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48 非洲——沙尘与血雾共舞(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非洲——沙尘与血雾共舞(7)

他刚在总统书房落座,一封急电送到罗斯福手里,上书“托卜鲁克投降,3 5万人被俘”。

丘吉尔大惊失色,简直无地自容,羞愤之中愈发坚定了在西北非登陆的决心,拼命向美国人兜售他的“体育家”计划。

两国参谋长会晤,但仍未取得共识。

几周后,战火燃至阿拉曼,近东岌岌可危,英美军方的争执随之升温。

美国将领认定,即便在1943年英国人也不会同意在西欧登陆,他们压根儿就不想这么做。

马歇尔愤然向总统建议向英国发最后通牒:若英国再对美国的计划置若罔闻,美国就抽身去打日本人,丢下英国人去喂恶狼希特勒。

罗斯福当然不能同意这种蛮横作法。

他对部将们说,如果不能说服英国人,就按英国说的做,无论如何要让美国陆军在年底前与德国人交交手。

这样既可以给斯大林有个交待,也可鼓舞国内舆论和士气。

7 月下旬,马歇尔、金和总统私人代表霍普金斯飞赴伦敦,再次与英国同行聚会。

双方唾沫横飞大战了几轮,还是说不拢,最后交给罗斯福裁决。

22日,罗斯福发电到伦敦,一锤定音:“既然英国人愿参加‘大铁锤’计划(即在法国海岸有限登陆) ,就只好在北非同他们合作。”

丘吉尔大喜,将“体育家”改名为“火炬”。

美将则垂头丧气。

艾森豪威尔称7 月22日“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日子”,“今后的日子真不知怎么过”,沮丧到了极点。

直到10年后他当上美国总统时,还对此事耿耿于怀,说如果是在1942年而不是在1944年在西欧登陆, 盟军定能在苏军之前进入欧洲,那就不会有战后东方集团出现了,“火炬”害苦了美国人。

这都是后话。

丘吉尔知道美国人心里窝火,就极其爽快地同意美将出任行动总指挥,给对方一点安慰。

艾森豪威尔受命出任此职。

他是位极有头脑的战略家、组织家,曾在马歇尔手下任职,以其敏锐的眼光和卓越的才干受到上司的宠信。

待美国扩军备战时,他平步青云,从中校一跃成为中将,创下和平时期快速晋升的纪录。

他虽反对“火炬”计划,但更懂军事服从政治的道理,因此高高兴兴去赴任,与英方联手拟定作战计划。

不料争论又起。

争执的是登陆的确切地点。

制定大战略时谨小慎微的英国人,这时分外兴奋,提出深入地中海,在毗邻突尼斯的阿尔及利亚登陆,然后直捣突尼斯;而制定大战略时粗犷豪放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此时却顾虑重重,认为英国人的方案太冒险,提出在最西边的摩洛哥大西洋海岸登陆,然后穿过阿尔及利亚杀向突尼斯。

美国海军出来帮腔说,他们没有那么多船把部队送到地中海。

不过艾森豪威尔倒是倾向于英国人。

双方又是一番争吵,计划迟迟定不下来。

丘吉尔此时正在莫斯科向斯大林解释“火炬”计划。

斯大林本来就对在非洲登陆不高兴,见到丘吉尔连具体登陆地点都没有就更火冒三丈,不客气地说:“难道你们只能冷眼旁观,什么都让我们干吗? ”

丘吉尔忙赔笑脸, 背地里三番五次向国内发电急催。

回国后他亲自参与此事,与罗斯福反复磋商。

一时间,大西洋上空电波如梭,终于在9 月15日商定了在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阿尔及利亚的奥兰和阿尔及尔三点登陆的计划。

罗斯福最后用一个著名的一字电文结束了这场“跨越大西洋的作文比赛”——“妙”! 各方皆大欢喜。

艾森豪威尔着手编组部队。

在选配力量时,罗斯福又煞费一番苦心。

自法国战败后,美国与维希法国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

英国却支持维希政府的死对头戴高乐的自由法国,曾在1940年7 月在奥兰和米尔斯比尔斯炮击法国舰队。

后来又送戴高乐的部队企图控制达喀尔和叙利亚, 变成维希的冤家。

而美国人却对戴高乐没兴趣。

罗斯福坚信,由美军打头,有可能不会遭法军的抵抗。

若英国人掺和进来, “必将引起非洲所有法军的全力抵抗”。

因此,登陆部队大部由美军组成,英军主要负责海上运输, 派少数人参加登陆。

丘吉尔曾提议让英军穿上美军制服,但罗斯福为保持美军的“纯正”,拒绝了这个要求。

美驻英国的1 8 万人组成第2 军,由弗雷登德尔少将任军长,在奥兰登陆。

另一支美军2 4 万人组成西部特遣队,直接从本土开来,由后来名扬四海的巴顿少将指挥。

第三支部队由美、英军各9000人组成,编为东部特遣队, 由美军赖德少将指挥。

登陆日期定在11月8 日。

美国军政首脑在策划这次行动时始终有一个强烈的信念,希望利用自己与维希政府的“亲善”关系,打一场兵不血刃的战争。

于是,在军事准备热火朝天进行的同时,一场权势与金钱的交易也紧锣密鼓地在幕后进行。

10月上旬,身材高挑、相貌堂堂的美国驻阿尔及尔总领事罗伯特·墨菲来到伦敦,口若悬河地向艾森豪威尔介绍说,他已在阿尔及尔建立了几个抵抗组织,把北非法军司令部参谋长马斯特将军争取到盟军一边。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