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169 柏林攻坚大战(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柏林攻坚大战(5)

爱娃总是幽居在上萨尔斯堡的伯格霍夫,以游泳、滑雪、读廉价小说、看无聊电影、跳舞来消磨时光,她还没完没了的打扮,为他熬得人憔悴。

战后在纽伦堡的一次提审中,凯特尔元帅说:“她身材苗条,容貌秀丽,大腿很美。

她沉默寡言,是一位非常、非常美丽的金发女人。

她很少露面,人们很少看到她。”

爱娃·勃劳恩这时来到柏林,是要办两件大事:举行婚礼和葬礼。

她决心要同希特勒死在一起,因为一个没有希特勒的德国,“那样的德国是不宜于一个真正的德国人生活下去的”——她临死前在地下室里对著名的女试飞驾驶员汉娜·莱契这样说。

4 月20日,希特勒还在地下室里度过了他56岁的生日。

纳粹的元老戈林、戈培尔、希姆莱、里宾特洛甫和鲍曼都来祝贺。

将军们如邓尼茨、凯特尔、约德尔和克莱勃斯( 新任陆军总参谋长) 也都在座。

在庆祝会后举行的例行军事会议上,他们都劝希特勒离开柏林,到南方去继续战斗。

希特勒犹豫不决,未置可否。

为了向这些将帅表示让步,他同意建立两个分开的司令部:北方的和南方的。

他准备派海军元帅邓尼茨去指挥北方的司令部,而南方司令部的人选他还拿不定主意。

这天夜里,大批人员撤离柏林。

希特勒的两个老战友希姆莱和戈林也离开了他。

戈林带领的一个车队满载着他几年来到处搜刮、掠夺的金银财宝和文物古董,直奔巴伐利亚的上萨尔斯堡。

而希姆莱则跑到波罗的海之滨的卢卑克。

柏林的战局越来越糟。

希特勒在地下室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再电令将军们实施反突击,打退俄国人的进攻,但有时连将军们的下落都找不到。

他气急败坏,时而歇斯底里大发作,对着部下厉声尖叫:“大家都欺骗了我!没有人告诉我真实情况! 军队欺骗了我! ”他的脸色又紫又青,看样子随时都可能晕倒。

然而,更大的欺骗和背叛接踵而至。

4 月23日,戈林从上萨尔斯堡给希特勒发了一个电报:我的元首! 鉴于你已决定留守在柏林堡垒内,请问您是否同意我根据1941年6 月29日的命令,马上接管帝国全部领导权,代表您在国内外充分自由地采取行动?

如果在今晚10点钟还没有从您那里得到回音,我将认为您已经失去行动自由,并且认为执行您的命令的条件已经具备。

我将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最大利益采取行动。

您知道在我一生这最严重的时刻,我对您的感情,非语言所能表达。

愿上帝保护您,使您能克服一切困难迅速来此。

您的忠诚的赫尔曼·戈林当天晚上,希特勒在地下室里接到这份电报,怒不可遏,大骂戈林,说他早就知道戈林已经完蛋了,此人腐化、吸毒。

此后又下令把戈林作为帝国叛徒逮捕,开除出党,革掉他所有的职务。

这位利欲熏心、贪得无厌的帝国元帅就这样失宠了。

无独有偶,就在戈林致电希特勒的那天晚上(4月23日) ,党卫队头子希姆莱已在波罗的海之滨卢卑克瑞典领事馆内,与伯纳多特伯爵进行会谈。

希姆莱告诉这位瑞典红十字会会长:“元首的伟大生命快要结束了。”

他说,一两天之内希特勒就会与世长辞。

因此他敦促伯纳多特马上告知艾森豪威尔将军:德国愿意向西方投降,但在东方,战争仍将继续下去,直到西方国家来接替这一抗俄战线为止。

伯纳多特要求希姆莱把他的投降请求写下来。

希姆莱当即写好一封信,签上自己的大名。

4 月28日夜,伦敦英国广播公司播出了这条消息,说是路透社从斯德哥尔摩发出的。

德国宣传部人员收到这个消息后,火速抄送地下室里的戈培尔和元首。

据当时在场的著名女飞行员汉娜·莱契写道,这则消息“给全体在场的人一个致命的打击。

群情哗然,男男女女都因震怒、恐惧和绝望而齐声嚎叫起来”。

希特勒的反应最为厉害,“他像一个疯子似的大发雷霆。

他的面孔通红,变得几乎认不出来……

希特勒在一阵狂怒之后失去了知觉,整个地下室一时鸦雀无声”。

戈林抢班夺权多少还有点法律根据( 希特勒1941年6 月29日命令) ,同时他还请求元首允许他接管。

而这个城府深沉、诡计多端的杀人魔王、全国党卫队总队长希姆莱却自行其是,擅自同敌人联系,谈判投降。

希特勒在稍稍清醒以后对他的部下说,他所遇到的所有叛国行为中,没有比希姆莱所干的勾当更坏的了。

希特勒所受的打击接连不断。

俄军已逼近波茨坦广场,离总理府只有一条街,很快就会打到总理府。

希特勒自知末日来临,马上做出一些最后的决定。

他命令新任空军司令格莱姆将军及其妻子女飞行员汉娜·莱契去调动全部空军轰炸逼近总理府的俄国军队,并命令他们逮捕卖国贼希姆莱。

希特勒对大家说:“一个卖国贼决不能继承我为元首,你们必须出去做到使他绝不能继承我。”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