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狼烟四起 28 法兰西之魂(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法兰西之魂(3)

1940年6 月17日早晨9 时,波尔多机场上一片混乱,人们正在为英国特使斯皮尔斯送行。忽然从人群中闪出一位身材高大的法国将军,还没等人们反应过来,便径自登上了引擎已经发动,正在准备腾空而起的英国飞机。这位将军便是夏尔·戴高乐。

戴高乐于1890年诞生在一个世代笃信天主教的典型小贵族家庭。

戴高乐有兄弟三个、一个妹妹。他排行第二,从小生性好斗,经常受到父亲的责打。

一天,他和弟弟皮埃尔玩打仗游戏,玩得似乎比谁都认真。可是,不一会儿,小弟弟皮埃尔哭着跑回家。妈妈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委屈地说:“夏尔打我了。”妈妈追问根由,皮埃尔说:

“我们玩打仗,我装特务,送情报时被抓住了,我没有执行司令官的命令……”

“哪个司令官? ”妈妈问道。

“就是夏尔!我没有把情报吞掉,我把它交给了敌人,他就踢我。”

戴高乐读小学时一直梦想当个军人,他对父母说:“我打定主意了,我准备考圣西尔,我要当个军人。”

19岁那年,戴高乐终于如愿考上了德国圣西尔军事学院。这使他如鱼得水。在圣西尔,他颇为引人注目。这不单是因为他身材奇高,而且还因为他的性格独特和记忆力惊人。在学校里,人们很少称呼他的姓,经常叫他“大夏尔”、“公鸡”、“芦笋”、“虾米”之类的绰号。除了关于身材的绰号外,还有一个取笑他的大鼻子的绰号——“西哈诺”。

1912年,戴高乐毕业,后来,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1940年5 月,戴高乐担任第4 装甲师师长。在对德战争的紧要关头,雷诺出任总理,改组政府时,把刚提升为准将的戴高乐破格提拔为国防部副部长。贝当元帅对他带着讽刺的意味说道:“哦,你已经是将军了,可是我不向你祝贺,战败的时候当个将军有什么用呢? ”戴高乐毫不客气地说道:“可你自己,元帅先生,不也是在1914年撤退时当上将军的吗? 几天以后,就开始了马恩河战役。”

贝当哼了一声说:“那根本不能比!”贝当说完此话便不再理睬戴高乐了。

然而,这次提拔是戴高乐一生的重大转折。从此,他由军界进入政界,开始了曲折奇特而又丰富多彩的政治生涯。6 月10日,戴高乐称之为“痛苦的一天”开始了。正如人们预感到的那样,墨索里尼向英法宣战了,意大利军队侵入法国南部。德军像潮水般涌到巴黎城下。内阁已经决定于当天晚上撤出巴黎,雷诺早已无法驾驭局势。

当戴高乐正在为雷诺起草广播声明时,魏刚将军未经通报就闯进了总理办公室。他立即说明了自己对局势的看法,结论极为悲观。除了要求停战别无良策。戴高乐表示反对,认为还有其他出路。

魏刚以讽刺的口吻反问道:“你有什么好建议吗? ”

戴高乐回答说:“政府没有什么建议可提,只是下达命令。我相信命令是会下达的。”

魏刚愤愤不满地离开了。

巴黎怎么办呢? 戴高乐赞成保卫巴黎,必要时就进行巷战。

戴高乐没有想到,魏刚竟会擅自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

戴高乐找到雷诺询问是否真的要向德国求和,雷诺答道:“当然不是,但是我们必须让英国人震动一下,以便取得他们更广泛的合作。”

此时此刻,戴高乐闷闷不乐。

这时雷诺向罗斯福总统发去电报,呼吁请美国出面与德国人斡旋,以免法国一败涂地。

这时,戴高乐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脱离这个失败的政府。他起草一份辞呈,但还没有来得及递交,就接到内务部长乔治·芒代尔的一封信。芒代尔是坚持打下去的为数不多的政治家之一。他获悉戴高乐打算辞职,便十分严肃地劝阻:“如果你辞职,就将失去为法国服务的最后机会。”戴高乐被深深打动,同意再等等看。

6 月14日,法国政府开始了一次长途跋涉,目的地是波尔多。这一次比前一次更加令人沮丧,道路也更加拥挤不堪。雷诺剩下的那一点权力正迅速冰消瓦解。在他的高级幕僚中,全力支持他的只有芒代尔一人。贝当这个庞然大物给斗志涣散的内阁罩上了一层忧郁的阴影。魏刚惟一的愿望就是停战,而外交部次长博杜安的失败主义影响则几乎无孔不入。

戴高乐到波尔多后,又进行了最后一次努力,想迫使雷诺答应采取一些有利于在海外继续战斗的行政措施。

他对总理说:“我曾竭尽绵薄之力协助你,但那都是为了战斗,我决不同意求和。你要是呆在这里,就会遭到失败而葬送你的一切。我们必须尽快迁往阿尔及尔。你到底决定去还是不去? ”

“去!”雷诺答道。

戴高乐说:“那么我得马上亲自到伦敦走一趟,设法请英国人协助解决运输问题。我明天就走,将来我到什么地方和你会合呢? ”

雷诺回答道:“到阿尔及尔找我。”

然而,后来雷诺在一片投降声中,被迫辞职。当初相当坚决而富有才智的雷诺,此时已毫无斗志。一连串事变的巨大压力,加上那些怯懦成性的同僚对他的背弃,使他意志丧失殆尽。现在戴高乐再也不能对他寄予任何希望了。

戴高乐决定到伦敦去,在英国建立抗战的基地。斯皮尔斯将军表示愿意陪同戴高乐前往。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正如丘吉尔所说:“戴高乐在这架小飞机里载着法国的光荣离去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