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39 西线大战正酣(4)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西线大战正酣(4)

这家饭店就在英国人的着陆场——欧斯特贝克旁边。

莫德尔身材不高,戴着一副夹鼻眼镜,一派学者模样,但却是希特勒的狂热崇拜者、德国军界的后起之秀。

他沉着、冷静,反应迅速,在东线作战多年,多次成功地堵塞了被苏军突破的防线,获 得“东线消防队长”的美称。

隆隆的飞机声使莫德尔元帅不禁向窗外望去。

只见满天的降落伞正徐徐下降;一架架滑翔机正在降落。

莫德尔扔下酒杯,立刻下令司令部撤退。

整个饭店一片忙乱,几分钟后一个个车队就驶离饭店,莫德尔坐在第一辆车里。

英国人一点也没有发现。

在阿纳姆以南一点的地方,德国第1 伞兵集团军司令库尔特·施图登特大将也在仰望着满天的飞机和降落伞,不禁露出羡慕之情。

他就是当年巧夺埃本埃迈尔要塞、首开空降兵作战的指挥官,后来在希腊的克里特岛又率德国伞兵大败英军。

施图登特自言自语道:“我真希望我曾有过这么强大的伞兵。”

莫德尔率领司令部人员悄悄驶离塔法尔伯格饭店,奔向阿纳姆市区。

半路遇到一位德国少校。

莫德尔立刻停车吼道:“去比特里希将军司令部的路怎么走?!”

“顺多廷海姆大街走。”

莫德尔要找的比特里希将军就是党卫队第2 装甲军军长。

比特里希是嗜血如命的党卫队中不多见的将领。

他生了副好面孔,练了副好身段,举止优雅,言谈幽默,头脑清醒,反应敏捷,颇受国防军同行们的尊敬。

他一看到盟军在欧斯特贝克空降,立刻明白他们的目标是什么,还没等莫德尔来,就毫不犹豫地下令第8 装甲师所有在位人员进攻英军着陆场;第9 装甲师一部向奈梅根移动;另一部驰向阿纳姆大桥,帮助守桥部队坚守大桥。

他知道,对付空降兵的最佳办法是迅速进攻着陆场,防止伞兵与地面部队会合。

在盟军这边,美国第101 师在着陆后不到一小时,就占领了南威廉斯运河上的桥梁和威廉敏娜运河上的一座桥梁,在天黑之前就与霍罗克斯的第30军会师了。

但宗镇附近的一座桥被德军及时炸毁了。

美国第82空降师最初进展顺利,在1 小时内占领了马斯河上的桥,5 小时后又占领马斯河—瓦尔运河上的桥梁。

此时天色已晚,师长加文决定来日再战。

次日晨,加文还未下令进攻瓦尔河大桥,德军反击部队就向着陆场凶猛扑来,并占领了着陆场。

这时美军运载火炮、车辆和步兵的滑翔机很快就要飞来降落。

美军奋力要夺回着陆场,与德军杀成一团。

经残酷的战斗,终于将德军赶走。

所幸的是滑翔机因大雾拖迟2 小时起飞;到达奈梅根时,着陆场的战斗已经结束。

德军凶猛的反击打乱了加文将军的计划。

加文将军决定在第3 天( 即19日) 再进攻瓦尔河大桥。

19日晨,运载步兵的滑翔机因大雾未能起飞,但爱尔兰禁卫军已杀到奈梅根,与美军会合。

两军合为一股,向瓦尔河大桥猛攻。

瓦尔河大桥和奈梅根是荷兰境内最易守难攻的地区之一。

荷兰军队战前在这里筑构了坚固的工事,在1940年5 月把德军整整挡了三天。

现在德军利用荷军遗留下的工事,顽强阻击。

盟军在19日伤亡累累,寸功未立。

德军觉得阵地固若金汤,就没有炸桥。

此时在阿纳姆的英国第l 空降师处境险恶,急待与英第30军会合。

盟军将领心急如焚。

霍罗克斯中将、英国空降军军长布朗宁将军在20日亲临奈梅根前线研究对策。

几人发现德军正面防御坚固,盟军正面进攻难以奏效,决定派第82空降师的第504 空降团乘冲锋艇从奈梅根下游1 英里处强渡400 码宽湍急的瓦尔河,从侧后与正面的部队夹击守桥德军。

当天下午3 时,第504 空降团的官兵开始渡河,但很快被德军发现。

德军机枪、迫击炮对准美军猛扫猛轰,一排排冲锋艇被打沉,美军的鲜血染红了河水。

第504 团虽损失过半,但终于冲上瓦尔河北岸,向奈梅根大桥杀去。

黄昏时分,大桥北端升起星条旗。

霍罗克斯见状,立刻下令爱尔兰禁卫军进攻桥南的德军。

德军腹背受敌,仍顽强抗击,寸步不让。

在桥北、桥南的德国第9 装甲师也向美军第504 团和英30军侧翼发起反击。

一时间,奈梅根大桥四周枪炮齐鸣,杀声震天。

盟军和德军短兵相接,展开残酷的拉锯战。

晚上9 时,第504 团和只剩2 辆坦克的爱尔兰禁卫军终于握手于大桥,击退了德军,牢牢控制了大桥,打开了通向阿纳姆的大门。

厄克特将军指挥的英国第1 空降师,此时在阿纳姆却已陷入绝境。

英国第1 空降师一开始就运气不佳。

虽然只有七架运输机被击伤,但拖曳的滑翔机却因牵引绳被击断不知飞到了何方。

第1 伞兵旅第1 空降侦察中队的所有车辆都在这几架滑翔机里。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