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60 百万盟军:前进!(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百万盟军:前进!(5)

但是希特勒对施佩尔说:“如果战争失败,这个民族也将灭亡。

这种命运是不可避免的。

没有必要考虑让这个民族维持一个最原始的生存基础问题。

恰恰相反,最好由我们自己动手把这些基础毁掉,因为这个民族将被证明是软弱的民族,而未来只属于强大的东方民族。

而且,在战争后留下的人不过是劣等货,因为优秀的人都战死了。”

第二天,希特勒下令摧毁德国所有的工厂、电力设备、自来水厂、煤气厂、食品店、服装店;所有的桥梁、铁路和交通设备;所有的河道、船只;所有的机车和货车。

施佩尔气得牙根发抖,恨不得杀掉这个他最崇拜的人。

施佩尔发现了希特勒地下室的通气道,想把那种在奥斯威辛毒气室屠杀犹太人的毒药扔进去, 让所有这些给德意志民族和全人类带来深重灾难的疯子见鬼去!

可惜通气道太高,又有党卫队员守卫,施佩尔只得作罢。

但施佩尔决不能让希特勒的疯狂决定付诸实施。

他四处奔波,冒着生命危险说服各地的纳粹党政军官员,终于为德国保留下最后一点财富。

希特勒同戈培尔这些帮凶,此时此刻时而要毁灭民族的生存基础,时而又想入非非,幻想会发生改变纳粹命运的奇迹。

4 月12日下午,戈培尔同他的助手、秘书来到奥得河畔德国第9 集团军群司令部,对集团军群司令布赛和司令部的参谋们讲起腓特烈大帝的故事。

军官们早就对这位摇唇鼓舌的纳粹宣传部长不耐烦了,有人讥讽地问:“那么这次是哪位俄国女皇要死呢?”“我不知道,”戈培尔答道,“但命运之神的锦囊里有各种高招。”

或许真让这帮纳粹元凶说着了,美国总统弗兰克林·D ·罗斯福就在这天与世长辞。

罗斯福总统这天上午在佐治亚州温泉的别墅里,觉得身体不舒服。

中午12时,罗斯福总统同两位表妹萨克特小姐和劳拉聊天,肖玛诺夫人在给他画像。

一会儿,秘书送来文件让总统批阅。

13时,罗斯福看了看表,说:“我们只有一刻钟了。”

突然,罗斯福总统左手按住太阳穴,接着滑了下去。

“您忘记什么事了吗?”萨克特小姐问。

罗斯福闭上眼,用轻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头痛得厉害。”

说罢身体向前倒去,失去知觉。

罗斯福脑溢血发作了。

15时35分,这位领导美国人民克服了大萧条、勇敢迎接德意日法西斯挑战的总统,永远离开了人间。

噩耗传来,举世震惊。

丘吉尔觉得犹如“晴天霹雳”;斯大林情不自禁地连连说:“为什么是这个人,这样的好人。”

斯大林给美国新总统哈里·杜鲁门发了唁电,说:“美国人民和美国失去了像富兰克林·罗斯福这样一位世界性伟大政治家,一位战后和平和安全的捍卫者……”

莫斯科所有的报纸都套印了黑框,城内下半旗,最高苏维埃也静默致哀。

在柏林,戈培尔从第9 集团军群回来,刚下汽车,早等候在宣传部大楼前的纳粹大小头目们纷纷跑下台阶迎接。

有人喊道:“部长先生,罗斯福死了!

”戈培尔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着周围一张张兴奋的脸,又不能不信。

这时新闻秘书泽姆勒又大声说:“部长先生,罗斯福死了!

”戈培尔激动得脸色发白,喊道:“拿出最好的香槟酒,这是决定性的时刻!

我们给元首打电话!

”他又有点怀疑,问道:“这是真的吗?”十多个兴奋的脑袋凑过来听戈培尔打电话。

“我的元首,”戈培尔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我向您祝贺!

罗斯福死啦!

星象图上早已载明四月下半月是我们决定性的时刻。

现在恰恰是4 月13日零点。

命运已把您最大的敌人置于死地。

上帝并没有抛弃我们,他已两次把我们从野蛮的杀人犯中拯救出来。

1939年和1944年,您的敌人用来威胁您的死神已降在我们最危险的敌人头上。

这简直是奇迹!

”史书没有记载希特勒接到这个电话后的兴奋状。

施佩尔这天晚上在没有暖气的音乐厅里听音乐,第一曲就是《众神的末日》。

这是施佩尔亲自安排的。

回到办公室,施佩尔见到希特勒副官的留话条,让他立刻回电话。

“您到底上哪儿了?元首早就在等您了。”

一个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希特勒一见施佩尔,立刻以几个月来没有的活跃劲头迎上前,手里挥舞着一份剪报,说:“这儿,念吧!

这儿!

您是从来也不愿相信的。

就在这儿!

我一向预言的奇迹就在这儿!

是谁正确?战争没有输!

您念吧!

罗斯福死了!

”罗斯福总统虽去世,但盟军并未停止前进,仍旧像洪水般地向纳粹老巢冲去。

几天后,希特勒的地下室里就再也没人说奇迹了。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