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33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2)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2)

这一切都让范弗德里特心灰意冷,就给这次行动起了个不雅的外号——“小本经营”。

他不敢肯定自己能否登上瓜岛,更不敢确定能不能在瓜岛站住脚。

7 月31日,特纳将军率领23艘运输舰,把范弗德里特送上了这次前途未卜的征途。

为这23艘运输舰护航的有8 艘巡洋舰和一个驱逐舰群,指挥官是英国海军少将克拉奇利。

弗莱彻的三艘航空母舰为之提供空中掩护。

8 月6 日晚,这支庞大的美国舰队逼近所罗门群岛,于深夜悄悄溜进瓜岛和马莱塔岛之间狭长的海峡。

海面上平滑如镜,不时飘来岸上沼泽地散发的恶臭,令人毛骨悚然。

2 时,登陆舰队到达瓜岛西端埃斯佩兰斯角和萨沃岛之间的海峡后,兵分二路,扑向图拉吉岛和瓜岛。

当太阳升起后,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无畏”式俯冲轰炸机飞临两岛上空,投下了炸弹。

飞机走后,舰炮开始炮击,接着登陆艇载着首批陆战队员冲向海岸。

瓜岛上2000名日军工兵被打得措手不及,逃入丛林。

次日晨,即将竣工的机场落入陆战队之手。

同日,美军牢牢地控制了图拉吉岛。

日军方面一点也没有察觉美军来攻,直至收到图拉吉守军决心死战到底的电报,方知两岛即将落入美军之手。

在腊包尔,日军第17军军长百武晴吉认为美军占领两岛无非是打了就跑的袭击,目的是牵制日军即将对莫尔兹比港发动的进攻。

第8 舰队司令三川一军却断定美军此举非同一般,事关重大,决定亲自在当晚率7 艘军舰南下袭击。

驻腊包尔的日本空军在8 日派出51架飞机袭击位于活动半径最远点的瓜岛。

空袭瓜岛的日机遭弗莱彻的舰载战斗机的拦截,损失30架,仅炸毁一艘美国运输舰。

但此举已足以让草木皆兵的弗莱彻心惊肉跳,决定以航空母舰需要加油为由一走了之。

特纳、范弗德里特见弗莱彻要提前撤走,怒不可遏,但也无可奈何。

弗莱彻一走,特纳也只好带着还未卸完货的运输舰离去,把缺粮少弹的范弗德里特搁在瓜岛上,独自奋战。

特纳不放心,就把范弗德里特和克拉奇利召到自己的旗舰上,讨论弗莱彻走后如何对付日军。

三将热烈商谈,结束时已是8 日午夜时分。

这时三川一军已率7 艘日舰逼近美舰。

三川一军是位胆大心细、勇于冒险的猛将,颇受山本五十六的赏识。

正因如此才得到山本的同意,冒险率舰队在大白天穿过美机出没的海域,准备夜袭盟军舰队。

8 日清晨,日舰穿过圣乔治海峡,向南驶向瓜岛。

一路两次被盟军飞机发现,还差点儿与一艘美国潜艇相撞,但就是没有人把日舰驶向瓜岛的消息报告给弗莱彻,或特纳或克拉奇利。

三川大摇大摆地穿过了所罗门群岛中间狭长的水道——狭槽,在8 日22时左右驶近萨沃岛。

发现那条还在燃烧的运输舰,就以火光为导向,驶入萨沃岛和瓜岛之间的海峡。

盟军有6 艘巡洋舰和许多驱逐舰,分为南、北、东三个编队,分别把守通往瓜岛的三个水道。

美舰上都装有雷达,却对越来越近的日舰浑然不知。

日舰虽无雷达,却长于夜战,在9 日1 时33分首先发现盟军南区编队的2 艘巡洋舰,便悄然无声地发射了17枚鱼雷,把还在睡梦中的澳大利亚巡洋舰“堪培拉”号和美国巡洋舰“芝加哥”号打得火光冲天,不一会儿就翻身沉入海底。

日舰丝毫未损,绕过萨沃岛猛击盟军北区编队背后。

美国巡洋舰“昆西”号和“文森斯”号还未清醒过来,就遭鱼雷和暴雨般的炮弹的夹击,化为熊熊火炬,沉入大海。

在半小时内,盟军南北两个编队几乎全军覆没:4 艘巡洋舰沉没,1 艘巡洋舰和4 艘驱逐舰遭重创,2000余人被打死、打伤或淹死,海面上到处漂浮着满身油污、半死不活的水兵。

日舰一艘未损,仅阵亡56人。

三川此时若转身杀向盟军运输舰,则如囊中取物。

但三川担心弗莱彻的舰载机会在天明后来袭。

临行前,军令部长永野嘱咐:“日本海军与美国海军不同,如果损失一条船,需要许多年才能补上。”

于是三川下令舰队全速返航。

盟军运输舰躲过一场灭顶之灾,天一亮就丢下岸上的海军陆战队,匆匆离去。

这次史称“萨沃海战”的袭击战中,美国海军蒙受了不亚于珍珠港的奇耻大辱。

百武晴吉见三川告捷,以为在瓜岛的美军不过2000余人,肯定已成瓮中之鳖,遂派一木大佐率一个团约1000人在瓜岛登陆,消灭美军。

他万没料到美军在岛上有1 6 万人,还配有轻型坦克。

8 月18日,一木率部在机场以东约20英里的塔依伏悄悄登陆,准备占领这个被美海军陆战队命名为“亨德森”的机场。

4 天后,一木穿过密林,在8 月21日凌晨发起袭击,想趁美军不备,一举消灭之。

但那位勇敢的澳大利亚地方官克莱门斯一直在注视着一木的一举一动。

范弗德里特于是下令掘壕筑垒,严阵以待。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