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32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1)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1)

中途岛大战后,日本陆军海军重弹南下旧曲,欲连克所罗门、新赫布里底、新喀里多尼亚诸群岛,切断美澳交通线。

7 月,骁勇的第17军日本的“军”相当于集团军。

司令百武晴吉中将受命指挥陆军在所罗门群岛方向作战。

1942年7 月14日,日本大本营又组建了第8 舰队,任命三川一军海军中将为司令,配合百武将军进军所罗门群岛。

无独有偶。

英澳美盟军也有一个夺占所罗门群岛的战略计划,代号为“瞭望台”。

准备先占领所罗门群岛,保护美澳交通线,尔后以该群岛为跳板,进攻腊包尔。

为此,美国组建了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由弗莱彻的同学罗伯特·戈姆利海军中将任司令,把司令部设在新喀里多尼亚首府努美阿。

美国在中途岛大获全胜,三军上下,斗志旺盛。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乘胜利的东风,于7 月2 日决定在8 月1 日发起“瞭望台”行动,夺回在5 月3 日被日军占领的图拉吉岛。

尔后将这一地区的指挥权交给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麦克阿瑟将军。

可是两天后,美国被迫修改了这一计划。

日军占领图拉吉岛后就准备动工修建机场,但发现图拉吉岛以南30英里处的瓜达尔卡纳尔岛( 以下简称“瓜岛”) 北海岸艾鲁河入海口处,地势平坦,更适于修建机场,遂派工兵大队突击抢修机场。

这个名字古怪的岛屿位于所罗门群岛南部,是该群岛的第一大岛,长92英里,宽33英里,一条蜿蜒的死火山横贯岛上。

从飞机上俯视,瓜岛一片葱绿,有茂密的热带原始雨林。

沿海有色彩斑斓的珊瑚礁,岛的中央奇峰怪石林立。

其实这个岛是个绿色地狱。

葱绿的原始森林里闷热难忍,蚊蝇成群,到处是凶恶的白蚁、鳄鱼、大蜥蜴、毒蘑菇、毒蜘蛛、蚂蝗和蝎子。

而且天气变化无常,时而烈日当空,时而冰冷的大雨倾盆。

整个岛屿只有北海岸才能展开军事行动。

但就是这块地方,也是河流交错,山峦起伏,杂草灌木丛生。

美国著名作家杰克·伦敦曾来过这里,写道:“我若是国王,惩罚敌人最严厉的方法就是把他们送到所罗门群岛。”

瓜岛最早是由一位西班牙人发现的,后来变成澳大利亚的托管地。

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后,瓜岛年轻的地方官马丁·克莱门斯没有逃回澳大利亚,而与当地的澳大利亚种植园主一道,自愿加入澳大利亚皇家海军观察队,监视附近日军的活动。

不久,他们发现日军在修机场。

日军在瓜岛修建机场,震动了华盛顿:若机场建成,日机就能以此为基地,轰炸新赫布里底群岛和新喀里多尼亚北部,美澳交通线就有被切断之虞。

盟军严密监视机场工程的进度,发现机场在8 月中旬就可以竣工并投入使用。

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金海军上将和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遂决定扩大“瞭望哨”行动,下令戈姆利将军于8 月7 日夺取图拉吉岛和瓜岛。

小心谨慎、老实忠厚、勤勤恳恳的戈姆利将军从一开始就反对匆忙反攻。

现在要扩大进攻范围,他心里更没有底。

他手下有弗莱彻将军指挥的第16特混舰队、特纳将军的海军陆战队运输队和范弗德里特将军的海军陆战队第1 师。

戈姆利借口自己的司令部距战场遥远,就把指挥权交给了弗莱彻将军。

指挥过珊瑚海海战和中途岛海战的弗莱彻将军的心情,同戈姆利将军的一样,对这次行动没有信心。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丢了两艘航空母舰,深深地领教了日本海军飞行员高超的攻舰技术。

这次又要他指挥美国太平洋舰队4 艘航空母舰中的3 艘( “萨拉托加”、“企业”和“黄蜂”号) ,掩护陆战第1 师登陆。

他一听说海军陆战队第1 师需要5 天时间才能让1 9 万人上岸并卸下全部物资,立刻跳了起来。

他眼前又浮现出“列克星敦”号和“约克敦”号被炸沉没的情景。

于是他对陆战第1 师师长范弗德里特将军说:“瓜岛地区有敌岸基飞机活动,我不能让航空母舰在那儿呆那么久。”

范弗德里特将军听罢大为光火,但还是耐着性子说,5 天空中掩护对海军陆战队已是最少的了。

但弗莱彻毫不让步,两人吵了起来。

范弗德里特毫无办法,满腹怒气,想起窝窝囊囊的陆战第1 师,更是火冒三丈。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 师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王牌,但此时大部分人都是年初才入伍的新兵。

5 月份开赴太平洋时才刚刚结束基础训练,从未进行过演习,更未进行过十分复杂的两栖登陆演习。

该师没有准备在1943年以前参战,只有一半人到达新西兰和斐济。

7 月26日,范弗德里特举行了一次4 天的演习,情况一团糟:许多登陆艇机件失灵,瘫在水里,另外一些艇撞到珊瑚礁上。

飞机胡乱投弹,炮手的射击术更不敢让人恭维。

更令范弗德里特苦恼的是,他对瓜岛几乎一无所知,手头只有一张陈旧的航海图、一叠发黄的照片和一部杰克·伦敦的短篇小说。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