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38 西线大战正酣(3)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西线大战正酣(3)

全师上下,热血沸腾,抱怨上司没有给自己立功的机会。

师长厄克特将军更是满腹怨气。

向上司、英国空降军军长布朗宁中将抱怨说:“全师官兵求战心切,其迫切程度是没当过师长的人体会不到的。”

这次参战的机会终于来了,厄克特将军坚决要求承担最艰巨、最危险的任务——占领并坚守96公里以外阿纳姆下莱茵河大桥。

艾森豪威尔将军满足了厄克特的要求,并下令美国第101 空降师在艾恩德霍芬以北空降,占取威廉敏娜运河和南威廉斯运河上的桥梁;美国第82空降师在格雷夫地区空降,占领马斯河、马斯—瓦尔运河、瓦尔河的三座桥梁;英国第1 空降师和波兰伞兵旅负责夺取并扼守阿纳姆下莱茵河大桥。

2 个美国空降师师长分别是泰勒和加文,都是伞兵出身、空降作战经验丰富的战将,都主张着陆场应是所要夺占目标的本身。

加文将军说:“在目标上着陆所受的损失要比占领目标所受的损失小得多。”

但厄克特将军则持不同的观点。

这位42岁的将军在北非、西西里和意大利作战英勇,战功卓著,却没有空降兵作战经验,甚至没有跳过伞,没有乘滑翔机着过陆,而且还晕机。

当9 个月前被任命为第1 空降师师长时,他自己都感到奇怪。

在第一次作战会议上,厄克特将军就意识到自己的任务有多么艰巨了。

第一个问题是运输机不足。

有限的运输机须优先满足美国人的需要,厄克特的师得用三天、分三批空降。

厄克特想争取到更多的运输机,但转念一想,如果美国人无法完成任务,自己就是占领了阿纳姆大桥也毫无意义。

第二个问题是阿纳姆大桥附近没有可供大批滑翔机降落的开阔地;德军在大桥附近部署了大量的高射炮,火力极猛。

厄克特将军思前想后,选择了下莱茵河北岸的欧斯特贝克为着陆场。

欧斯特贝克地势平坦、开阔,是滑翔机理想的降落地;背靠河,南边有数个高地,形成天然屏障。

但距大桥有9 公里,道路都得穿过阿纳姆市区。

厄克特将军这一决断的主要依据,是盟军远征军最高统帅部情报部和盟军第2l集团军群司令部提供的情报。

情报部门说:在艾恩德霍芬至阿纳姆一线,德军仅有6 个步兵营、25门火炮和20辆坦克。

在阿纳姆,德军的兵力不超过一个高炮旅。

厄克特因此认为,欧斯特贝克虽距大桥遥远,但他一天空降的一个半空降旅足以击败德军一个高炮旅。

然而厄克特将军却不知,盟军情报部门大大低估了德军在整个空降地域,特别是阿纳姆地区的兵力。

德国党卫队第2 装甲军就驻扎在阿纳姆市区以北稍远的原荷兰军队兵营和附近的村庄里。

这个装甲军下辖第9 、第10装甲师,是盟军的老对手。

一个多月前同盟军在诺曼底厮杀了一个月,后来侥幸从法莱斯包围圈逃走。

正在阿纳姆休整、补充人员和装备。

这个军虽然在诺曼底遭到重创,仅剩8000人,但建制完整,相当部分的坦克和装甲车、自行火炮处于良好状态。

盟军的空中侦察没有发现这个躲在树丛中的军。

荷兰的抵抗战士发现了它,在9 月15日把这个情报发到伦敦。

但厄克特收到这份情报时已是9 月20日,一切都晚了。

1944年9 月17日星期天。

天气像气象部门预报的一样,适于空降:天空晴朗、风力不大、能见度高。

上午8 时,所有英格兰东南部的机场繁忙起来:1550架美制C —47运输机和英制斯特灵式运输机、1240架战斗机、1113架轰炸机和500 架滑翔机整装待发。

全副武装的盟军伞兵开始登机。

10时,天空中最后一点浮云飘散了,所有机场的飞机发动机齐声共吼、震耳欲聋。

一架架飞机飞向天空,在英格兰上空组成庞大的编队,绵延上百公里,在战斗机的密集护卫下,分南北2 个航线,向荷兰飞去。

美国第101 空降师飞南线,美国第82空降师和英国第1 空降师走北线。

在荷兰上空,82师和英军分散,向各自的目标飞去。

天空中都是盟军飞机,有几架德军战斗机想靠近盟军运输机群,但都被击落。

德军的高射炮弹在空中炸开朵朵烟花,但只有几架盟军飞机被击伤。

此时,英国第2 集团军所属的英国第30军军长霍罗克斯中将正坐在斯凯尔德—马斯河河畔一座工厂厂房的屋顶上,举目向北眺望。

霍罗克斯性格时静时动,是英国陆军的一员战将。

他深受蒙哥马利的赏识,承担了“花园”行动的重任,要指挥第30军迅速向北进攻,杀到阿纳姆,与伞兵们会师。

一阵隆隆的飞机声从身后传来,不久庞大的运输机群从头顶飞过。

霍罗克斯立刻下令开始炮击。

一阵猛烈的炮击过后,第30军的先锋——爱尔兰禁卫军的坦克开始向北冲去。

就在霍罗克斯下令发动地面进攻的时候,德国B 集团军群司令瓦尔特·莫德尔元帅正在他的司令部所在地塔法尔伯格饭店喝开胃酒,准备用午餐。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