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06 苏军大反攻(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苏军大反攻(3)

2 月11日,“南方”集团军群对合围对外正面发动了决定性的进攻。

德坦克第1 集团军以4 个坦克师的兵力,从里齐诺以西地域向累襄卡实施突击。

与此同时,德第8 集团军也以将近4 个坦克师的兵力,从耶尔基向累襄卡发起进攻,而被围德军则冲向突破口接应。

苏军击退了敌军从耶尔基发动的冲击。

但德军坦克第1 集团军的部队攻入了累襄卡;被围的德军在2 月11日夜里也突围到慎迭罗夫卡。

这时,力图会合的这两个德军集团之间的距离,已缩小到10至12公里。

在此紧急情况下,朱可夫迅即命令苏军坦克第21集团军和近卫坦克第5 集团军主力以及几个步兵师和反坦克炮兵,火速增援上述突破地段。

并命令苏军航空兵对累襄卡和慎迭罗夫卡实行大规模的强有力的空袭。

敌人损失惨重,2 月12日白天,被迫放弃了与被围德军会合的企图。

为了更快地歼灭被围敌军,苏军最高统帅部于2 月12日决定,由乌克兰第2 方面军司令科涅夫大将负责指挥对内正面的所有作战部队。

同时,命令朱可夫元帅负责协调对外正面乌克兰第1 和第2 方面军的行动。

在被围德军已陷入绝望境地的情况下,德“南方”集团军群指挥部被迫准许他们丢弃汽车、重武器以及除坦克以外的一切技术兵器,用本身的力量向累襄卡方向突围。

2 月16日夜间,陷入绝境的德国被围部队借助夜幕和暴风雪的掩护,分成三路纵队,一枪不发,悄悄地开始突围。

苏军迅速做出反应,向那里派出坦克和炮兵,并召唤夜航轰炸航空兵进行空袭。

敌军纵队在苏军地空协同打击下,四散奔逃,溃不成军。

2 月17日整整一个上午,苏军以更猛烈的火力歼灭德军突围纵队。

结果,敌军基本上被歼和被俘,只有一部分坦克和运载将军、军官和党卫军的装甲车得以突围。

是役,德军被击毙5 5 万人,被俘1 8 万人,还丢下大批技术兵器。

科尔松—舍甫琴柯夫斯基战役的结果,远远超出最初预定的目标。

两个乌克兰方面军不仅围歼了威胁其侧翼的敌军重兵集团,拔除了卡涅夫突出部,而且重创敌人15个师( 其中有8 个坦克师) ,从而大大削弱了德军的力量。

为了庆祝乌克兰第1 和第2 方面军的胜利,苏联首都莫斯科于2 月18日以祖国的名义,用224 门火炮齐射,鸣放礼炮20响。

参战的部队都受到表扬。

数以千计的苏联军人获得勋章和奖章,几十个战功卓著的官兵荣获苏联英雄称号。

科涅夫大将被授予苏联元帅军衔,空军元帅诺维科夫被授予空军主帅军衔,罗特米斯特罗夫上将被授予装甲兵元帅的军衔。

然而,苏联名将瓦杜丁大将却在这次战役之后牺牲了。

他不是死于德国法西斯侵略者的枪炮之下,而是被苏联国内的一群匪徒( 乌克兰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 杀害的。

据苏联元帅朱可夫回忆:2 月28日,最高统帅部代表朱可夫元帅到乌克兰第1方面军司令部,去找瓦杜丁,和他再次讨论当前战役的问题。

经过两小时的共同工作,瓦杜丁对元帅说:“我想到第60和第13集团军去,检查一下那里与航空兵协同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以及在战役发起前能否完成物资技术保障的准备。”

朱可夫建议他派副司令员去,但瓦杜丁坚持要自己去。

2 月29日16时30分,瓦杜丁大将及方面军军事委员克拉伊纽科夫少将,在8 名警卫人员陪同下,离开第13集团军司令部( 在罗夫诺地域) ,沿着罗夫诺、戈夏、斯拉武塔道路,前往第60集团军。

19时40分,瓦杜丁及其随行人员来到米利亚蒂恩村北后,看到了一群人,大约250 —300 人,同时听到在这群人中响起了零落的枪声。

根据瓦杜丁的命令,汽车停了下来,以查明情况。

突然,从农舍的窗户里向汽车打了一阵步枪。

这是一群匪徒。

瓦杜丁及其随行人员跳下汽车,瓦杜丁腿部负了伤。

汽车迅速调过头来,3 名战士把瓦杜丁抬到车上,连同所带的文件,开往罗夫诺方向。

瓦杜丁负伤的部位是在膝盖以上。

由于只有在戈夏村才能给他进行包扎,他流了很多血。

瓦杜丁被送到罗夫诺野战医院,后又转到基辅。

最好的医生都派到了基辅,但没有能挽救瓦杜丁。

4 月5 日,他牺牲了。

4 月17日,瓦杜丁被安葬在基辅。

莫斯科鸣放了20响礼炮,以哀悼祖国的忠诚儿子和颇有才能的统帅。

遵照苏军最高统帅部的指示,乌克兰第1 方面军右翼负责实施罗夫诺—卢茨克战役。

这是一个规模不大的战役。

苏军仅用3 个集团军就基本上达到了战役目的。

1 月27日,苏军开始进攻,至2 月11日结束,先后解放了卢茨克、罗夫诺、马涅维契、谢佩托夫卡等城市,夺回了一些大的公路和铁路枢纽,从而改善了实施兵力机动的条件。

尼科波尔—克里沃罗格战役是个重要的环节,对解放第聂伯河西岸乌克兰具有很大的作用。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