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46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捷克斯洛伐克的悲剧(6)

张伯伦从会议厅回到旅馆沉睡了几个小时,赶紧起来前往希特勒的寓所去看希特勒;因为他希望从希特勒那里得到一点他认为会加强他在国内的政治地位的小小的让步。

张伯伦的精神已恢复过来,显得精力充沛。

而希特勒脸色苍白,情绪很阴郁。

他本来不想再见这位愚蠢的首相,但既然他登门拜访,也不好闭门不见。

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张伯伦杂乱无章的长篇大论。

张伯伦说:“我相信德国在实施慕尼黑协定时会采取大度包容的态度。

我希望捷克人不要不合理地制造什么困难。

但如果他们制造了什么困难的话,希望元首不要轰炸布拉格,以避免给平民造成可怕的损失。”

接着,张伯伦又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空话,例如,建议英、德两国合作结束西班牙内战;建议促进裁军,促进世界经济繁荣,加强欧洲和平;建议解决苏联问题等。

最后,张伯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希望希特勒和他一起在上面签字并立即发表。

这张纸上写道:“我们,德国元首兼总理和英国首相,今天再次举行会议, 一致认为英德关系对两国和对欧洲都具有极大的重要性。

我们把昨夜签字的协定和英德海军协定看成是我们两国人民再也不想彼此交战的意愿的象征。

我们决心以协商的办法作为处理任何涉及其他我们两国的问题的办法。

我们决心继续努力,消除可能引起分歧的原因,从而有助于确保欧洲的和平。”

希特勒看了这张纸条,实在觉得无此必要,但不签字又怕张伯伦继续啰啰嗦嗦说个没完,所以拿起笔来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张伯伦一再向希特勒表示“热烈感谢”,说“这一文件将会产生巨大的心理影响”。

希特勒见张伯伦还要说下去,便起身说:“我还有一些紧急公务。

如果首相先生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失陪了。”

张伯伦没趣地走出希特勒的寓所。

张伯伦带着有希特勒签名的那张纸,于9 月30日心满意足地乘飞机返回伦敦。

在机场,他受到盛大热烈的欢迎。

他向前来欢迎的内阁阁僚和报界人士得意洋洋地摇晃着那张纸,狂呼:“我弄到手了! ”并当即把那张纸上写的内容广播了,欢迎的人群一片欢腾,向他欢呼:“好样的,老内维尔! ”他驱车赶回唐宁街10号,随处可见兴高采烈的人群。

唐宁街10号二楼的窗户打开了,张伯伦出现在群众面前。

整个唐宁街挤得水泄不通的群众欢呼声更响了:“老内维尔,好样的! ”“好样的,老内维尔! ”张伯伦微笑着招手致意,然后说:“我的好朋友们,这是我们历史上第二次从德国把体面的和平带回唐宁街。

我相信这是我们时代的和平。”

达拉第带着某种疑虑、恐惧和良心上的不安踏上返回巴黎之路。

他想,迎接他的可能是愤怒的人群,谴责他出卖盟友,不顾国家利益,一味对独裁者希特勒投降。

但是,他想错了。

庞纳精心做了欢迎达拉第“凯旋”进入巴黎的一切准备。

他指示巴黎电台事先公布了达拉第进入巴黎圣·多米尼加大街国防部的确切路线,号召支持对德妥协的人们聚集在大街旁欢迎;他要求巴黎市民装饰一下街旁的房子,并且争取到各教堂届时敲钟表示欢迎。

达拉第一进入巴黎就受到“英雄凯旋”般的欢迎。

他深深地感动了。

在张伯伦和达拉第分别在伦敦和巴黎受到热烈欢呼的时候,捷克斯洛伐克全国上下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9 月30日上午,贝奈斯总统在赫德拉欣宫同政界与军界领袖们会商。

对他们来说,除了屈服别无其他出路。

英、法不但不支持捷克斯洛伐克,而且如果捷克政府拒绝接受慕尼黑协定,它们将支持希特勒使用武力。

中午12时50分,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发表公报,说它带着“对全世界提出的抗议”宣布投降。

下午5 时,新任总理西罗维将军向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发表广播演说,解释称:“我们被抛弃了,我们是孤立的。”

9 月30日下午,英国、法国和意大利驻捷克公使一起会见捷克外交部长克罗夫塔,探听捷克政府是不是在最后一刻起而反对投降。

当得知捷克政府决定投降之后,法国公使试图安慰克罗夫塔。

克罗夫塔立即打断了他的谈话,说:“我们是被迫落到这种地步的,现在一切都完了。

今天轮到的是我们,明天轮到的就是别人了。”

英国公使说,张伯伦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

克罗夫塔以同样的话语作答。

10月1 日,国际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

该委员会原定由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冯·威兹萨克和英、法、意三国驻德大使及捷克公使马斯特尼组成;而实际上德国方面参加会议的是凯特尔和勃劳希契。

在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德军将领的威胁、操纵下,国际委员会向德国拱手奉献了更多的东西:捷克斯洛伐克割与德国1 1 万平方英里土地。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