蛋! ”希特勒咆哮起来,滔滔不绝地发表长篇大论,大吹他已经使德国比英、法加起来还要强,最后说,“谁要守不住这些工事,谁就是混蛋! ”9 月3 日,希特勒在伯希特斯加登召见了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和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

他们议定:各野战部队应当在9 月27日中午知悉X 日( 进攻发起日) 究竟是哪一天。

希特勒对具体作战计划中的几点还不太满意,指示要做进一步修改。

同时,希特勒表示,为了给进攻捷克制造借口时显得不唐突,他决定亲自插手解决苏台德日耳曼人问题。

因为英国既然已把伦西曼派到布拉格,那就把这个问题变成了国际事务,他插手其中就成了正常现象了。

没等希特勒亲自插手,贝奈斯总统即决定对苏台德日耳曼人做出最大的让步,完全满足其要求。

9 月4 日,贝奈斯将苏台德德意志党的领袖孔德和西伯科夫斯基召到了赫拉德欣宫,温和镇静地接待了他们。

他不说开场白就把白纸推到他们的面前,说:“请把你们党关于日耳曼少数民族的全部要求都写下来。

我预先答应你们,我会立即满足这些要求。”

孔德好像挨了雷击,难以置信地盯着贝奈斯总统。

西伯科夫斯基端直地坐着,一声不吭,不胜狐疑。

“来吧,真的。

写呀。”

贝奈斯依然温和平静地说。

孔德和西伯科夫斯基依然一动不动。

他们怕上圈套。

在来会见总统之前,他们想会见肯定将是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他们研究了应提出哪些使总统完全无法接受的要求。

但这次会见如此反常:总统说他要投降,但看上去他倒像个胜利者。

这里有什么阴谋呢? 他们一时无法理解。

“好吧,如果你们不愿意,我来写。”

贝奈斯说,“要什么,你们告诉我。”

他把白纸拉到自己面前,拧开自来水笔,等着他们提要求。

就这样,在孔德和西伯科夫斯基的口授下,贝奈斯写成了一个文件,并誊抄了一式两份,签上名字,将其中一份交给了孔德和西伯科夫斯基。

他们很高兴,从赫拉德欣宫出来便立即打电话将有关情况报告给在阿舍的汉莱因。

汉莱因知道希特勒的意图是永远不与捷克政府达成一致,因此觉得这样的文件不合胃口。

他不等文本到手,就于9 月6 日晨匆忙赴纽伦堡。

9 月6 日是德国纳粹党代表大会在纽伦堡开幕的日子。

大会预计12日结束。

届时,希特勒将在闭幕大会上发表重要演说。

捷克斯洛伐克以及全世界都在等待着9 月12日到来。

人们深信,希特勒的演说将宣布德国对捷克斯洛伐克是战还是和。

听转播希特勒演说的捷克人都随身带着防毒面具,因为谁都不能保证在其演说开始的一小时内,德国装载化学毒剂的飞机不会飞临捷克人的头上。

9 月12日晚上,希特勒在纽伦堡体育场向狂热的纳粹党徒发表了演说。

演说虽然粗鲁激烈,充满了对捷克斯洛伐克、特别是对贝奈斯的恶毒咒骂,但它不是一份宣战书。

希特勒只是要求捷克政府给予苏台德日耳曼人“公平待遇”,并威胁说,捷克政府如不照办,德国就要设法要它一定办到。

对苏台德德意志党来说,希特勒对捷克政府公开的威胁就是给他们下达的策动暴动的信号。

9 月13日、14日,德意志党党徒在苏台德区暴动,与政府保安部队展开肉搏战,到15日才被捷克政府派来的部队镇压下去。

在希特勒演说的第二天,即9 月13日,法国内阁开了一整天会。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