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45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5)

四国政府首脑会议于9 月29日12时45分在慕尼黑科尼广场旁的所谓“元首府”开幕。

会议没有主席,整个进程随随便便。

刚开始,张伯伦就提出,这次会议应当有一个捷克代表出席,或者至少让捷克代表到慕尼黑来,以便随叫随到。

没等希特勒表示反对,达拉第就说:“捷克政府代表与会就会拖延会议进程。

我的政府绝不容许捷克政府再拖延了。”

希特勒表示绝不允许捷克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墨索里尼打圆场说,可以让一位捷克代表等在会议厅隔壁的房间里随叫随到。

其他三人表示同意。

会议讨论实质问题。

墨索里尼首先发言:“为了提供一个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带来了一个书面建议。”

说着,他拿出一份文件读了起来:“德国、联合王国、法国和意大利考虑到苏台德领土割让给德国在原则上已达成协议,同意有关上述割让的下述条款和条件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措施,并且通过本协定对保证履行本协定所必要的步骤各应负其责任:一、撤退将在10月1 日开始。

二、撤退应于10月10日完成,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被责成撤退时不得破坏目前存在的任何设备。

三、关于撤退的条件,应由德国、联合王国、法国、意大利以及捷克斯洛伐克的代表等所组成的国际委员会制定细节。

四、德国军队从10月1 日开始分阶段占领主要是日耳曼人的领土,至10月10日占领完毕。

五、第三款所指国际委员会将决定应举行公民投票的领土。

公民投票的日期不迟于11月底。

六、边界的最后确定将由国际委员会完成。

七、应有自由选择迁入或迁出被移交领土的权利,选择权应在本协定签订日起6个月内行使。

八、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自本协定签订之日起4 个星期内释放政治犯。”

这份“建议”其实是戈林、牛赖特和威兹萨克在9 月28日草拟的。

戈林拿给希特勒看,希特勒说可以。

戈林让翻译将其译成意大利文送给意大利大使阿托利科,阿托利科当即用电话将全文传到罗马。

墨索里尼上火车赴慕尼黑之前刚刚收到电话记录稿,在火车上仔细看了一遍。

“建议”的措辞与戈德斯堡备忘录极其相似。

但达拉第毫无反感,首先发言表示“欢迎”墨索里尼的建议,说它是“本着客观和现实的精神提出来的”。

张伯伦接着也表示“欢迎”此建议,说他本人“也想到过一个同这一建议相似的解决办法”。

希特勒当然是“完全赞成”墨索里尼的建议了。

既然与会者均在原则上同意墨索里尼的建议,剩下的就是讨论一些细节问题了。

张伯伦说,他想知道在苏台德区的公共财产转交给德国后,由谁来赔偿捷克政府呢? 希特勒激动地说:“根本不给什么赔偿。”

张伯伦又提出,反对规定捷克人从苏台德区迁出时连耕牛都不准带走。

希特勒冒火了,大声嚷道:“我们的时间太宝贵了,不能浪费在这些细枝末节上! ”根据四国政府首脑达成的协议,捷克政府立即派了两名代表到慕尼黑,一个是驻德公使马斯特尼,一个是外交部官员休伯特·马萨里克。

他们被带到会议厅隔壁的一间房子里,冷冷清清从下午2 时等到7 时,才有一位叫格瓦特金的张伯伦的随员跑来宣布坏消息,说已经达成全面协议,此协议比英、法的建议“苛刻得多”,但他不能讲细节。

马萨里克问:“能不能让我们陈述意见? ”格瓦特金生硬地说:“不能! ”到了晚上10时,张伯伦的顾问威尔逊奉命将四国协议的要点通知给两位捷克代表,并递交了一张捷克人应立即撤出苏台德区的地图。

捷克代表刚想提出抗议,威尔逊起身就走了。

9 月30日零时刚过,希特勒、张伯伦、达拉第、墨索里尼依次在慕尼黑协定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剩下的任务就是如何通知给捷克代表了。

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对这种事不感兴趣,起身离开会议厅。

到了门口,希特勒对墨索里尼说:“跟这样愚蠢的人会谈实在是太累。”

墨索里尼大笑着点点头。

张伯伦与达拉第议论了一下,确定由张伯伦将协定有关情况通知给捷克代表。

9 月30日0 时30分,两名捷克代表被带进会议厅。

张伯伦讲了很长一段话,介绍协定的内容,并且把协定的文本及附图交给马斯特尼大使。

然后,张伯伦不停地打呵欠,一点也不想掩饰他的倦怠。

两位捷克代表像接到死刑判决书一样,心情十分沮丧。

马萨特里问达拉第:“你是否希望我国政府对这个协定做出答复或发表一项声明呢? ”达拉第听到发问,神情十分紧张。

还是他的随员、外交部秘书长莱若代答说:“捷克政府不必做出答复。

这个协定已被接受。

捷克政府必须在今天下午3 时之前派代表到柏林参加国际委员会会议。

现在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了。

你们可以走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