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42 西线大战正酣(7)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西线大战正酣(7)

莫德尔元帅听约德尔讲完后,建议道:“鉴于敌我总的力量对比极为悬殊,德军应集中力量歼敌一部。

具体建议是:党卫队第6 装甲集团军和曼陀菲尔德的第5 装甲集团军在越过阿登山区后,不抢渡缪斯河,而是向北推进,与德军第15集团军将美国第1 、第9 集团军约25个师围歼在锡塔德——蒙绍地区。

曼陀菲尔德将军接着谈了自己对美军的估计。

他说,德军在穿越阿登山区时,预计不会受到强大抵抗和反击;但在进攻发起后第3 天,巴顿的第3 集团军就会从南向德军的左翼发动反击。

而担任掩护任务的德国第7 集团军因无装甲部队,机动能力低,将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从而使德国2 个装甲集团军的侧后暴露无遗。

德国第7 集团军司令勃兰登伯尔完全同意曼陀菲尔德的观点。

莫德尔元帅暗自赞是,他也有同样的忧虑,只是没有说出来。

12月2 日,希特勒亲自在柏林帝国总理府召开会议,讨论阿登战役。

莫德尔经过充分准备,在会上侃侃而谈,主张集中兵力,围歼美国2 个集团军。

在场的将军无不点头称是。

希特勒一言不发,默默地听着。

但他拒绝讨论莫德尔提出的方案,也根本不提加强第7 集团军的问题。

会议开了7 小时,莫德尔没有说服希特勒。

在东线负责指挥作战的总参谋长古德里安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说服希特勒,指出苏军即将在1 月发动一次大规模攻势。

此时在西线发动阿登战役,势必要将原准备调往东线阻击苏军攻势的部队拖住。

古德里安建议取消这次战役。

希特勒一听就火了,痛斥道:“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我已经在战场上指挥了五年德国陆军。

我在这五年获得的经验,总参谋部的任何人都比不了。

我研究过克劳塞维茨和毛奇,把施利芬所有的文件都念过。

我比你清楚得多! ” 古德里安也火了,列举了一大堆苏军兵力的数字。

希特勒拍着桌子大喊道:“这是成吉思汗以来最大的虚张声势! 这些胡话是谁说起来的? ”

12月12日,希特勒把所有即将指挥阿登战役的将军们召集在一起,给他们打气。

将军们发现他们的最高统帅“背已驼了,面色苍白,有些浮肿。

他弯着腰坐在椅子上,两手发颤,尽力隐藏那只随时要发抖的左臂。

他是个病人……

走路时一条腿拖在后面”。

希特勒给将军们讲了一通大道理: “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像我们的敌人那样的联盟。

一方面是极端的资本主义国家;另一方面是极端的马克思主义国家。

一方面是垂死的帝国英国;另一方面是一心想取而代之的美国……

每个联盟都有各自相互矛盾的政治野心。

如果我们发动几次攻击,这个靠私利为力量支撑的共同战线就会呯然崩溃……

要紧的是打破敌人认为胜利在握的信念……

战争最后要看哪一方认输。

我们在任何时候都要让敌人知道,不管他们怎样,他们决不能叫我们投降。

决不能! 决不能! ” 将军们面面相觑,带着满腹狐疑回到各自的指挥所,准备在12月16日发动进攻。

盟军丝毫未察觉德国要发动进攻。

自战争爆发以来,盟军对德军的企图几乎都了如指掌,因为英国情报部门破译了德军无线电密码。

1944年秋,西线德军大部退入德国本土,各司令部之间主要靠有线通讯;盟军的密码破译术没有了用武之地。

除此之外,德军为阿登战役采取了严密的保密措施。

德军的进攻部队使用假番号,昼伏夜出,秘密向前线开进。

装甲部队的军官换上步兵制服。

为避免盟军飞机发现在森林中的部队做饭和取暖时冒出的炊烟,德军专门给这些部队发了木炭。

汽车的轮迹要仔细抹掉。

在靠近前线的地区,马匹走过碎石道路时,都要用麦秆裹住马蹄。

飞机在夜间不断在前线上空飞行,以淹没汽车的声音。

德军20万人,900 辆坦克、2600门大炮安然抵达前线,盟军一点儿也没有发现德军的蛛丝马迹。

驻守阿登地区的美军是美国第1 集团军第5 军所属的3 个师( 第9 、第2 、第99师) 和第8 军所属的2 个师( 第106 、第28师) 。

第8 军第28师在亚琛苦战2 个月,损失6184人,正在休整。

而第106 师则刚从美国调来,毫无经验。

美军在阿登的总兵力为8 3 万人,坦克242 辆。

德国气象部门预计,12月16日以后的3 —4 天,阿登地区和法国东部将有3 —5天的浓雾,能见度极低,飞机无法起飞。

德军决定在16日清晨发动进攻。

16日清晨5 时30分,2000 多门德军大炮突然向驻守阿登的美军阵地开火。

炮火猛烈,如山崩地裂,很快就把前沿同后方的电话线打断。

美军士兵不知所措。

20分钟后,炮声戛然停止,数百架德国防空高强度探照灯一齐向云层放出耀眼的强光。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