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02 未遂谋杀(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未遂谋杀(7)

“是雷麦少校吗?你听得出我的声音吗?”“是的,我的元首。”

密谋分子在柏林破产了,电话被切断,陷入孤立,国内军总部被雷麦的部队包围了。

就在这时,贝克接到了在巴黎的密谋分子、密友施图尔纳格尔将军打来的电话,告诉他西线所有党卫队军官已被逮捕,只要贝克下令,明天就处决他们。

贝克闻之大喜,但马上皱起眉头。

现在的B 集团军群司令不是隆美尔元帅,而是克鲁格元帅。

克鲁格元帅虽然不像隆美尔元帅那样态度坚决,但深信必须除掉希特勒,必须同西方媾和,因此卷入了许多“黑色乐队”的活动。

但克鲁格元帅生性谨慎,在政治上常常动摇不定。

现在克鲁格是“黑色乐队”的惟一希望了。

贝克请克鲁格接电话。

贝克把当前的形势告诉了克鲁格,问道:“我现在明确问你:你赞成我们此举并接受我的指挥吗?”克鲁格结结巴巴地语无伦次。

贝克接着又说:“为了消除疑惑,我愿提醒你我们最后一次谈话达成的协议。

我再次问你:你是否无条件接受我的指挥?”克鲁格呜呜哝哝地说:“我没有忘记所有谈话。

但……

但……

我得同我的参谋们商量一下。

半小时后我再给您打电话。”

“克鲁格! ”贝克摔下话筒大叫道,“我怎么碰上了这样的人! 电话能再通2分钟就不错了。”

此时天色已黑,柏林漆黑一片,只有几束探照灯光柱划破夜空。

贝克呆坐在奥尔布里希特的办公室里,一言不发。

电话线已被切断,一切都完了。

贝克的精神垮了。

晚上10时,隔壁关押弗洛姆的屋子传来一阵厮打声,接着是一声枪响。

贝克的房门被撞开,施道芬堡跌跌撞撞冲进来,背上流着血。

原来弗洛姆手下的一批军官见大势已去,就起来反对施道芬堡。

他们拿着手枪冲入关押弗洛姆的房间,制服了奥尔布里希特,施道芬堡趁乱夺路而逃,结果被打伤背部。

就在这时,雷麦少校的部队也冲进大楼。

贝克正给施道芬堡包扎伤口,弗洛姆提着手枪走进来,要贝克交出武器。

贝克道:“我想留着自己用。”

“好,用吧! 立即用。”

弗洛姆道。

“在此时我想起了往事。”

“我不想听这套。

请立刻开始吧! ”贝克拿出手枪,对着自己的头开了一枪,子弹擦着头发,打中了天花板。

贝克叫道:“这支枪发火正常吗? ”

“给老先生帮个忙,”弗洛姆说,“拿走他的枪,他已没劲儿了。

把他和奥尔布里希特、施道芬堡带到楼下枪决。”

“等等,再给我支手枪。”

贝克要求道。

有人递去一支,贝克对自己的头又开了一枪,打中了,但还没死。

弗洛姆喊道:“谁去帮一帮老先生? ”

一位中士出来,对准贝克的头开了两枪,打死了他。

此时,施道芬堡、奥尔布里希特和2 位助手已被带到院里,面对着行刑队。

施道芬堡喊道:“不朽的德国万岁! ”一阵枪响,四人倒地而亡。

四具尸体同贝克的尸体被一起扔上一辆卡车,埋到人们永远不知道的地方。

弗洛姆刚刚杀掉贝克等人,自己也被逮捕。

希特勒对所有参加“黑色乐队”的人张开了大网,大搜捕席卷德国。

维茨勒本、赫普纳、戈台勒等人均被捕,后来被用钢琴弦和肉钩吊死。

弗洛姆也未能逃脱。

卡纳里斯同7 ·20事件没有关系,也不知此事,但他同“黑色乐队”的关系终于被盖世太保发现,在7 月23日中午被捕,受尽折磨,于1945年4 月9 日同副手奥斯特一起被处死。

临刑前的晚上,卡纳里斯用一把勺子在铁管上向隔壁牢房的丹麦情报军官瓦丁中校敲出了下列莫尔斯讯号:“我为德国而死问心无愧。

你作为军官能理解我。

我反对希特勒不过是为国家尽职。

明早我将被处死。

请尽力帮助我的家人。

永别了。”

克鲁格同弗洛姆一样也未逃脱一死。

7 月25日,美军在诺曼底发动强大的“眼镜蛇”攻势,巴顿指挥第3 集团军冲入布列塔尼半岛,西线德军大有全军被围之势。

希特勒下令德军向莫尔坦反攻,企图将巴顿反包围。

克鲁格为讨希特勒的欢心,集中兵力孤注一掷,但被美军击退。

克鲁格陷入盟军包围。

克鲁格山穷水尽,想同盟军联系,率西线德军投降。

8 月15日清晨,克鲁格元帅带着儿子、通信车和助手、卫兵去一个名叫耐西的村庄开会。

这一行人神秘失踪了17个小时,不知去向。

人们猜测是同巴顿会晤,但因通信车被盟军飞机击毁而未联系上。

希特勒也是这么认为,暴跳如雷。

8 月17日,克鲁格被解除职务,立刻去柏林报到。

克鲁格知道这意味什么。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