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63 百万盟军:前进!(8)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百万盟军:前进!(8)

此时罗斯福总统距辞世只有12天,一切大权掌握在马歇尔手中。

艾森豪威尔是马歇尔一手提拔起来的爱将。

面对英军将军们和英国首相的抱怨,马歇尔给艾森豪威尔发出一份私人电报,要求他解释英国人难民们通过易北河上一座被德军撤退时炸坏的铁路桥逃往俄国。

开列的一串指责。

艾森豪威尔给上司发出一份份电报,详细阐述了自己的理由。

但是他没有提他和英国人都心照不宣的原因:荣誉。

显然,如果集中兵力包围并攻克柏林,辛普森的第9 集团军势必要重归蒙哥马利指挥。

其结果则肯定是英国人出主意,美国人出力气,荣誉还是蒙哥马利的。

艾森豪威尔将军的理由充分、合理,得到马歇尔的肯定。

关于是否打柏林的争论持续了一星期。

4 月5 日,丘吉尔致电罗斯福,说:“我跟艾森豪威尔将军的个人关系是再好不过的。

我把这件事情结束了。

为了证明我的诚意,引用我学过的拉丁成语:情人的争吵,恰是爱情的重生。”

丘吉尔不无遗憾地让步了。

他在回忆录中感慨地写道:“现在我们能够看到,在罗斯福总统的力量衰退和杜鲁门总统对世界大问题逐步理解和掌握的过程之间,存在着一段致命的脱节。

在这个令人悲伤的真空中,一个总统不能起作用了,而另一个总统还不了解情况。

军事长官们和国务院都不能得到他们所需要的指导……

不可缺少的政治指导,在最紧要关头,竟付阙如。

处于胜利舞台上的美国是世界命运的主宰,但缺乏现实、前后一贯的宏图。

英国虽还很强大,但不能单独断然行动。

我在这个阶段,只能提出警告和呼吁而已。

在这个胜利达到顶峰的时刻,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极不愉快的时候。

我往来于欢呼的人群之中,或坐在摆着从各地来的贺电的桌旁,心中甚感沉重,脑子里充满不祥的预兆。”

美英两国的战略分歧终于告终。

蒙哥马利和布莱德雷分率两路大军,向德国腹地杀去。

突入德国腹地的盟军发现了一座座惨不忍睹、骇人听闻的人间地狱——纳粹的集中营。

初次看到集中营的美军官兵个个惊得目瞪口呆,毛骨悚然。

一位第7 军的军医这样记载诺德豪森集中营的惨景:一排排瘦骨嶙峋的劳工出现在我们眼前。

男人们饥肠辘辘,面黄肌瘦,奄奄一息地躺在脏得难以描述的污秽地上。

挂在他们骨架上的褴褛衣衫和犯人号码,便是他们被奴役、被残杀的最终标记……

我特别注意到一位姑娘,她大约17岁的样子,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满身是蛆。

我感觉胸闷咽塞,难以理解为什么战争要造成这般惨景,是怎样造成的……

我下了楼,那里也是难以言状的肮脏,加上死老鼠腐烂发出的可怕恶臭味。

男人们躺在粗糙的木床上,虚弱得连挪动一下死在他们身旁的同伴的力气都没有。

一个弯腰驼背的法国男孩,缩成一团,靠在一具尸体上,仿佛想取暖……

在黑洞洞的地窖里,还有不少病人躺在污秽不堪的地上,腹泻和营养不良正吞噬着他们的生命。

跨进这些地窖,无异于走进欧洲中世纪的黑暗时代,去寻找有生命的东西。

在南边的奥尔德鲁夫集中营附近,巴顿的第20军军长沃克少将请前来巡视的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和巴顿去看看纳粹的暴行。

沃克少将说:“如果你们不看看这些供鼠疫患者居住的陋室,你们就想像不出这批德国佬的卑鄙程度。”

布莱德雷这样记下了观后感:甚至在走进这个集中营之前,死人的恶臭味就把我们熏倒了。

约有3200个骨瘦如柴的裸尸被扔进几个不深的坑里,其余的依然躺在他们倒下的街道上。

不计其数的小虫子在他们蜡黄的皮肤包着的骷髅上爬来爬去。

一名卫兵指着尸体上凝结着血块的乌黑伤口说,那是饿极的劳工掏死人内脏吃时留下的痕迹……

看到这种惨景,艾森豪威尔脸色苍白,布莱德雷气得说不出话,巴顿则在呕吐。

艾森豪威尔说:“这超过了美国人的头脑所能想像的范围。”

离开集中营时,一位美国兵不小心碰了一个德国卫兵,便笑笑表示歉意。

艾森豪威尔冷冷地对这位士兵说:“你竟对他们恨不起来。”

他转身对随从道: “我要让所有还没有上前线的美国部队都来看看这个地方。

有人说美国士兵不知为何而战。

现在这些人知道是为什么了吧! ”看到集中营的惨景,没有任何人怀疑这场历时5 年半的战争的目的。

无人不为自己曾参加过这场伟大的战争而自豪,为自己曾为人类的尊严、自由而战斗感到骄傲。

为了尽快粉碎纳粹残余,盟军官兵不顾疲劳,乘胜追击,突向易北河,尽快与西进的苏军会师。

这是所有反法西斯同盟国日夜盼望的日子。

为了这一天的早日到来,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战死在田野里、沙漠上、海洋里和蓝天中,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多少有情人难成眷属……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