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20 血战诺曼底(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血战诺曼底(3)

驱逐舰以准确、猛烈的炮火,打得悬崖上的德国兵抱头鼠窜,挂起白旗。

只要一发现滩上美军用曳光弹射击目标,驱逐舰就把它当做指示信号,立刻发炮猛轰。

驱逐舰慢慢地把德军炮火压下去了。

滩头上的美军虽伤亡惨重,但士气未垮。

美军指挥官以身作则。

第29师副师长科塔准将临危不惧,在枪弹横飞的海滩大步行走,冷静地下达充满激情的命令。

他喊道:“留在海滩上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另一种是等死的人。

来呀,赶走这些杂种们! ”第1 师第16团的团长泰勒上校对部下们喊道:“呆在这里只有死! 我们死也要向前冲! ”在这些令神鬼丧胆的指挥官的率领下,海滩上凡是能动的人,都跃身而起,前仆后继,冲向海滩尽头的防波堤。

又有两个步兵团冲出登陆舰,紧紧跟在这些视死如归的勇士之后,一步一步扩大着被鲜血染红的“奥马哈滩”。

美国海军的炮火越来越准,越来越猛。

盟军“喷火”式战斗机飞临“奥马哈”,进行炮火校正。

战列舰上的14英寸大炮发出令德军丧胆的巨响,炸得德军鬼哭狼嚎。

天黑时分,美国第5 军的第1 师、第29师终于在海军舰炮的支援下,杀出一条血路,占领了正面6 4 公里、纵深2 4 公里的登陆场。

到夜间,登陆场正面扩大到8 公里,有3 5 万人上岸,牢牢控制住这块用2500人换来的登陆场。

当夜,美国第5 军军部上岸,设立指挥所。

军长杰罗少将向第1 集团军司令布莱德雷将军发出了第一份电报:“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虽然美军血染“奥马哈滩”,但D 日盟军总伤亡却大大低于原先的估计,为1 万零300 人。

不过,盟军没有完成当日任务,没有占领预定的地域,5 个海滩只有2 个相连。

上岸的人员和装备大大低于原估计:人员少20%,车辆少50%,物资少70%。

如果此时德军大举反攻,盟军势必陷入窘境,或许会出现更大的安齐奥,甚至重演1915年的加利波里。

但是由于“坚韧”欺骗计划、隆美尔不在前线及希特勒把装甲部队控制在自己手里,盟军平安度过了D 日这个“历史上最长的一天”,在希特勒大吹大擂、隆美尔苦心经营的“大西洋壁垒”,撕开了一个80公里宽的大缺口。

在美国第5 军血染“奥马哈滩”的时候,隆美尔在赫尔林根自己的别墅里起床了。

他准备给妻子过生日。

别墅里摆满鲜花,其中最鲜艳的一束是隆美尔送的。

客厅桌上放着各种礼物,隆美尔在巴黎买的那双鞋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隆美尔身穿花睡衣,趿着拖鞋,心满意足地摆弄着这些礼物。

过了一会儿,女仆敲门进来道:“隆美尔元帅,有您的电话! ”电话是参谋长斯派达尔打来的:盟军开始进攻了。

隆美尔脸上顿时血色全无,面如白纸,半晌才说:“我马上回来! ”隆美尔夫人发现丈夫接完电话已判若两人,一个劲儿嘟囔:“我真愚蠢! 我真愚蠢! ”匆匆吃罢早饭,隆美尔驱车赶往法国,这时是6 月6 日10时30分。

其实隆美尔没有必要这样自责,他的上司要比他愚蠢得多。

半小时前,有熬夜习惯的希特勒刚刚醒来,德国最高统帅部参谋长约德尔告诉他,盟军已在诺曼底登陆。

此时盟军空降兵已经着陆近8 小时,陆军登陆已4 小时。

没有人敢把希特勒从梦中叫醒,也就没有人敢调动装甲部队。

其间,西线德军总司令龙德施泰特元帅曾向约德尔报告说,他已命令2 个装甲师,即党卫队第12装甲师和装甲训练师向诺曼底开进。

约德尔立刻指责他擅自动用装甲预备队,命令这2 个装甲师立即停止前进。

希特勒睡醒后同意了约德尔的决定。

他眼睛盯着巴顿和他的“第1 集团军群”,坚信盟军在诺曼底是佯攻,主攻方向是加来,下令不得将这2 个装甲师和驻守加来的B 集团军群主力第15集团军调往诺曼底。

到了14时,希特勒又突然改变了主意,命令那2 个装甲师开往诺曼底。

由于盟军强烈的电子干扰,命令在16时才传到装甲师。

党卫队第12装甲师开到诺曼底的卡昂以西时,遭到加拿大军队的阻击。

装甲训练师在D 日根本没有投入战斗。

驻守卡昂以东、隆美尔惟一有权调动的第21装甲师,情况更是一团糟。

这个师的师长弗希丁格将军是一个典型的纳粹党徒。

他狂热崇拜希特勒,却对作战了解甚少,成天只想着寻欢作乐。

6 月4 日至5 日狂风暴雨突起,他觉得平安无事,竟带着司令部的作战处长跑到巴黎寻花问柳去了,只留下参谋长。

D 日上午,第21装甲师参谋长曾想发动大规模反击,但无法集结部队,只好让在手头的24辆坦克向卡昂以东奥恩的英国伞兵进攻。

由于仓促上阵,没有步兵伴随,被伞兵和登陆部队轻易击退。

D 日,即被隆美尔称为“决定性的24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登陆盟军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克服了最初的困难,站稳了脚跟。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