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42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2)

最后,双方决定共同向捷克政府发一份正式照会。

9 月19日,英、法驻捷克公使一起向捷克政府递交了这份照会。

照会写道:“法、英两国政府明白,为了和平事业而要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做出的牺牲是何等巨大。

但是,这一事业既关系到欧洲全体,也关系到捷克斯洛伐克本身,法、英两国政府认为有责任向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坦率提出获致和平必需的条件。

这个条件就是将苏台德区划给德国。”

照会最后写道;“张伯伦首相必须立即与希特勒先生重新会谈,至迟不得超过星期三(9月22日) ,若有可能,越早越好。

因此,我们请求你们尽早答复。”

捷克政府于9 月20日复照拒绝了英、法的建议。

照会说:“接受这个建议将使捷克斯洛伐克迟早置于德国的完全统治之下。

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提请法国政府注意它所承担的条约义务。

并提请法国注意,一旦捷克斯洛伐克屈服,法国在欧洲将处于不利地位。”

英、法驻捷克公使于20日下午接到这份拒绝照会,便警告捷克外交部长克罗夫塔:如果捷克政府坚持己见,英、法将不再关心捷克的命运。

张伯伦一收到捷克政府的照会就立即召集核心内阁会议,并且用电话与达拉第和庞纳进行联系。

双方同意继续对捷克政府施加压力,告诉他们:如果一意孤行,捷克斯洛伐克就只能单独对德作战,不必指望得到法国或者英国的援助。

9 月21日凌晨2 时一刻,英、法驻捷克公使把贝奈斯总统从床上叫起来,口头传达了两国政府的要求。

贝奈斯深深感到他的祖国被卑鄙地出卖了。

他想给历史留下个见证,因此要求法国公使把法、英两国政府的要求写成书面文字。

9 月21日上午,贝奈斯同内阁成员、各党派领导人和高级将领进行磋商;他们也无法挽救局势。

这时,他得到消息说,苏联外长李维诺夫在日内瓦发表声明表示,苏联将信守与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的条约。

他立即召见苏联驻捷克公使进行核实;公使重申了李维诺夫表达的立场。

但苏捷条约规定:苏联只有在法国出兵支援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下才能出兵。

而法国已明确表示不准备履约了。

9 月21日下午,捷克政府屈服了,接受了英、法政府的建议。

次日,捷克斯洛伐克霍德日阿内阁辞职,陆军总监扬·西罗维将军受命组成“民族集中政府”。

张伯伦的建议先后得到法国和捷克的认可,因而有三分得意。

9 月22日,他乘专机先到戈德斯堡机场,然后驱车赶到他下榻的彼得霍夫旅馆,下午坐渡船渡过莱茵河到德莱森饭店去见希特勒。

张伯伦精神极好,一见面就向前紧走几步握住希特勒的手;而希特勒眼圈发黑,显得十分疲倦,敷衍地握握手,让张伯伦入座。

这次是张伯伦滔滔不绝地先讲。

他首先讲了他如何向英、法两国内阁做工作以及如何压服捷克政府同意了希特勒的要求;然后着重介绍了实现希特勒要求的办法:准备使苏台德区不经公民投票就转交给德国;至于日耳曼人与其他民族杂居地区,可交由一个德国人、一个捷克人和一个中立国家的代表三人委员会来决定。

同时,捷克斯洛伐克与法国、苏联的互助条约将由一项国际担保来代替,担保的内容是:捷克斯洛伐克保持中立,主权不受侵犯。

张伯伦洋洋得意地说了近一个小时,然后停下来希望得到希特勒给予肯定的评价。

“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英国、法国和捷克政府已协议把苏台德区转交德国? ”希特勒不阴不阳地问。

“是的。”

张伯伦微笑着回答。

“我极其抱歉,”希特勒沉下脸说,“由于过去几天形势的发展,这个计划已经再也没有用处了。”

张伯伦一听这话吓了一跳,猫头鹰似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过了一小会儿,他哭丧着脸说:“我既感到失望,又感到奇怪。

我认为元首已经从我这里得到了你所要求的一切了。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把我的政治生命孤注一掷。

我被英国某些人士指责为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向独裁者屈膝投降。”

希特勒的铁石心肠并没有被张伯伦的表白所打动。

他要求:苏台德区必须由德国予以军事占领,而且最迟要在10月1 日完全地、最后地解决这一问题。

张伯伦心头充满了凶事临头的预感,结束与希特勒的会谈,颓唐地回到彼得霍夫旅馆,然后用电话分别向他的阁僚及达拉第、庞纳报告了希特勒的新要求。

他们都拿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9 月23日吃过早饭后,张伯伦坐在旅馆房间里给希特勒写了一封信,说他愿意把希特勒的这些新要求转告捷克政府,但他们不一定会接受;他愿意向捷克政府建议,在苏台德区正式移交之前,由苏台德日耳曼人自己来维持当地的法律与秩序。

希特勒于当天傍晚复照张伯伦,断然拒绝改变自己的态度,并说“看来只有战争才能解决问题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