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狼烟四起 71 激战巴尔干(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激战巴尔干(7)

斯图登特没有因为坏消息而气馁,他的精力很快就转到战斗的关键问题:必须按计划进行增援,但增援必须有一个机场。马拉马比其他地方情况要好一些。虽然马拉马的机场可能没有完全为伞兵所控制,但到早晨可能将控制足够的地方而使跑道处于敌人的有效火力范围之外。

由于不能从现场部队那里得到确切的情报,所以还要证实容克飞机能否在马拉马着陆。 斯图登特指示参谋克莱上尉:“要一架容克飞机,明天天亮就飞往马拉马,在机场着陆。通过那里的指挥官把情况查明。你从那里一起飞,就向我报告。”克莱马上就去做拂晓飞行的准备。

从107 高地败退之后,安德鲁在早晨5 时左右到达第5 旅司令部,报告控制机场的几座山已经失守。到当天上午11时15分之后,哈吉斯特才向师司令部的普迪克建议组织反冲击,夺回这一要地。普迪克的答复是,“我将在今天下午4 时召开师作战会议。”当斯图登特的敌人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斯图登特却已采取行动。

拂晓,在马拉马,有气无力的伞兵正在强打精神,准备对付他们相信必定遇到的反攻。但敌方没有发起反攻。他们听到了梅塞施米特飞机和容克飞机的声音。这些飞机开始空投补给品,接着,克莱的容克飞机于8 时从海面低空飞来,向马拉马机场降落。地面炮火四起,飞机被击中数处,但飞行员还是以出色的着陆滑跑动作,把飞机降落到机场上。克莱赶忙穿过滑行道,和那些露出惊奇神色、满身污垢的伞兵军官进行简短的谈话,这时,炮弹落到跑道附近,接着,炮弹又落到运输机那里,但飞机的发动机未被炸坏。克莱驾着飞机避过机场上的弹坑,飞离了地面,接着转向海上飞去。一分钟之后,在雅典的斯图登特就得到了他非常需要的战场情报,他的参谋人员连蹦带跳地来到电话机和电台旁,命令6 个机场的运输机起飞。斯图登特要把他能搞到手的每一个伞兵都用来增援马拉马,然后把第5 山地师机运到那里。

斯图登特缺乏实力较强的预备队。前一天由于缺少飞机而留在希腊的600 人等来了飞机。拉姆克上校指挥着这支预备队,很快就乘上现有的飞机。有几次,山地师已经登上容克飞机,又急忙下来让给伞兵先飞。下午3 时,这批留下来的伞兵飞到目的地。伞降时又很分散,损失很大,有一半人落到新西兰部队的头顶上,并因此丧命。不过,其余约3 个连准确地着了陆。一小时之后,载着山地师1 个营的第一架飞机在机场上着陆。容克飞机被击落,少量飞机在着陆时摔毁,很多飞机被严重击伤,已不能再动。其余的飞机川流不息地着陆和起飞,运来了增援部队和非常需要的火炮。

几公里之外的雷西姆农地区的伞兵,在前一天遭到严重损失之后,已没有能力对机场组织进攻。在散兵战中,澳大利亚人俘虏了斯特姆上校和他的参谋人员,以及所有的地图和文件。在伊腊克林,布劳尔上校仍在试图改变他的命令,对机场发起进攻,但未能成功。他的一个营失掉联系,正在城里继续进行巷战。在普里森山谷,局势依然僵持。

4 时,克里特守卫部队的主要军官集中在弗赖伯格的山洞指挥所。就在这天,克里特岛的进攻者进行着狂热的准备工作,而马拉马的守军则在浪费时间。德军在马拉马周围的力量增强了,但新西兰人所处的位置仍能用强有力的一击把德军赶下海去。然而,普迪克的决定是,哈吉斯特用两个营的兵力( 当时实际上有十来个营的兵力可用) 沿通往马拉马机场的大路进行反击。基彭伯格把第20营配属给他,并且为了让哈吉斯特的第28营去进攻,还要派出一个营去接替。在这次无力而又过于复杂的攻击决定之后,弗赖伯格和普迪克就让优柔寡断的哈吉斯特去执行。普迪克返回司令部后,天色已黑,于是战斗暂停。弗赖伯格正在洞里考虑他的作战方案,突然看到几十艘英国军舰正在进攻一支船队,海战一直进行了45分钟。船队运送的一个德国山地营已被消灭。从比雷埃夫斯开出的另一支船队随即返回原地。克里特岛上的德军也观看了这个场面。

弗赖伯格并未忽视这次海战的重要意义,心想:我的反攻也将马上开始,胜利在望。

反攻开始发起,但没有按计划进行。给各部分队的命令未能及时送到,加上第20营和第28营直到天亮才开始行动,并在通向机场的途中又遭到德军的节节抵抗,白天又遭到成群的战斗机和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的攻击,致使部队被阻于机场之外。虽然弗赖伯格在下午晚些时候命令第5 旅进行全力突击,但哈吉斯特感到完不成攻击任务而请求撤退。普迪克见哈吉斯特旅的处境不妙,只好同意。于是,弗赖伯格只得下令从马拉马防区撤退。

从此以后,守军的情况逐渐恶化。由于澳大利亚人和新西兰人没有跟着在加拉托斯进行有力的反击,弗赖伯格便开始考虑向南海岸全面后退并撤出该岛。最后,他完成撤退,挽救了1 7 万人的英帝国部队,但仍有6000人被丢在岛上。

作为守岛部队最高指挥官,弗赖伯格不仅承担了很多人所犯的错误的后果,而且他自己也犯了不少错误。命运使他再次充当撤退将军。

由于斯图登特是克里特的胜利者,尽管他的错误和弗赖柏格几乎一样严重,但是在胜利中却被掩饰和遗忘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