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46 非洲——沙尘与血雾共舞(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非洲——沙尘与血雾共舞(5)

在以后的4 天半中,战场稍稍平静了些。

亚历山大上将来战场巡视。

他同蒙哥马利密谋,决定下一步发起“超级冲锋”行动,彻底粉碎隆美尔的抵抗。

蒙哥马利最初决定在北线德军主力当面强攻,参谋长等人建议避实击虚,改攻稍靠南些的意军。

蒙哥马利采纳了这个建议,命第9 装甲旅为前锋,突破雷区和反坦克炮阵地,为后继部队打开缺口。

他对旅长柯里准将道:“对你的部队,我准备承受100 %的损失。”

柯里表示将亲自率队冲锋。

隆美尔几天来第一次睡了一觉,醒来时情绪依旧是“心烦意乱”。

他已经焦头烂额了。

30日,德军击退了一次澳大利亚部队的试探性进攻,抓了些俘虏。

墨索里尼发来贺电表示“大为赞赏”,让他哭笑不得。

他一面严令部下死守,一面悄悄策划撤到96公里以外的富卡。

11月1 日夜,惊天动地的“超级冲锋”开始了。

200 门大炮对准狭窄的突破地段齐射,轰炸机黑压压地飞来狂轰乱炸。

黎明时分,第9 装甲旅的坦克轰鸣着冲入敌阵。

德军88毫米高炮打得又猛又准,英军坦克一辆辆起火爆炸。

但英军似乎根本不在乎牺牲,不顾一切地猛冲,结果又在开阔地遭到无情的射杀。

沙漠上空黑烟滚滚,到处是燃烧的英国坦克。

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第9 装甲旅的123 辆坦克仅剩19辆,坦克手死伤过半。

但他们的血肉之躯终于撞开了前在北非沙漠,德军俯冲式轰炸机被英军击落。

进的大门。

第1 、第7 装甲师和第51苏格兰高地师从走廊一穿而过,然后呈扇状展开,分头杀向德军纵深。

隆美尔调集坦克拼死拦截,双方爆发了一场空前的坦克大战。

隆美尔站在一座小山顶上指挥战斗,眼看着英国轰炸机一队接着一队飞来,把他的士兵炸得血肉横飞。

几百辆谢尔曼坦克隆隆驶来,如入无人之境,德军炮手来不及射击就被打死。

晚上,非洲军军长托马报告说,他手下能作战的坦克只有30辆,“至多不超过35辆”,意军“已溃不成军”。

此仗显然已无法再打。

隆美尔当即下令全线后撤,并向希特勒发报,闪烁其辞地说自己正在撤退。

希特勒闻讯暴怒,紧紧揪着自己的头发,口授回电,严辞训示“不胜利,毋宁死,别无他途”! 隆美尔如雷击顶,大受震动。

他知道这道命令荒谬绝顶,在没有人的地方哀叹“元首简直发疯了”,但对希特勒的忠诚又使他别无选择,只得不顾部下的强烈反对,下令停止撤退,可又默许部下做些“小小的撤退”。

他把全部积蓄托人带回国,同时附上一封惨兮兮的诀别信:“别了,露西,别了,我的孩子。”

4 日,凯塞林从意大利飞来给隆美尔打气。

发现他只剩22辆坦克,这才相信隆美尔真是满腹苦水,就亲自发电请希特勒收回成命。

这一天,蒙哥马利毫不手软,猛攻摇摇欲坠的德军防线。

隆美尔下达数道死命令也无法制止混乱局面。

意大利第20军率先崩溃。

托马将军再也忍受不了这该死的命令,在指挥所里扯着嗓子咆哮一通,然后挂上所有的勋章,乘坦克冲向枪炮最激烈的地方。

一小时后,随后赶来的部下看见他直挺挺地站在燃烧的坦克旁,呆呆地看着围上来的英军坦克。

晚8 时50分,希特勒终于同意撤退。

德军开着11辆坦克和从意军手中枪来的汽车向西狂奔。

英第8 集团军全线追击,坦克在地面疾驶,飞机追到溃军头上狂轰扫射。

到处是德意军丢下的坦克、枪炮和行李。

意大利军排着整齐的队伍,在手提行李箱的将军的带领下向英军投降。

隆美尔拖着病体顽强地组织后撤。

碰巧天降暴雨,洪水遍野,英军追击受阻。

隆美尔侥幸逃脱英军一次次围歼,躲过全军覆没的命运,9 日越过边境退入利比亚。

英军随即越境追击,12日肃清了阿拉曼战场的全部德意残军。

当天,蒙哥马利发表文告宣布:“今天,11月12日,在埃及土地上,除俘虏外,再也没有德国和意大利士兵了。”

英第8 集团军深入利比亚穷追不舍。

隆美尔败而不溃,向西狂奔,直到2200公里外的突尼斯才住脚。

阿拉曼一战,英国第8 集团军打死、打伤、俘虏德意军5 9 万人,俘虏1 名德国将军和9 名意大利将军,缴获350 辆坦克,大炮400 门,物资数千吨,彻底将德意军逐出了埃及和利比亚。

英军也付出了13500 人和432 辆坦克的惨重代价。

战后,德·甘冈将军评价说:“从这里开始,表明不列颠交上好运了。

在经历了一系列令人沮丧的失败后,这次胜利尤显珍贵。

它使我军相信,只要有正确的领导和武器,就一定能打败德国人,夺取最后的胜利。”

丘吉尔更是喜笑颜开:“它实际上标志着‘命运的关键性转折’。”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