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01 未遂谋杀(6)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未遂谋杀(6)

弗洛姆不信,用凯特尔的话进行反驳。

“凯特尔元帅一如继往地在撒谎,希特勒死了。”

施道芬堡冷冷地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奥尔布里希特插进来说,“我们已向各战区司令发出‘伐尔基利’的命令。”

弗洛姆勃然大怒,几乎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质问道:“这个‘我们’是什么意思?

是谁发的命令? ”

“是我。”

奥尔布里希特答道。

“你被逮捕了! ”“将军,”施道芬堡突然开口说道,“炸弹是我放的,我亲眼看到炸弹爆炸,没有人能幸免。”

弗洛姆面色苍白,但他更相信凯特尔,说道:“行刺已经失败,你必须自杀。”

“我不会那样做的。”

施道芬堡答道。

这时奥尔布里希特说:“将军,这是防止德国毁灭的最后机会。

如果现在不采取行动,一切就都完了。”

“放屁! ”弗洛姆怒斥道,“你们都被捕了! ”“你在骗自己! 是你被捕了! ”奥尔布里希特说。

弗洛姆伸手去摸手枪,奥尔布里希特眼疾手快,冲上前去,同弗洛姆厮打成一团。

片刻后,弗洛姆气喘吁吁,没劲儿了,束手就擒,被关到旁边的一个屋子。

奥尔布里希特和施道芬堡冲到作战室,准备以弗洛姆的名义宣布元首已经身亡、全国处于紧急状态的命令,并下令柏林警察局长逮捕纳粹党政要人。

这时贝克走来,说道:“等一等,奥尔布里希特。

我不想欺骗任何人,我们必须告诉警察局长,根据从大本营的一些报告,希特勒可能没有死……”

“凯特尔在撒谎! 凯特尔在撒谎! ”奥尔布里希特失声喊道。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一瞬间发现自己在谋反。

贝克说道:“凯特尔是否说谎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革命必须进行下去,我们必须保持团结和镇静。”

希特勒没死,给“黑色乐队”以重重一击,但不是致命的。

致命的打击来自“黑色乐队”内部关键人物在关键时刻动摇不定,优柔寡断。

第一个人物是大本营的通信司令菲尔基贝尔。

他没有切断大本营同外界的联系,没有把腊斯登堡希特勒没有死的消息迅速报告给柏林。

第二个人物是弗洛姆。

这是个政治两面派,一听希特勒没死就立刻变了脸,向自己的同党举起屠刀。

第三个是柏林通信部主任弗兰茨·提尔将军。

提尔也是“黑色乐队”的成员,在密谋活动中是个重要角色。

他的任务是接到菲尔基贝尔的电话后,就切断柏林地区纳粹重要机关的联系,并保证密谋分子的通信联系。

他没有等到菲尔基贝尔的电话,就打电话到腊斯登堡。

菲尔基贝尔的副手接了电话,告诉他的确发生了爆炸,有人员伤亡,但希特勒未死;菲尔基贝尔已经被捕。

提尔放下电话,面色苍白。

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很快就会被逮捕、处决。

但他还想侥幸逃生。

提尔把值班人员召集起来,痛斥密谋分子企图谋杀元首,要求下属保持对元首的忠诚。

提尔的下属立刻切断了密谋分子之间的联系。

“黑色乐队”夺取政权的希望一个个破灭了,但柏林的卫戍部队已经在执行“伐尔基利”计划,一支部队已经在行动。

如果部队真的能执行“伐尔基利”计划,密谋分子还有一线的希望。

这天下午,留在柏林的戈培尔向办公室下面望去,看到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架机枪、设路障,把他的办公大楼包围得水泄不通。

戈培尔已知道腊斯登堡发生的事情,明白这些士兵是对谁来的。

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包氰化药片,“以防万一”,又派助手去问士兵要干什么。

助手一问才知:党卫军已暗杀了希特勒,武装部队正在组织政府;这些士兵的任务是占领柏林电台和纳粹宣传部,对戈培尔进行保护性拘留。

这位助手还打听到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阿道夫·雷麦少校。

戈培尔听说过此人,知道此人狂热地忠诚于阿道夫·希特勒,心中暗喜,立刻让助手把雷麦少校请来。

戈培尔一见雷麦少校,立刻鼓起三寸不烂之舌,争取雷麦。

戈培尔首先提醒雷麦对元首的誓言。

雷麦重复了誓言,但接着又指出:元首已遭暗杀,他得服从上级的命令。

戈培尔一听,立刻尖声叫道:“元首还活着!

他活着。

几分钟前我还同他通话。

一小伙野心勃勃的将军发起这次叛乱,这是一次肮脏的勾当,最肮脏的勾当。”

雷麦少校半信半疑。

戈培尔接着说道:“现在是历史性的时刻,你承担起重大的历史责任。

命运很少给人这样一个机会。

我现在就与元首通话,你也能够同他讲话。

元首给你的命令能取消将军给你的命令,对不对?”几秒钟后,希特勒的声音就在话筒里响起,雷麦立刻判定,这是希特勒的声音,他见过希特勒,几星期前还得到希特勒亲手颁发的勋章。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