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27 血战诺曼底(10)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血战诺曼底(10)

那个缺口闭合后48小时,人们领我步行通过该地区,我所见到的那幅景象,只有但丁但丁(1261—1321)是中世纪意大利诗人,他的名著《神曲》中有关于地狱的描写,景象极为凄惨。

——作者注。

能够加以描述。

一口气走上几百码,而脚步全是踩在死人和腐烂的尸体上,这种情况确确实实是可能的。

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德国人逃过了法莱斯缺口。

8 月19日,美军终于同加拿大军队在阿尔让唐和法莱斯之间的尚布瓦、特兰会合,把12个师的德军( 其中一半是装甲师) 扎在口袋里。

但袋口兵力太薄弱,一些德军还是溜走了。

留在包围圈里的德军第7 集团军和第5 装甲集团军( 原西线装甲集群) 的残部,被关在越来越小的口袋里,遭到盟军飞机、大炮、机枪的轰击射杀。

法莱斯以西成为一口血肉沸腾的大锅,德国人后来把它称为“法莱斯开水壶”。

德军绝望了,放下了武器,向盟军投降。

一位英国士兵这样写下了他见到的情况:成百上千个人正向我们走来,他们是德国人。

他们来自法莱斯口袋。

我再也不想看到像他们那样的人。

他们浑身是土,蹒跚地走过来……

他们对什么都不关心,一个个因疲劳而弯着身子。

他们除了身上褴褛的军服,一无所有。

他们又绝望又萎靡。

战斗使他们完全麻木了。

德军在法莱斯有2 —5 万人逃走,1 万人被打死,5 万被俘。

自6 月6 日D 日开始,盟军损失20万人,其中阵亡3 7 万人。

德国与盟军对峙的60万人,损失了50万人,其中一半被俘;1500辆坦克只剩下200 辆,此外还损失了2 万辆汽车,1500门大炮。

与盟军对垒的B 集团军群已名存实亡。

西线德军被打断了脊梁骨,从法莱斯逃出的德军惊魂未定,丢盔弃甲,抱头鼠窜;开着汽车,骑着自行车,赶着抢来的法国马车,像受惊的兔子拚命向东狂窜。

希特勒垂头丧气,把8 月15日称为他“最倒霉的一天”。

克鲁格元帅在8 月17日被撤职,回到巴黎附近的指挥部,准备次日动身回柏林。

他知道自己的前程完了,更知道希特勒不会饶了自己,因为自己与那个想杀希特勒的密谋集团有着人所共知的关系。

他回想起自己的戎马生涯,想起那些与自己共事几十年的朋友,想起自己的软弱,想起那些在东线与苏军拼搏的将士们,知道自己只有一条路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