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63 进军西西里(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进军西西里(3)

这位少校叫威廉·马丁,是位登陆艇专家、联合作战司令部参谋,死因是溺水。

公文包里有未婚妻写来的情书、一张银行的透支单和劳埃德银行的催款信、家庭律师的信件。

更重要的是,公文包里还有英帝国副总参谋长给艾森豪威尔和亚历山大的信、蒙巴顿勋 爵给地中海舰队总司令坎宁安的信。

这些信中透露,盟军准备进攻西西里,但仅仅是为进攻撒丁岛和希腊做掩护。

这些文件很快被西班牙人复制并送到希特勒手里。

德国情报专家仔细分析了马丁少校及其携带的文件,发现马丁少校的确是溺水而亡,在海上漂浮了4 至5 天后被发现的。

他携带的信件完全能够证明,他是在4 月24日以后离开伦敦的。

为什么英帝国副总参谋长的重要信件要由一位不知名的少校带到非洲?

蒙巴顿勋爵给坎宁安海军上将的信回答了这个问题。

信中写道:“马丁起初总是沉默腼腆,但确实有两下子。

他对第厄普的估计比我们更为准确。

恳请一俟进攻结束,就立刻把他还给我。”

末了,蒙巴顿勋爵还要求坎宁安弄些沙丁鱼让马丁带回来,因为沙丁鱼在英国是配给的。

德国人又仔细阅读了英国6 月4 日《泰晤士报》刊登的4 月29日至30日的阵亡者名单。

名单上的确有“皇家海军陆战队少校威廉·马丁”的名字和其他两位飞机失事在西班牙海岸附近丧生的军官。

马丁少校的遗体按照军礼在西班牙安葬,他的未婚妻为葬礼送来了一个花圈和一张悲痛欲绝的明信片。

一切都那么合情合理。

5 月12日,希特勒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突尼斯战斗结束后,英美盟军将在地中海采取行动,其准备工作已经就绪。

最危险的地区有下列各地:撒丁岛、科西嘉和西西里;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多德卡尼斯群岛。

我要求所有与地中海防御有关的德国指挥机关迅速密切合作, 利用全部兵力和装备,尽可能加强这些特别危险的地区。

对撒丁岛和伯罗奔尼撒的措施要优先于一切。

德军最高统帅部迅速派出增援部队。

一个党卫队装甲旅被调到撒丁岛,驻法的一个装甲师装了160 列火车,用了7天从法国开到希腊。

希特勒又亲自从苏德前线抽出2 个装甲师,用了320 列火车、9 天时间开到希腊。

他还派宠将隆美尔元帅赶到雅典,去组建一个新的集团军群。

希特勒至死也不知自己上当了,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根本没有什么威廉·马丁少校。

英帝国副总参谋长也根本没给艾森豪威尔写过那封信,自然蒙巴顿勋爵更没有让坎宁安帮忙买点沙丁鱼。

这一切都是英国战略欺骗机构——伦敦监督处精心设置的骗局。

那位“马丁少校”其实是伦敦街头患肺炎而死的酒鬼。

英国人挖空心思编造了所有的信件,然后用潜艇悄悄把尸体送到西班牙海岸。

就在英国人在伦敦策划这次大骗局的时候,艾森豪威尔想出了一个对付班泰雷利亚意大利守军的办法。

从突尼斯意大利军队的表现看,艾森豪威尔觉得意大利官兵厌战情绪空前高涨,斗志临近崩溃。

于是下令盟军海空军连续对这个小岛轰炸、炮击6 天,让守军吃不成饭、睡不了觉,动摇其抵抗意志。

盟军在6 天里把5000吨炮弹和炸弹投到了这个小岛上。

6 月11日,盟军开始登陆。

意军似乎早就在盼望盟军到来,一看盟军上岸就纷纷缴械投降。

1 1 万名意军官兵没有抵抗就进了战俘营。

西西里的最后一个大门被打开了。

盟国大军云集北非各大港口,枕戈待旦,准备一声令下,就登船出发。

离7 月9 日越来越近了。

望着港口挤成一团的各式船只,负责海军行动的英国海军上将坎宁安,心情越来越不安。

他不担心德国和意大利的海军;德国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不足挂齿;意大利海军自1940年的塔兰托港袭击战和1941年马塔潘角海战以来,就躲到热那亚湾,畏战不出。

即使意大利舰队敢出击拦截盟军船队,早已等候的6 艘英国战列舰和12艘潜艇也足以把它打得体无完肤。

坎宁安也不担心德意空军。

特德将军指挥盟国空军早已把德意空军打得只有招架之力,失去了往日的威风。

坎宁安只担心天气。

地中海上的天气变化莫测, 而盟军登陆部队的起航港口从奥兰延伸至亚历山大港。

坎宁安必须在登陆前24小时决定是否登陆,否则有些部队会继续前进,有些则会返航。

坎宁安需要这关键的24小时。

但“天有不测风云”。

7 月9 日中午,庞大的登陆船队距西西里岛只有12小时的航程了。

突然,风暴骤起,海浪滔天。

盟军的万吨巨舰左右摇晃。

数百吨的平底登陆艇犹如一叶轻舟,时而被送到峰顶;时而被推入谷底。

狭窄的船舱里挤满了准备登陆的官兵,空气污浊,纷纷晕船呕吐不已,一片狼藉。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