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43 西线大战正酣(8)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西线大战正酣(8)

低云把探照灯光反射到地面,形成淡蓝色的“人工月光”。

德国步兵几乎踏着炮弹炸点逼近美军阵地,炮击一停就借着“人工月光”跃入美军阵地。

美军第一线阵地纷纷失守。

希特勒向迪特里希将军指挥的党卫队第6 装甲集团军寄予厚望,拨给比曼陀菲尔德将军更多的燃料、坦克和火炮,希望党卫队能迅猛占领莫绍和列日,扑向安特卫普,立下比德国国防军更大的战绩。

然而被称为军中之花的迪特里希时运不济,撞上了已经做好进攻罗尔河水坝准备的美国第5 军。

这个军在军长杰罗少将的指挥下,利用莫绍地区的河流、山脉,沉着、冷静地打退党卫队一次次的进攻,形成一道德军难以逾越的钢墙铁壁。

党卫队裹足不前,迪特里希暴跳如雷,亲自督战。

党卫队第1 装甲师的一个战斗群在约翰·贝帕尔上校的率领下,在美国第5 军和第8 军的结合部突破美军防御,向美军纵深杀去。

B 集团军群南翼的第7 集团军,同曼陀菲尔德估计得一样,因兵力不足,没有装甲部队,在渡过乌尔河和绍尔河后,未能占领埃希特纳赫。

在德军的三个集团军中,只有曼陀菲尔德将军指挥的德国第5 装甲集团军突入美军防御纵深,给盟军造成威胁。

曼陀菲尔德的右翼利用党卫队第1 装甲师在美军第5 和第8 军结合部达成突破之机,将美军第106 师的2 个团( 约8000人) 包围于施尼·艾菲尔地区,并向圣维特推进。

左翼也突破美军第28师的防御,杀向阿登地区的道路枢纽巴斯托尼。

18日,曼陀菲尔德的部队已推进了30英里,接近了这座战略重镇。

当德军在12月16日突然发起猛攻时,盟军第12集团军群司令布莱德雷将军刚刚踏入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办公室,讨论盟军下一阶段的作战和补充兵员问题。

艾森豪威尔将军回忆道:当布莱德雷“刚走进我的办公室,一位参谋就进来报告,在阿登地区,德军在我第8 军正面和第5 军右翼突入我军防线”。

布莱德雷认为这是德军捣乱性进攻,目的是阻止巴顿即将对萨兰地区发起的攻势。

艾森豪威尔虽意识到这不是德军的局部进攻,但前线的报告很少,相互矛盾,难以立刻判断形势。

不久,前后方都传来报告,说发现化装成美军的德军。

原来希特勒为了确保阿登战役的胜利,让爱将斯科尔兹内组织一支突击队,去袭扰盟军后方。

斯科尔兹内就是1943年营救墨索里尼的人。

他别出新裁,从德军中搜罗出2000多会讲英语的人,穿上美军制服,驾驶缴获的美军坦克、汽车和吉普车,渗入美军后方。

有人装成宪兵在公路路口处设岗,胡乱指挥交通,造成交通混乱。

有的散布谣言,说美军大败,德军正杀向巴黎。

还有的准备伺机夺取缪斯河上的桥梁……

一时间,美军后方出现混乱。

17日,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传来:党卫队第1 装甲师的帕普尔战斗群,在圣维特以北打垮了美军第7 装甲师的一支小部队,枪杀了70多名俘虏,正杀向离第1 集团军司令部不远的斯塔佛洛。

更糟的是附近有一座存放有300 万加仑汽油的美军供应站,美军正准备放火烧掉这些汽油,以免落入敌人之手。

在中路,第106 师的2 个团投降,给曼陀菲尔德开了一个大口子,德军正潮水般地涌向巴斯托尼……

艾森豪威尔现在才断定,这是希特勒预谋已久的战略性反扑,最终目标很可能是安特卫普。

此时百万盟军分散在瑞士边界到荷兰海岸千公里的战线上,难以迅速集中兵力回援。

艾森豪威尔只得把自己仅有的两个预备队——第82空降师和第101 空降师投入战斗:前者去斯塔佛洛,后者去巴斯托尼,并下令刚刚抵达英国的美国第11装甲师火速开往法国。

艾森豪威尔将军还下令,立刻采取措施制止斯科尔兹内突击队的破坏活动。

从前线到巴黎、布鲁塞尔、安特卫普,美国宪兵设立了大量纠察哨,拦截了数万美军官兵,挨个询问他们只有美国人才能答得出的问题:是在哪个州、哪个城市出生的?

州的道府叫什么?

哪个棒球队和橄榄球队赢得了冠军?

化装成美军的德国人纷纷落网,都被枪毙了。

斯科尔兹内的突击队虽没有给盟军造成什么危害,但前线的德军却攻势如潮,一浪高过一浪,圣维特已经被围,巴斯托尼也马上被围,美国第12集团军群有被拦腰截断之虞。

12月19日,艾森豪威尔将军在凡尔登一座潮湿的旧军营举行作战会议。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副最高统帅特德空军上将、布莱德雷、巴顿和第6 集团军群司令德弗斯。

忧郁、沉闷的气氛笼罩着会议室。

艾森豪威尔也心事重重,为打破这凝滞的气氛,他轻松地说道:“当前的形势对我们来说,应该看作是一个好机会,而不是灾难,所以今天应该高高兴兴地开会。”

性格开朗、冲动的巴顿接着道:“嗨,我们要有胆量让这些狗娘养的往远处突进,一直冲到巴黎才好哩。

那时我们就真正能把他们一段段切开,再一口口吃掉! ”大家都笑了,巴顿也笑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