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部 死灰复燃 148 下一个轮到谁?(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下一个轮到谁?(1)

德国根据慕尼黑协定自1938年10月1 日开始对苏台德区实施军事占领。

占领尚未结束,希特勒即下定决心全部吞并捷克斯洛伐克。

其策略手段是:对捷克本土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实行军事占领;使斯洛伐克脱离捷克而独立并加以控制。

10月10日,希特勒发紧急密电询问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在目前形势下,要击破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捷克人的全部抵抗力量需要多少增援部队? 集结或者调动新部队需要多少时间? 要达到10月1 日那样的待命状态需多少时间? ”10月11日,凯特尔复电称:“我军现在苏台德区已经有24个师,其中包括3 个装甲师和4 个摩托化师。

统帅部认为,鉴于目前捷克抵抗力量微弱,有可能无需增援即能开始行动。”

接到凯特尔的回电,希特勒心里有了底。

10月21日,希特勒下达命令:“武装部队未来的任务以及为执行任务所需进行的战争准备工作,我将在以后的命令中予以规定。

在该项命令下达之前,武装部队必须随时准备:( 一) 确保德国边界的安全;(二)清算捷克斯洛伐克的残存部分;( 三) 占领默麦尔。

默麦尔是波罗的海沿岸的一个港口,人口约有4 万,是德国在凡尔赛条约以后割让给立陶宛的。

立陶宛既小又弱,夺取默麦尔对德军来说实在不算大不了的事。

但要“清算捷克斯洛伐克的残余部分”,则要进行一定的准备。

为此,希特勒要求德军“必须保证处于高度有准备状态,受命执行任务的部队的编制、战斗序列与准备状态,在平时即应按突然袭击的需要予以安排,以使捷克斯洛伐克没有可能进行有组织的反抗。

目标是迅速占领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并且切断斯洛伐克”。

斯洛伐克是用政治手段“切断”的。

10月17日,戈林奉希特勒之命在柏林接见了刚获得自治地位的斯洛伐克的副总理斐迪南·杜尔坎斯基和马赫以及斯洛伐克境内日耳曼少数民族首领弗朗兹·卡马辛。

杜尔坎斯基说:“斯洛伐克需要的不是自治,而是完全独立,同时与德国建立政治上、经济上和军事上十分紧密的联系。”

戈林知道,斯洛伐克独立,并不合希特勒的胃口;希特勒的真正企图是吞并整个捷克斯洛伐克。

但是戈林对杜尔坎斯基说:“德国完全支持斯洛伐克独立,希望你们照此方向加紧工作,早日摆脱布拉格当局的控制。”

杜尔坎斯基等“奉旨”回国加强争取独立的各项筹备工作。

与此同时,德国外交部为了“切断”斯洛伐克,自10月上旬起不断催促匈牙利在斯洛伐克分一杯羹。

11月2 日,匈牙利兼并了斯洛伐克一块7500平方英里的土地,上面住着50万马扎尔人和272 万斯洛伐克人。

杜尔坎斯基回到斯洛伐克首府布腊提斯拉伐之后,立即向其总理提索神父汇报了戈林的指示。

提索也是个亲纳粹分子,贯彻戈林的指示十分积极。

他下令加强反布拉格政府和亲德国宣传;不执行布拉格政府的命令、指示;利用日耳曼纳粹组织制造事端,迫害斯洛伐克区域内的捷克人。

斯洛伐克局势日益混乱。

捷克斯洛伐克总统哈查感到忍无可忍,于1939年3 月9 日夜间宣布解散斯洛伐克自治政府;10日又下令逮捕了提索、杜尔坎斯基等头面人物,并任命斯洛伐克自治政府驻布拉格代表卡洛尔·西多尔为斯洛伐克自治政府总理。

3 月11日,西多尔从布拉格回到布腊提斯拉伐,立即主持召开新的内阁会议。

会议开到晚上10时,奥地利的卖国贼、伪省长赛斯—英夸特和奥地利纳粹党头目约瑟夫·贝克尔率领5 名德军将领突然闯入会场,命令阁员们必须立即宣布斯洛伐克独立,并威胁说,如不照办,现在在布腊提斯拉伐附近多瑙河对岸的德军的两个师将立即开进来,占领斯洛伐克。

西多尔从来不赞成斯洛伐克独立。

反对与捷克割断政治联系。

因此,他顶住赛斯—英夸特一伙的威胁,没有答应他们的要求。

3 月12日,赛斯—英夸特一伙将提索和杜尔坎斯基从被监禁的修道院救了出来送到维也纳,并于13日送到柏林。

提索和杜尔坎斯基于当晚7 时45分进入总理府,发现在希特勒旁边坐着的除里宾特洛甫之外,还有凯特尔和勃劳希契。

“最近几个星期以来,”希特勒一脸怒容,大声地说,“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变得让我无法容忍。

斯洛伐克人的表现也使我失望。

我本来以为斯洛伐克人是要独立的。

但你们迟迟不宣布独立。

我现在把你们召来,是要你们在极短的时间内澄清一下:斯洛伐克是否要独立。

这不是可以用几天来考虑答复的问题,而是在几个小时就要答复的问题。

如果斯洛伐克要独立,我会给予支持,甚至给予担保;如果你们犹豫不决或者不愿同布拉格脱离关系,那就听任今后发生的事情去决定斯洛伐克的命运,而我对这些事情不能负什么责任。”

“请原谅,”提索战战兢兢地说,“我不能立即做出决定,但我不会辜负元首的恩惠。”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