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血战水溝

1947年9 月8 日*

平度以北阻击战斗完成后,部队经过三天的行军,在敌机的护送下,来到莱西县水溝头。第二天马上进入了修工事,准备再次阻击向烟台进攻的敌人。晚上进行了评功,由于我在平度以北阻击战中表现的比较好,被评为战斗三等功。这是我第一次的战功。全排被评为集体三等功。我的班长被评为二等功。

( 我问过爸爸,这次战斗失踪的人,是牺牲了还是被国民党军抓住了? 当时爸爸没有回答。那天,我读这篇日记时,爸爸告诉我,失踪的那人,就是前面说的,想跑去兵工厂的人之一,这次战斗撤退时,他趁机溜了,去了兵工厂,后来,全国解放后,转到了北京兵工部门。而与他一起商量要去兵工厂的另几个人, ,经过战火的锤炼,反而没有跑, ,却在下一仗中全部牺牲了。这样,同村与爸爸一起参军的人,留在前线的,除爸爸一人,全都牺牲了。战争是多么残酷啊!)

1947年9 月12日*

晚上全师的人员都集结在水溝头东沙河里开庆功大会。因我们排打的好,是功臣排,领导安排我们坐在最前面。庆功大会上发给我们排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守如泰山”。大会发奖后,由胶东国防京剧团演出了京剧《三打祝家庄》,演的很好,我生平第一次看这么好的戏。

这次参加了大会觉得很光荣。

1947年9 月16日

天一亮水溝头阻击战开始了。敌人集中了两个整编师,加一个骑兵团,向我们仅仅防守在水溝头的5 个步兵营的阵地发动了进攻。我们8 连守在通往水溝头的公路的右翼,三个集团工事里,早己做好了战斗准备。

上午8 时左右,敌人约有一个营的兵力向我们7 连8 连的阵地发起了进攻。当敌人一出高粱地,向前运动时,敌人4 架日式战斗机向敌人进行了俯冲扫射,就这样敌人的第一次冲锋被他们自己的飞机打退了。我们在工事里看够了热闹。

为什么他自己的飞机会打他自己的步兵呢?原因是水溝头修的工事分为两层,第一层是教二团修的,第二层是我们自己修的。因为第一层修的很分散,对防守不利,我们放弃了。当敌人进入我第一层阵地向我第二层阵地发起冲锋时,我们埋在第一层阵地的地雷被敌人踩响了。敌人被我地雷一炸队形就乱了,就在这时敌人的4 架飞机飞了过来,敌飞机把他的步兵当成了我们,就进行了俯冲扫躲投弹,投了6 枚大炸弹,就这样敌人被打退了。

下午1 点钟左右,敌人第二次进攻开始了,进攻前先用炮轰击了一个小时,随后敌人的步兵就出现了。这次敌人的进攻手段是分梯次冲击,每一个梯次后面有督战队。所以,战斗打的非常激烈。经过一个小时的激烈战斗,将进攻的敌人打退了。但是我们的轻重机枪全打坏了,步枪打不响了,子弹也完了,自剩下为数不多的手榴弹。我们伤亡了三分之二,排连营干部牺牲的牺牲,负伤的负伤,就在这种情况下,敌在在傍晚6 时左右发动了全线精神战的进攻——人海战术。进攻的敌人排着一边打枪一边赴向我们的工事。经过约20分钟的战斗,我们8 连还剩长17个人了。这时敌己突破我们的阵地,与上级也断了联系,我们17个人被敌人三面包围,仅剩下向水溝头的一条交通壕还没有被敌人占领。敌离我们只有20公尺远,在这种紧急关头,副排长果断地下了命令,撤出战斗。于是我们就边打边向后撤。敌人发现我们后撤,就用火力封锁,步兵追我们,口中大叫:“捉活的。八路你跑不了啦,快投降吧!”我们撤到水溝头东河时,由于下雨,河里来了洪水,水又深又急,向前有大水挡路,向后有敌人追击,这时敌人已经追到河边距我们10至15公尺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毫不犹豫地跳进了河里,决不做敌人的俘虏。敌人看到我们都跳到了河里,便用自动枪、轻机枪和步枪向河里射击。子弹打的水花像落雨点那样密。许多战友是刚下河边被水卷走了,有的中弹牺牲了。由于我从小在家习了水性,开始呛了几口水,游过了30多米的河。敌人的子弹那么密集,居然没有打中我,真是尧幸。不对,是敌人的枪法不到家。过了河后,只身一人向莱阳方向前进,找自己的部队。

这次战斗,我们连杀死杀伤敌400 多人,但我们伤亡也很惨重。战前200 多人,现在剩下的估计不多了。本村一起参军的曲见吉、庞汉臣都牺牲了。我要为他们报仇!

(爸爸在讲起这段故事时,总是叹气。这是他参军以来的第二仗,这一仗打的极为惨烈,他们是刚升级为野战军的地方部队,但他们所面对的是国民党军的顽八军(李弥部队,余部后撤至缅甸,以赎卖为生,后部分定居泰国,定居点叫美斯乐。)。当时,他们13纵边阻击边向东退,而八路主力9 纵却迎着来敌西插,跳出敌人的包围圈。爸爸说,他们只是以少量部队打阻击,是为了拖时间,以便我主力9 纵寻机歼敌。许世友当时已准备打光阻击的部队了,可见形势是如何的不利。如果有弹药,他们还会顶一阵的,可惜我们的装备太差了,主要靠扔手榴弹,而且自造的手榴弹也不过关,炸响不会形成更多的弹片,往往只是两半儿,杀伤儿大打折扣。这在解放战争初期是难免的。

令爸爸叹气的另一面,是这一仗下来,同村参军的十多伙伴全牺牲了,这让他感到悲哀。为什么会这样呢?主要是他们都钻进了地堡里,顽八军的炮好,一炮一炮全打死了。这一仗我方死伤这么多,主要是这个原因。本来爸爸和曲见吉也要钻地堡,但被副排长喊住了。副排长说:“八路打仗不兴钻地堡!在战壕更灵活,敌人琢磨不了你。”正因为他跟定副排长,所以他才没有牺牲。至于曲见吉的牺牲,与最后跳河掩护的几秒有关。原因是副排长不会游泳,让曲见吉背他过河,曲见吉的水性不如我爸,犹豫了,后面阻击敌人的爸爸沖过来,将副排长扑进河里,背拖着过。后来找了块木板,副排长便抱住木板向下游漂去,也过了河。但我爸急于上岸,因为曲见吉打了几枪才跳的河,我爸上岸后,去没见曲见吉跟上,知道他遇难了。这时国民党军的枪打的很急,我爸不敢停留,只好跑下了河堤。爸爸说,国民党军就是不行,王牌也不行,譬如我们跳河,如果换成八路,会毫不犹豫地跳河追击,直到将你捉住。再说,八路指挥员会照顾到河两岸,会在对岸派上少量兵力,捉活的,可国民党军却从不想这些。

爸爸说,他过河后,枪没了,鞋没了,狼狈相连乞丐都不如,完全可以打道回老家,但爸爸没有这么做,连想都没想,而是一头钻进庄稼地里,饿了扒老乡的地瓜吃,一边躲避着国民党军和还乡团,只身一人向东去寻找部队。)

1947年9 月18日

水沟头战斗突出包围,过河时把鞋掉了,赤足走路,沿路老百姓都跑了,找吃的没有,只有吃老百姓的地瓜,经过两天的行军,于今天下午在莱阳城东北找到了自己的部队。归队后得知,全连连没参战的病号只剩下了11个人,战斗多么残酷啊!同志们都很悲痛。但是,为了保住胜利果实,让翻身的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牺牲是应该的。我说不定那一天也像牺牲的战友们一样,将革命进行到底了。

( 爸爸说, 从战场上回来的, 仅剩了5 人。其他人大多牺牲了, 但也有的找不到部队, 去了别的部队, 或去了地方参加了革命工作, 也有的跑回了家。)

1947年9月21日*

八连水沟头阻击战战斗剩下的11个人了。在莱阳集合起来后,上级从兄弟连抽调了20几个老兵补到8连,同时补了100多个新兵,成立起了连队。今天,部队守在莱阳城东宫家夼的一座大山上,敌人顺着公路向烟台前进,兄弟部队和敌人打了一天,我们连队后面的一个山头,一天也没有吃上饭,不是不想吃饭,是没有什么吃。

(爸爸说,国民党军当时那种进攻法,就预示着他们的必定失败。蒋介石当时重点进攻山东和延安。投入那么多的兵力,却一味抢占城市,占了又能怎样,譬如占了烟台,可烟台下面的广大地区,还在八路手里。为了能占城市,占了城市就可邀功,他们那么多部队,都一窝蜂地去抢夺城市,那还管去消灭八路?那还讲协同作战?这就犯了兵家之大忌,给了八路发展整训壮大的机会,也利于八路对他们的各个击破,这些,预示了他们必定会失败。

爸爸还说,他们连队虽然基本打光了,但钢铁连队的精神还在,就是剩下的几个人,也会传下去的。所以一个连队的战斗力如何,并不是全看这个部队又进了多少新兵,而是看这个部队的传统,传统往往会形成无形的战斗力。虽然他当时是恶仗后仅剩下的几个人,但因他岁数太小,才17岁,所以仍在班里当小老兵。)

1947年9月25日*

我们8连接受了一个新的任务,到南招县道头东南地区抢出埋在地里的枪支,结果到达后所有埋的枪都被敌人搞去了,仅接受了37师在道头消灭敌人一个团剩下的一部分武器,将这部分武器运回指定地点,部队已经走了,于上级失去了联系,于是我们连到了海阳县码墵头驻防。在今天的演习野外进攻时,我不小心将自己心爱的一支钢笔掉了,日记就不能写了。还好,有半支鉛笔还可以写。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