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1 章 女扮男装被识破 收容营山梁断魂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一回 女扮男装被识破 收容营山梁断魂

于英终于隐约地听见了湘江的波浪之声,嗅到了潮湿的江风中夹杂着的血腥。枪炮声在她的耳边已经不存在了,此时,她只有一个意念,那就是渡过湘江,找到她的心上人王铁,见到王铁,她一定要在他的怀里大哭一场。她摇摇晃晃地走着,肩上的担子山一样的沉重。越往前走,路上越是凌乱不堪,被扔掉的辎重随处可见,飞机轰炸过后留下的弹坑,仍在散着焦糊气味。弹坑旁,被炸死的红军战士和民工无遮无拦地躺在那里,他们一律大睁着惊愕的眼睛望着前方。有一个受伤的战士,鲜血从胸前汩汩地流着,他仍向前爬着,血水洒了一路,最后终因失血过多,一头栽在路旁。他张着嘴,似乎想说话,但没人知道他要说什么。

昨天晚上那一场空袭来得突然而又猛烈。那是太阳西落时分,辎重队伍正在向前走着,一个骑马的战士迎面跑来,边跑边发布着命令:前面就是湘江了,火速前进。

队伍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杂乱而又匆忙,他们从激烈的枪炮声中判断出前面正在进行一场激战。部队是为了掩护他们在战斗,火速过江,追赶上队伍,一切便都安全了。他们急步往前走着,山路崎岖而又漫长,似总也走不到尽头。

就在这时,敌人的飞机出现了,一共16架,前面8架,后面8架。这群飞机从西天里飞过来,准确无误地飞到了这支艰难前行队伍的上空。

一路上,敌人的飞机曾多次轰炸过他们,使他们学会了怎样躲开敌人的飞机。于英很快地把担子放在一棵树下,她想躲到一块石头后面去,不想后面的一个人抱住了她的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便生拉硬扯地把她拖到了山坡。

这时敌人的飞机扫过来一排子弹,子弹在他们周围的空地上“扑扑”作响。有两颗子弹打在一块石头上,顿时火光四溅,有一棵小树应声而断。

第1批飞机过后,后面那几架飞机飞得很低,他们几乎可以看清坐在飞机里的敌人,敌人在天空中狞笑着,然后就下蛋似地落下一片黑乎乎的炸弹。炸弹爆炸的气浪顿时弥漫了整个山谷。一些没有来得及隐蔽的辎重,被炸得七零八落。

有几个红军战士,躲在石头后面,徒劳地向敌机打着枪。

敌机不慌不忙地兜了一个圈子,又调回头来,向他们第二次射击和轰炸。

于英被那人一直拖到一个山洞里,山洞很小,刚够两个人坐卧。于英一钻进山洞,便AE*喘着,那人也气喘着。于英想说一声谢谢之类的话,不想一抬头,认出了眼前这个人。几天前她和这个人打过交道,不想在这里遇上了他。于英有些害怕,她知道,他把她领到这里来决没有安什么好心。她想喊叫,那个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淫邪地冲她笑笑说:叫也没用,这时候谁还有心管你。

于英这才意识到,此时躲在这里比在飞机底下行走还要令人可怕。整个山谷里一片大乱,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人们乱糟糟地奔跑着,躲闪着炸弹。

那个人就说:再往前走,只能是送死了,咱们趁还没有到湘江,赶快逃命吧。

于英没有说话,她也不想说话。她开始后悔几天前的大意。那是一个有月光的晚上,辎重部队宿在一个叫老君唐的小村里。村里的人们不明誥e相都逃走了,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小村。村前有一片池塘,池塘里的水很清凉。队伍吃过晚饭便借宿在这里。那天晚上于英的心情很好,她独自一人来到池塘边的一片草丛里小解。然后她就看见了那清亮的塘水,她觉得这时候应该洗一洗自己了,离开家快两个月了,她从没认真地洗过自己。于英看了看四周无人,便解开了缠头的布,把头扎进了水里。水虽说有些凉,可她仍觉得是那么舒畅。洗完头,她又洗了洗脸。她想等一会儿,等头发稍干一些好再用布帕把头发缠起。她已经在一个牛棚里给自己占了一个位置,今夜要美美地睡上一觉。队伍越往前走,她的心情越好,她知道,离王铁越来越近了,这么走下去,总有一天她会追上大部队的,追上大部队不愁找不到王铁。一想起王铁她心里便涌动着说不尽的渴念和冲动,脸颊也忍不住一阵阵发烧。她突然出现在王铁面前,扯去头上的布帕,王铁会怎样的惊奇呢。她一想起这些,心里便充满了愉悦和甜蜜。

月光皎好地映照着池塘中她的影子,本来她可以缠上长发,回到牛棚里她占好的位置美美地睡上一觉了,她一看到水中的自己,便有些不忍心了,她在水中看到了昔日的于英,眼睛大大的,亮亮的,虽说现在和以前比黑了瘦了,但仍不失一个俊俏姑娘的妩媚。她正出神地看着自己,突然她被一个人吓了一跳。那人蹲在她身后不知有多久了,终于忍不住说了句:咦,原来你是个女人呐。

这一声非同小可,一路上于英怕的就是别人看破她的装扮,那会给她带来许多的不便。她忙用布帕缠上头,想离开这里。那人却一把攥住了她的手道:你为什么要装男的呢?

于英见眼前这个男人足有40多岁了,一嘴的黄牙,便说:

大叔,求求你,别告诉别人俺是个女人。

那男人笑一笑道:怎么会,俺要是说你是女人,那还不乱了套。

于英感激地冲那男人笑了笑,想走开。不料那男人更死地攥住了她的手。于英有些害怕,叫了声:大叔,求求你,放开俺。俺是不得已才女扮男装的,俺是想找俺丈夫。

那男人又凑近一些,认真地看了眼于英,惊叫道:咦,俺认出来了,你就是妇女干部于英,还是扩红模范哩。

于英想,既然这样,还不如干脆亮明自己身份的好,便说:俺是于英,你放开手。

男人又笑了笑:在于都许多人都知道你,你为了扩红,还让男人摸过你的奶子,让俺也摸摸。

说着男人的手就朝她伸过来。于英恼怒地抬起另一只手打了他一个耳光。男人一愣松开了攥着她的手。于英趁机跑掉了。

第2天,队伍出发时,她又看见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挑着一个担子,随在她的后面。男人不时地和她搭讪着,说自己家还有一个60多岁的老娘,他本来不想出来给红军当脚夫,可全村的男人几乎都来了,他就不好不来了,走了几天他就后悔了,想逃跑,可跑了两次都没找到回家的路,他怕一个人饿死,就又回来了。他说他刚开始差不多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现在差不多走在最后面了。

于英一言不发地听着他说话。后来他又说,他早就认识于英了,于英去过他们村,在那里还动员两个青年参军了,有一个叫刘二娃的。说刘二娃伸手摸于英奶子的时候,他都看见了,那时,他恨不能也想报名参军,也摸一下她的奶子。后来他还是没有报名。

于英听着这个男人的话,气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每天晚上休息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不离她左右,趁机摸她,絮絮叨叨地说话。于英感到恶心和恐惧。她吓得一晚上一晚上不敢睡觉,有时一晚上要躲好几个地方。但他总是能找到她。一天的疲劳使于英躺在地上,很快地睡去,他就趁机摸她,捏她。于英恨不能杀了这个男人。有一天,他对她说:这样走下去,咱们早晚也是个死,只要你跟了俺,咱们就一起逃出去,回不了家也不要紧,找一个有人的地方,咱们过日子。

于英自然没有理这个男人。于英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于英想,等追上队伍就好了。

此时,趁着敌机轰炸,那个男人把她拉到这个窄小的山洞里,于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她开始挣扎,想趁机跑出去,那个男人似乎早就想着她要跑了,几把便把她按住。

敌机仍在外面轰炸着,队伍一时不知躲到哪去了,山路上只剩下一些可怜的辎重,在爆炸声中翻飞。此时的于英誥e的是欲哭无泪,但她仍在挣扎,她下定决心,一定要逃出这个山洞。男人狞笑着,露出一嘴的黄牙,张开一张臭烘烘的嘴啃着她的脸。于英感到恶心,她大声地咒骂着:放开俺,你这个畜牲。

男人扯开她的头帕,用头帕把她的双手系上了。

你会遭到报应的。于英无力地说。

男人笑一笑道:这可不是在苏区,现在你是俺的了。

他搂抱着她,她躲闪着,在这窄小的空间里,她无处躲闪,也没有力气躲闪。她呼喊着,这时天已经暗了,敌人的飞机消失了,整个山谷里弥漫着硝烟,躲藏着的队伍,陆续地走出来,于英的嘴被男人用一团布堵上了。男人变得从容不迫起来,他点燃了一支卷烟,微笑着冲于英说:现在就剩下咱俩了,他们走了,他们是在送死,懂吗?

男人伏下身凑到于英的身旁:俺可不想死,咱们等躲过这一阵,你就和俺走吧,走到一个没人认识咱们的地方,去过日子。

于英在黑暗中瞪视着他。

男人开始伸出手摸她,从头一直摸到脚,于英的手被他捆上了,无法挣扎,便用双脚去踢去蹬,男人最后扑在了她的身上。

于英这时想到了王铁,她在心里凄怆地呼喊着王铁的名字,泪水流下了脸颊。

她的衣服很快被男人撕扯了下来,于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这个男人,逃出去……

男人最后无力地躺在了她的身旁,喃喃着说:跟俺逃走吧,干嘛要去送死呢,俺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夜很静,只有山风吹拂着。山谷里的硝烟已经散尽,空气变得清纯起来。远处,湘江方向,偶尔的有两声冷炮的爆炸声很闷地传过来。

男人在梦想中睡去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于英睁开了眼睛,她想到了死。就在这时,她肚子里的婴儿动了一下,那是胎动,这么长时间,婴儿还是第1次胎动。一股巨大的温暖从她身体里流过。她又一次想到了王铁,为了肚里的孩子,她一定要找到王铁,她要为他把孩子生下来。想到这,她下定决心,一定要逃出去。

被绑在身后的双手开始变得麻木,她隐忍着,一点点地挣扎,她发现用头帕捆绑的双手渐渐地松动了,她一点点地挣扎着。

终于,头帕在她手中脱落了。她看到了那个男人,他就躺在她的身边,一张脸在睡梦中痴笑着。于英小心地从他的身上迈过去,她的双脚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她顺手搬起了那块石头,此时那块石头沉甸甸地握在她的手中。仇恨一点点地积攒着,最后都集中在她握着石头的双手上,她举起了石头,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你这个畜牲!

于英手里的石头狠狠地落了下去,落在那个男人的头上。

那男人哼也没哼,只是伸了伸腿,便不动了。

于英无力地坐在地上,大滴大滴的眼泪奔涌着流了出来。

她哀伤地哭泣着。这样哭了一气,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站起身,看到了山脚下跟随了自己近两个月的担子。她一步步向山脚下走去。她感到一阵阵的头晕恶心。她走到担子旁坐了下来,月光下,她呆呆地望着眼前跟了她近两个月的担子。她不知道自己挑了两个月的东西是什么。此时,她看着眼前的担子,突然萌生出要打开看看的欲望。她果然动手解被捆扎的担子,那是用防雨布和草绳捆扎起来的。她终于解开了它,然后她就愣住了,那是一捆捆尚没用过的白纸,它们整整齐齐地呈现在她的眼前。她肩着它们两个月了,两个肩膀都被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突然,她心里涌过一阵从没有过的悲凉,她一直以为她一路挑着的是红军珍贵的物品,没想到却是一捆捆白纸。

她痴呆着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已显出了一片曙色,她才想起要往前走,去追赶前面的队伍,那里有她的心上人,王铁。她站了起来,又一次习惯地肩起了那副担子,摇摇晃晃地向前面走去。她不知道自己挑了一路的担子此时的意义何在,她挑着它,只是一预习惯而已。

天渐渐地亮了,她又听到前方那轰鸣的枪炮声。她只有一个信念,向前走,走到枪炮声中去,去寻找她的王铁。

胎儿又在她的腹中动了一下,胎儿的搏动,使她身心充满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柔情。她恍然看见王铁就站在她的前面,在冲她招手、微笑。她心里热切地叫了一声:王铁哥——泪水便朦胧了她的视线。

湘江愈来愈近了,枪炮声愈来愈近了。

王铁率领着收容营,行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他们现在完全成了一个担架队,现在只有他和通讯员小罗是空手前进的,其他的人每两个人一组,担架上的都是伤员或者病号。

他们艰难地前行着。

起初几日,他们还能听到前方大队人马的马嘶人喊之声,现在那些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只能看到山坡上、悬崖旁扔得到处可见的辎重,还有被飞机炸出的弹坑。前方沉寂了,可后面的枪炮声越来越近了。

王铁知道,断后的是34师。他们现在离先头部队越来越远了,离后续部队越来越近了。他一再催促着战士们快些前进,可部队就是快不起来,他们走上几里路就要歇一歇。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得到前面部队的接济,经常分到一些累死的马肉,现在却不可能了。他们带的干粮早已吃完。路旁的野果子,也被前面的部队吃光了。没有办法,他们经常绕路走一段,希望找到一个有人家的地方,买些吃的。

在这些深山里,很难碰到住户,即便碰到了,也就是三两户人家。山里本来就穷,这些山民们自己的吃食都成问题,哪还有多余的粮食卖给他们呢?

这些山里的人家,从来没有听说过红军,大部分一看见走近的队伍,便逃进了山里,同时也把家里值钱的东西藏了起来。一次次,他们总是无功而返。

队伍走着走着,会突然有人饿得晕过去,一头栽倒在路上。他们已经没有气力行走了,走一会儿就要歇上一气。王铁和小罗轮番替换着那些晕倒的战士。

1个营的担架队,散散落落地走在崎岖的山路上,王铁心急如焚。自从离开大部队接受了收容任务,王铁这个营便再也没有接到部队的任何指示和命令。他曾经让小罗到前面去打听自己部队的下落,小罗去过几次,结果每次都失望而归。

小罗没有找到部队,他只看到了长长的民工队伍。

中午的时候,他们走到了一座山梁上。饥饿的战士们再也走不动了,散坐在地上休息。王铁觉得也没有气力再走下去了,他有些悲哀地看着眼前的队伍。昔日的队伍,是多么精干的一支队伍啊,战士们一个个精神饱满,生死不怕,虎虎有生气。可眼前这支队伍,别说打仗,就是连走下去的力气也没有了。

王铁看到不远处躺在一个担架上的老兵在冲他招手,他走过去,坐在老兵担架旁的一块石头上。那个老兵伤在腿上,是行军途中被敌人的飞机炸伤的。

老兵的嘴唇干裂着,因失血过多,脸色显得异常苍白。他无力地挣扎着身子想坐起来,王铁冲他摆了摆手。

老兵气喘着道:王营长,我们不能再拖累你们了,这样下去我们谁也别想走出去。

王铁冲老兵摇摇头。

老兵喘息了一阵,一把抓住了王铁的手,王铁感到老兵的手很热。老兵的眼里就含了泪,他恳求着:王营长,别管我们了,你们走吧。

王铁想安慰几句老兵什么,可一时又不知说什么好。

我们这些伤兵活不多长时间了,抬着我们反倒是个累赘。

老兵真诚地说。

总会有办法的,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王铁说完,站起身,他想,无论如何要找到点吃的。他冲身边的几个兵说:到林子里去看一看,也许能找到点吃的。

几个战士跟着他向树林里走去。

他们还没走几步,身后突然很闷地响了一声枪声。他们惊讶地回过身,看到那个老兵躺在了血泊中。老兵握着他那杆枪。

人们默然地立在老兵的周围,老兵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握枪的手也慢慢地松开了。

王铁冲两个战士暗哑地说:埋了吧。

那两个战士冲老兵走去,王铁又说了句:埋得深一些。

两个战士无言地点了点头。

王铁带着几个战士向林子里走去。

他们终于有了收获,在一片林地里,他们发现了一大片生长得很好的蘑菇,有几个战士惊叫一声扑过去,来不及去掉蘑菇上沾着的草屑和土屑,便送到嘴里。他们拼命地咀嚼着,这是他们这些天来,第1次发现这么多可以吃的东西。他们拼命地采集着,有的战士脱下了衣服,把采到的蘑菇送到战友们的手中。

王铁发现这片蘑菇的那一刻,心头也涌上来一片惊喜,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一面采集着蘑菇,一面让战士们把采到的蘑菇先送给那些伤员。

更多的战士,听说发现了吃的,都一起涌到了林子里。有的在山头架起了锅,烧着从山下一杯杯端上来的水,他们要吃一顿清水煮蘑菇。更多的战士,没有等水开,便从锅里抓起来就吃,他们实在是太饿了,蘑菇吃到嘴里不知滋味便咽了下去。

一个营的人和所有的伤员,都吃了采来的蘑菇。

王铁想让部队再休息一会儿,他们一口气就可以走到天黑了。

小罗突然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小罗咧着嘴说:营长,我的肚子疼。

还没等小罗说完,接连有几个战士也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王铁意识到了什么,他刚想说什么,腹内一阵剧痛,使他也蹲在了地上。

全营的人和那些伤员,一起惊叫了起来。他们一起在山坡上翻滚,王铁在那一瞬间明白了,他们吃了毒蘑菇。

小罗滚到了他的身边,抓住了他的一只手,凄然地叫道:

营长,我们吃的蘑菇有毒……我们要死了。

都……都……怪……我。王铁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扶着一棵树,他想站起来,看一眼他的战士们。可疼痛使他再也站不起来了,肠胃里仿佛有一把钢刀在乱捅乱扎。

我……我还……要给爹娘……报仇哩。小罗那张脸因痛苦而扭曲着,他痛苦地望着远方的山岭,那里突然传来一声轰响。

王铁叫了一声之后,他觉得不那么痛了,脑子里产生了一种幻觉。他看见了母亲,母亲站在门前正在张望着。他每次砍柴挑到于都城里去卖,母亲总是站在门前等待着他。他在心里叫了一声:娘——他又看见了于英,于英一双含泪的眼睛在和他告别,于英那双温热的小手在他手里攥着,还有于英软绵绵的声音,他似乎又听见于英在一声声轻唤着他:王铁哥——王铁哥——王铁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向前伸出双手,似乎要再一次把于英搂在怀里,再体会一次爱。突然他无力地收回了手,大睁着眼睛,呆呆地望着天空。

敌人的飞机从山后面轰鸣着飞了过来,它们飞到山梁上空,飞机里的敌人看到了一种奇异的景象:大约有200人的一支队伍横七竖八地躺在山梁上,似乎这支队伍实在走不动了,躺在那里睡着了。

飞机转了一圈又飞了回来,看到这些人仍一动不动地躺在那。他们先试探地扫射了一阵,看到山梁上的人仍没有动静。他们盘旋了一圈开始投放炸弹。以前他们看见每当这时,被扫射的队伍会一片大乱,东躲西逃,他们很愿意看到红军那种狼狈景象。可今天眼皮底下这支队伍,似乎在有意和他们过不去。他们终于有些恼怒,疯狂地乱丢了一气炸弹,直到整个山梁在一片火海中燃烧,他们才又向前飞去……

山梁上沉寂了下来。

整个世界都沉寂了下来。

一个小战士动了一下,他挣扎着摸到了身边的枪,他的一双腿被炸断了,他动了半晌,才把枪揽到怀里,他嘴里有气无力地嘀咕了声:狗……杂……种……

怀里的枪响了,朝着飞机逝去的方向射出了最后一粒子弹。报仇呐!小罗最后说了句,身子一歪,便不动了。

夜雾笼罩了山梁。

湘江两岸隆隆的炮声仍在响着。

天上的寒星被枪炮声震得打着哆嗦。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