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65 进军西西里(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进军西西里(5)

他眼睁睁地看着德国坦克冲到离海滩不足1 英里(1600 米) 的地方,束手无策。

同巴顿站在一起的还有位手持对讲机的年轻海军少尉。

这位海军少尉负责海陆协同的联络,自登陆以来就一直被冷落在旁。

巴顿不相信海军的舰炮能打坦克。

这位少尉见德国坦克横冲直撞,美军束手无策,也不等巴顿发话,就举起对讲机,要求停泊在岸边的美国巡洋舰“博伊西”号和“萨凡纳”号及其他驱逐舰实施炮火支援。

美国巡洋舰的8 英寸大炮和驱逐舰的5 英寸大炮一齐发出怒吼。

成群的炮弹落在德国坦克群中,顿时火光冲天,爆炸声不断。

德国坦克的第一次攻击被击退了。

几辆美国“谢尔曼”式坦克终于开过松软的沙滩,参加战斗。

打至14时,德军抛下16辆被打坏的坦克,慢慢向北撤去。

美国第7 集团军有惊无险,多亏了海军的帮忙,守住了滩头阵地。

可是这天夜间,从登陆伊始就时运不济的美国伞兵又遭厄运。

第82空降师504 团2000名官兵乘坐144 架C —47运输机准备在滩头伞降。

师长李奇微采取了十分详细、特殊的措施,以免遭到己方高炮的误击。

不幸的是,运输机群在德意飞机空袭后50分钟,在漆黑的夜空中飞抵滩头。

刚刚遭到轰炸的美军高射炮手见有飞机低空飞来,不问青红皂白,一齐开火。

一架架运输机被击成火炬,坠落下来。

其他飞机歪歪斜斜仓惶躲避,慌乱中,许多飞机相撞起火。

机内伞兵惊恐万状,纷纷跳伞。

几分钟内,22架运输机被击落,37架受重创。

伞兵伤亡318 人,其中死82人,伤162 人,失踪68人。

美军在混乱中度过了两天,但守住了阵地。

蒙哥马利指挥的英军没有这些混乱,也牢牢守住了滩头,并占领了锡拉库扎和奥古斯塔。

德国南线总司令凯塞林元帅在11日的反击以失败告终。

他知道大势已去,无法守住西西里。

他要做的就是拖住盟军,守住墨西拿,保证德军人员和装备平安撤到意大利本土。

凯塞林最担心的是蒙哥马利对墨西拿的威胁,急令在巴勒莫地区的第15装甲步兵师回援,与刚从科西嘉调来的第1 伞兵师和第29装甲步兵师一道,死守埃特纳火山东侧通往墨西拿的要道。

英军连续冲击,德军据险固守。

英军苦战数日, 进展甚微。

蒙哥马利只得将主攻方向西移,从西侧迂回埃特纳火山。

巴顿此时趁德军与蒙哥马利厮杀之际,急速西进,连克数城,在7 月22日占领了巴勒莫。

德军且战且退,使出拿手好戏——在道路和桥梁上埋地雷和炸药。

西西里山高路险,德军处处布雷,美军行如蜗牛,英军则战而无果。

德军趁机溜回意大利本土。

为了迅速占领墨西拿,巴顿两次在德军后方登陆,但都太晚了。

4 万名德军和6 万名意军带着47辆坦克、1 万台车辆和1 万吨补给品,逃出盟军布下的罗网。

8 月17日清晨6 时,巴顿抢在蒙哥马利之前进入墨西拿。

这一天盟军占领了整个西西里岛。

巴顿虽率先占领了墨西拿,但这场仗没有给他带来多少荣耀;他几乎毁了自己的前程。

他在视察医院时,竟挥手打了两个未受伤而住院的士兵。

8 月3 日,巴顿跑到第1 师的后方医院,看望伤员。

巴顿每到精神沮丧时就从伤员那里得到鼓舞。

他兴高采烈地同伤员们交谈。

临走时发现一个小伙子蹲在包扎所附近的一个箱子上,身上没有绷带,显然没有受伤。

巴顿问这位名叫库特的士兵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我受不了。”

这位士兵答道。

巴顿自己后来说:“当时我情绪很不好。

我看到一名伤员的身体被撕裂,一些伤员生命垂危,惨不忍睹,我实在是满腔怒火。”

这位士兵在给父亲的信中讲了后来发生的事:“巴顿将军昨天打了我个耳光,踢了我的屁股,还骂了我。

这事可能还没完。

你来信时不要提它了。”

士兵一家觉得巴顿情有可原,也不再问了。

几天后,即8 月10日,巴顿又动手打了另一位病员。

军医忍无可忍,写了份报告给艾森豪威尔,详细汇报了此事:“他来到一个病员跟前,病员说他发高烧,将军未加评论就把他打发走了。

下一个病员缩成一团直哆嗦。

巴顿问他有什么病,他答道:‘我的神经有病。

’并开始哭泣。

将军对他大叫起来:‘你说什么?

’他回答:‘我再也忍受不了炮击了。

’他仍在哭泣。

“将军接着对他大声训斥,‘他妈的,你神经有病,你完全是个胆小鬼,你这婊子养的。

’将军打了他耳光,说:‘别他妈的哭了。

我不能让这儿负伤的勇敢战士看着一个狗杂种坐在这儿哭哭啼啼。

’说着巴顿又打了这个士兵,把他的钢盔衬帽打落在地,一直滚进旁边的帐篷里。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