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39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8)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喋血瓜达尔卡纳尔岛(8)

“企业”号福星高照,没有中弹;一艘战列舰和几艘巡洋舰被炸得遍体鳞伤。

金凯德见势不好,赶紧收回飞机,率舰队匆匆南撤。

在美舰队危机四起的时候,南云指挥的日本舰队也险象丛生。

9 时30分,美机发现“翔鹤”号大型航空母舰,立刻一拥而上,命中六枚炸弹。

“翔鹤”号虽未葬身海底,但身负重伤,在以后的9 个月内都无法参战。

“瑞鹤”号和“隼鹰”号因在云雨区,侥幸躲过轰炸。

至此,美国两艘航空母舰均受伤,无还手之力,而日本尚有二艘完好无损,从而取得优势。

但日军已损失飞机近百架,锐气受挫,元气大伤。

中午时分,南云命令两艘受伤的航空母舰退出战斗,让近藤海军中将率其余两艘南下全速追击。

15时16分,6 架日机发现由巡洋舰拖曳的“大黄蜂”号。

美巡洋舰急忙砍断缆绳,夺路而逃。

寸步难行的“大黄蜂”号又中一弹,终被遗弃。

周围的美舰向这艘仍浮在海面的巨舰发射了8 枚鱼雷,然后也急忙南逃。

“大黄蜂”号仍不肯沉没。

黄昏时分,又有11架日机追至。

日机错将“大黄蜂”号当成“企业”号,一顿猛揍后方知那是条“死舰”,追悔莫及。

是夜,近藤的先锋舰群发现仍在熊熊燃烧的“大黄蜂”,发射了11枚鱼雷,将其击沉,总算报了空袭东京的一箭之仇。

但金凯德已无影无踪。

这次史称“圣克鲁兹海战”的航空母舰大战结束了,日海军获得战术上的胜利,取得瓜岛周围的制海权,但100 架飞机和所有久经沙场的飞行员都葬身于南太平洋海底。

日本要补上这100 架飞机,需要几个月时间,而要训练那么多优秀的飞行员则决无可能了。

山本为这次战术胜利付出了无法估量的代价:日本大型航空母舰在以后一年半的时间里都无法再战。

山本把一腔怒火泄到南云身上,撤了南云忠一的职。

美国太平洋舰队虽也遍体鳞伤,只剩一艘受伤的航空母舰,但挫败了日陆海军对亨德森机场的联合进攻,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

圣克鲁兹海战后,美日航空母舰都被迫回港养伤。

但美军仍占有瓜岛周围的制空权,日舰仍不敢白天接近瓜岛。

日本陆军参谋部见陆军在瓜岛连战连败,恼羞成怒,遂令第38师登岛,又从印度支那调来一个旅,交给百武晴吉,准备在11月中旬再次发动攻势。

每夜,“东京特快”又开始活动,把一批日军送上岛,然后炮击亨德森机场。

到11月10日,岛上日军人数增至3 万人。

美国人也未闲着。

美海军情报人员破译了日军新密码,对日军企图了如指掌,所以也拚命增援瓜岛把大炮、给养和新锐兵员送去,再把伤病员接走。

在努美阿,美国海军工程师夜以继日地拚命抢修“企业”号。

双方厉兵秣马,准备第三轮大战。

为了抢在日军攻势之前进一步增援瓜岛美军,哈尔西下令6000名陆战队员和陆军士兵务必于11月11日至12日登上瓜岛。

11月11日,第一批增兵乘3 艘运输舰,由“亚特兰大”号巡洋舰和4 艘驱逐舰护航,驶抵瓜岛。

船队的指挥是那位在埃斯佩伦斯海战中获胜的斯科特将军。

次日,第二批援兵在卡拉汉海军少将的指挥下到达瓜岛。

然而就在这时,形势骤然恶化。

山本五十六为夺回瓜岛,又派出由2 艘轻型航空母舰( “隼鹰”号和“飞鹰”号) 、4 艘战列舰和50余艘巡洋舰、驱逐舰组成的舰队,由近藤率领,直奔瓜岛。

准备先空袭、炮击亨德森机场,再把第38师的部分人员送上岸,攻取瓜岛。

11日和12日,日舰载机两次空袭正卸货的美国运输舰,遭“仙人掌航空队”和舰上高炮的夹击,损失不大。

但令所有美国将领大吃一惊的是,一支由2 艘战列舰为主力的炮击舰队已从肖特兰启航,准备在12日夜间炮击亨德森机场,然后掩护1 2 万人和1 万吨物资上岸。

此时瓜岛只有5 艘巡洋舰和4 艘驱逐舰。

哈尔西急令“南达科塔”号、“华盛顿”号战列舰和尚在船坞里的“企业”号航空母舰从努美阿出发迎战。

但远水救不了近火,情况万分危急。

资历较深的卡拉汉海军少将接过瓜岛的这支小舰队的指挥权。

他命令运输舰卸下全部士兵后就立刻返航,自己率领舰队驶向萨沃岛,准备迎战强敌。

这支日本舰队的司令名为阿部。

他知道附近没有美国战列舰,一点也未想到美国巡洋舰敢同战列舰交手,就大摇大摆地驶入“铁底海峡”,直奔亨德森机场;甲板上堆满轰击机场用的爆破弹。

13日1 时24分,美舰用雷达发现2 万米以外的日舰。

卡拉汉想抢占T 字头有利阵位,但旗舰“旧金山”号巡洋舰的通信系统出了故障,美舰迟迟没有接到命令。

就在这时,一架日本侦察机在亨德森机场上空投下了照明弹。

耀眼的光芒映出美舰侧影。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