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部 还我河山 205 杀向硫黄、冲绳两岛(5)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杀向硫黄、冲绳两岛(5)

非战斗人员( 其中大部分是和平居民) 的牺牲超过10万人。

在冲绳战役中,盟国的海空军起了重要作用。

这时仅美国第5 舰队就拥有航空母舰40艘( 包括护航航空母舰),战列舰18艘,巡洋舰30艘,驱逐舰约200 艘,其他较小舰艇几百艘,舰载飞机几千架。

此外还有英国太平洋舰队支援。

这是日本海军无法匹敌的。

因此,日本大本营广泛采用海军中将大西泷次郎的“拼命”战术,用特攻机、特攻艇携带炸弹炸药向美国军舰上硬撞,以炸毁美舰。

早在3 月26日,美第77师攻占庆良间列岛时,就缴获携带炸药的日本特攻艇约350 艘,消除了一大隐患。

4 月6 日,日军进行最后一次海上特攻。

6 4 万吨的“大和”号战列舰,由“矢矧”号巡洋舰和8 艘驱逐舰护航,驶出日本内海,准备冲进冲绳附近的美国舰队之中,纵横轰击,尽量击毁美国舰船。

然后靠到岸边,抢滩搁浅,用18英寸口径的大炮轰击美军,支援冲绳保卫者。

这支特攻舰队只装载着仅有的去冲绳的单程燃料,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光荣战斗到死,全部消灭敌舰队。”

但日本这支“拼命”舰队于7 日早即被美国潜艇发现,后又被一架美国巡逻机发现。

美第58特混舰队立即派出约300 架飞机对这支舰队进行猛烈攻击。

在7 日中午12时40分到下午2 时许,巨舰“大和”号身中鱼雷10枚,重磅炸弹5枚,小型炸弹无数。

下午2 时23分,这艘超级战列舰终于沉没在九州西南50海里处,舰上3332名官兵,只有269 人生还,其余舰员都葬身海底。

“矢矧”号巡洋舰和4 艘驱逐舰也在附近被击沉。

从中日甲午战争(1894 年) 以来,在太平洋上作威作福整整五十年的日本海军,到此敲起了丧钟,完全覆灭了。

在冲绳战役期间,以日本本土和台湾为基地的日本陆、海军航空兵极为活跃。

日本大本营海军部曾妄想以空战来挫败美军的登陆行动。

早在3 月底,日本飞机就重创大型航空母舰“富兰克林”号,迫使其驶回美国进行大修。

接着,一架特攻机又炸伤斯普鲁恩斯的旗舰、重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该舰也被迫返回美国进行大修。

第5 舰队司令部只好转移到“新墨西哥”号战列舰上。

从4 月6 日到6 月22日,日机先后对第5 舰队发动10次总攻,每次少则217 架,多则699 架,另外还进行多次小规模的攻击。

两类攻击总共出动飞机7852架次,其中包括特攻机2393架,共损失飞机好几千架。

日机没完没了的轰炸攻击,使美国军舰上战斗警报不停,枪炮炸弹声不绝于耳,搅得水兵们“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神经高度紧张,有的人甚至得了歇斯底里或精神分裂症。

在长期紧张的战斗中,每当军舰返回尤里斯基地进行修理或大检修时,水兵和飞行机员就可以休息一下。

但第5 舰队的指挥官们一直坚守岗位,过度紧张,终于难以支持。

到5 月底,尼米兹被迫采取非常措施,在战役高潮时调换指挥官:哈尔西接替斯普鲁恩斯,麦凯恩换下米彻尔,希尔替换特纳。

第5 舰队又改称第3 舰队。

6 月10日,美国舰队撤离冲绳海域,开赴菲律宾的莱特湾。

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的确使美国舰队遭到重大损失。

在将近3 个月的频繁攻击中,总计炸沉舰艇36艘( 最大的是驱逐舰) ,炸伤368艘( 各类舰艇都有) ;炸死海军官兵4907人,炸伤4824人。

在冲绳岛上,美国第10集团军损失惨重:官兵阵亡7374人,失踪239 人,负伤31807 人。

集团军司令西蒙·巴克纳中将也在前线视察时阵亡。

总之,美军为实施“冰山计划”,拿下冲绳,共付出49151 人的伤亡代价。

盟军在攻占冲绳之后,下一步计划就是集中一切可用的兵力去攻打日本本土。

而在向日本本土进军之前,同盟国之间首先要商讨一系列重大问题:如何处理战败国德国、意大利及其欧洲仆从国,以及对日本作战等等,于是苏、美、英三国便决定召开波茨坦会议。

1945年5 、6 月间,经外交途径商定,三国首脑会议在柏林召开。

但因柏林市区破坏严重,朱可夫元帅建议在柏林西郊的波茨坦召开。

那里位于新公园内的德国皇太子的宫殿是个大型建筑物,完好无损,有足够的房舍可供与会者使用。

此外,附近的巴贝尔斯贝格小镇到处是高级别墅,绿荫如盖,百花争妍,最适于代表团的显要人物下榻。

这个建议经莫斯科批准和美、英同意之后,朱可夫便下令进行紧张的修理和准备工作。

德国皇太子住的塞西莉宫有36个房间和一个巨大的会议厅( 有3 个进出口) ,但需进行大修。

美国人给他们的总统及其主要助手们的住房选择了蓝色;英国人给丘吉尔选择了粉红色;苏联代表团的住房则粉刷成白色。

在新公园里,苏联的后勤人员还建造了大量花坛,栽种了近万株各色花草,好几百棵观赏树木。

会议大厅中央放着一张十分光亮的圆桌,这是特地在莫斯科订做的;因为在当时的柏林找不到这么大的圆桌。

——泉石小说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