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74 血浸意大利(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血浸意大利(5)

美军从天桥出发,刚出去1000米就遇到德军正在准备进攻的部队,陷入重围,好不容易才脱身。

2 月18日,德军向海滩发起了最后的强攻。

德军的目标就是正前方1000米处的那座天桥。

德军只须穿过虚弱不堪的美军的防线,占领那座由英军把守的天桥,盟军整个防御体系就会崩溃。

18日清晨,德国坦克群杀开血路,顺着公路杀到天桥处。

德军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很快冲入盟军阵地。

许多盟军战死在掩体内,活着的人仍紧握打得滚烫的机枪、冲锋枪坚守阵地。

盟军军舰上的大炮发出阵阵轰鸣,把数以千计的德兵炸死在开阔地。

德军不计伤亡,如潮水般的一波被击退,另一波又冲上来。

双方实力相当,死伤很大,都使出了全部招数。

夜幕降临了,德军又开始夜袭,盟军大炮一刻不停地轰击德军进攻的必经之路。

近一个月的激战已使双方精疲力竭,只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

盟军知道滩头阵地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便把厨师、司机和吊车工人都武装起来。

德军也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胜利就在眼前。

双方在黑暗中短兵相接,展开残酷的肉搏战。

最后德军顶不住了。

2 月19日破晓,眼窝深陷的盟军士兵眺望工事外躺满尸体的战场,简直不敢相信:德军正在远处的硝烟中遁去。

盟军士兵们不知道,这一天一夜的拼死战斗,自己最终嬴得安齐奥战役的胜利。

德军已用尽了最后一批预备队,官兵们已拿出了全部勇气和本领。

在这一天,德军伤亡了3500人。

凯塞林知道无法把盟军赶下海,说服了希特勒同意让德军转攻为守。

盟军这边,在安齐奥血战的同时,盟军3 次强攻卡西诺峰。

骁勇善战的廓尔喀兵曾一度冲到修道院院墙,但被同样勇猛的德国伞兵击退。

亚历山大将军认为德国兵把修道院变成了工事,遂下令将其炸毁。

2 月15日,142 架B —17“空中堡垒”式重型轰炸机向这座几经战火、有近千年历史的修道院,投下350 吨高爆炸弹和燃烧弹。

卡西诺修道院在弹雨中消失了,只剩下一些断垣残壁。

修道院虽被炸毁,盟军却未能占领卡西诺峰。

亚历山大只得暂停进攻。

1944年5 月10日23时,亚历山大将军下令再次发起冲击。

担任攻克卡西诺峰的是波兰将军安德森指挥的波兰军。

波兰军英勇无畏,一次次向山顶冲击;一批被扫倒,另一批又冲上去……

但还是被击退了。

波军进攻失利,法国将军指挥的法国远征军却在左翼占领了毛奥峰,打通了7号公路,并迂回到卡西诺峰后面的6 号公路。

德军扼守了7 个月的古斯塔夫防线被突破了。

凯塞林急忙从安齐奥调来一个装甲师想堵住缺口,但太晚了。

而这次调兵又给安齐奥的盟军提供了机会。

5 月22日夜,盟军安齐奥滩头的500 多门大炮发出怒吼。

天明时分,60架盟军轻型轰炸机又向德军投下炸弹。

盟军坦克和步兵接着发起冲击。

这次进攻是克拉克和亚历山大两人协商好的。

亚历山大希望克拉克在安齐奥滩头的美军突破德军防御后,占领阿尔班山,继续向前推进到瓦尔蒙托内,切断6 号公路,堵住卡西诺正面德国2 个军的后路。

之后与正面盟军配合,全歼驻意大利德军主力。

但克拉克将军却另有打算。

他想自己第一个进入罗马,以罗马的解放者载入史册。

经过四天苦战,安齐奥滩头的美第2 军在新任军长特拉斯科特将军的率领下,突破了德军防御,踏上7 号公路,与顺7 号公路打来的英军会师,凯塞林的第10集团军马上就要成为盟军的瓮中之鳖。

就在这时,克拉克将军命令美第2 军军长特拉斯科特将军把美第3 师留在瓦尔蒙托内,封锁6 号公路。

其余的主力部队向左转,沿7 号公路进攻罗马。

特拉斯科特将军大吃一惊,亚历山大将军更是吃惊,要求丘吉尔首相亲自干涉。

但克拉克将军不管不顾,继续命令美军主力冲向罗马。

留下进攻瓦尔蒙托内的美第3 师奋力冲向目标,但力量太弱,被德军挡住。

待美军终于占领瓦尔蒙托内时,德国第10集团军已经溜走了。

6 月4 日,克拉克将军率美军最先进入罗马,受到罗马居民狂热的欢迎;其热烈程度,足以同古罗马英雄凯旋相媲美。

但亚历山大将军却没有原谅克拉克将军。

战争结束很多年后,亚历山大将军还这样评论:“我一直向克拉克将军保证,一定让他的部队进占罗马;我只能这样认为,他的决定与其说是出于军事上的考虑,还不如说是受到沽名钓誉的动机所支配。”

由于克拉克将军放跑了凯塞林元帅的德国第10集团军,德军虽损失惨重,但建制完整,慢慢恢复了元气,抵抗力逐渐加强。

盟军此时已大举在法国北部登陆,不断把本来就兵力不足的驻意盟军调往法国,其中有在卡西诺立下奇功的法国远征军。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