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巧遇要塞

1949年4 月23日

我军胜利地渡过了长江!敌人吹嘘的江防,其全线被我军一天的战斗,全冲垮了。我们仨人继续向敌人纵深侦察,在江阴城的东南约4公里处,遇到了国民党江阴要塞炮兵司令部派出的人员,向我们联系起义的问题。来联络的人员共三人。其中有少校一人。他们说是党派他们来接关系,要接受战斗任务的。

我们遇到他们之后, 就不向前侦察了,领着他们回到了司令部。这天我们就在司令部住下,等待后续梯队。

这天上午约八点左右,敌人4架飞机飞到我们登陆地段,江阴城东北江岸,对我们继续上陆的人员进行扫射和轰炸,共扔了8枚炸弹。同时敌人由南逃过来的战舰(有英国的),也向我们的船只开炮射击。我们的炮兵对其进行了压制。(英国军舰受了受了重创,被迫停止了航行。)

1949年4 月24日

昨夜一个晚上大炮响个不停,听消息说,是从南京向外逃走的敌舰队,被我们的炮兵打击。有的被打的起火,有的沉入江底。原敌江阴要塞,由我们三人领着到司令部接上关系后,江阴要塞也参加了对敌舰的战斗。他们打得也非常的激烈。天刚亮,我们就顺着江阴通向西的公路,向前追击敌人。我们走了约有一公里左右,就遇到了被我们击沉的敌舰上的那些俘虏,一个一个像落水的鸡一样,有的头发被火烧的成了秃子,特别是那些女兵,头发烧的更成了姑子了。衣服都烧的不成样子了,都穿着海军衬衣,衬衣被烧了一个个洞。四月的天气还不是那样的暖,他们一个个冻的像狗熊,我们虽然心里觉得痛快,但是由于政策,也不能暴露那痛快的表情。说实在的,心里也对他们有些难过,觉得这些当兵的可能有些是穷弟兄。

这一天走了一百多里,走了一天也没遇上敌人。敌人跑的真快。你们跑不过我们的,我们一定能把你们追上!

(讲到渡江,爸爸最高兴的事,就是与国民党江阴要塞炮兵司令部接上关系的事。他说,如果不是他们勇敢向纵深穿插,也不会碰上国民党江阴要塞炮兵司令部来接关系的人,也许会被敌人察觉,也许会晚一些,那江阴要塞就不会发挥打英舰的作用。他告诉我,江阴要塞的敌指挥员是我党的地下党员,老蒋真是眼瞎了,这没有办法,连他的老窝里就有我们的地下党员,给他写文章的陈布雷,他的女儿女婿都是我们的人,所以陈布雷没法交待了,最后也自杀了。当时,江阴要塞在我们手里,我军渡江就少了很多的损失。)

(为了让读者了解当年我渡江部队打英国军舰的情况,我找了一些资料,列在下面:

解放军在发动渡江战役之前,曾对中外的媒体发出最后通牒,限令各国舰只于1949年4 月20曰前驶出长江水域,并严禁各国船舰于长江上航行,但旧时的" 日不落国" ,老牌的大英帝国舰队近百年来,在中国耍惯了威风,虽然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国势渐衰,已无往日的风光,但对于中国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关键时刻又要插一手,想把过去的历史重复演出,他的军舰非但不撤,反而要逆水上行。

英国军舰[ 紫石英] 号舰长金斯勒对外放话;“解放军最后通牒是4 月20日撤离,我偏要在这一天上行,看中共能把我怎么样?" ,20日上午9 时,他把舰只开到[ 三江营] 的水面,此时的解放军开始鸣炮示警,金斯勒轻蔑地说;“中国人不敢向外国军舰开炮的”,随即下令:“全舰加速! 全力开炮还击!”但这一次金斯勒算计失策,解放军没有被吓住,反而回敬了更多的炮弹,[ 紫石英] 号被解放军的炮火击中30余处,左舷前部吃水线下被炸开一个大洞,金斯勒那身雪白笔挺的将军服染上斑斑血迹,倒在舰桥上再也爬不起来了,舰长一死,威风扫地,[ 紫石英号] 赶紧挂起了白旗向长江南岸靠拢,在岸边动弹不得。

当天下午一时半,英舰[ 伴侣] 号前来救援,随即与解放军发生激烈炮战,不多久[ 伴侣] 号,船身中了五发炮弹,掉头全速下驶,但[ 伴侣] 号舰长罗伯逊诡诈,等[ 伴侣] 号一脱离解放军的控制区后又悄然折返,沿北岸上行,钻进沿岸解放军炮火死角,对准解放军阵地一阵乱轰,双方炮战中罗伯逊又负伤,[ 伴侣] 号再次逃遁。

4 月21日晚上8 点,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电报发到了中共中央军委。在北京的西山,毛泽东放下手头的建国要事,认真阅读了中央军委的电报。毛泽东的决心很坚定:" 这些外舰,也可能是国民党伪装的,不管是真的假的,只要是擅自进入了防区,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以炮击!" 毛泽东在给中央军委的指示电报中,写下这番话的时候,正是在胸中激荡着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豪迈之情,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无论是什么样的敌人,都不可能阻挡中国人民保卫自己主权的决心和勇气。

在香港的英国远东舰队接获报告,舰队副司令在震怒下,亲率远东舰队的旗舰[ 伦敦] 号. 驱逐舰[ 黑天鹅] 号全速开往长江口,于21日解放军正发动渡江战役的当时闯过了江阴要塞,进入了泰兴八桥,解放军的大小火炮重机枪一起泼洒过来,对解放军的炮火梅登并没有放在心上,等[ 伦敦] 号开进了预设位置,梅登立刻下令开火,那[ 伦敦] 号旗舰为远东舰队中火力最强大的军舰,舰炮威力非同小可,连连摧毁解放军多处目标,一时之间,解放军炮火也被压制下来,人员也死伤了不少,梅登发出了阵阵狂笑,下令两舰火炮全力射向解放军阵地,但没多久,解放军立即调来更多的火炮,阵阵火炮如同流星雨般,繁密的洒进长江水面,[ 伦敦] 号与[ 黑天鹅] 号在长江水域上,无法像在大洋中灵活回旋闪避,再加上军舰在江河里与岸上火炮形成丁字形阵,回避困难,霎时,两艘军舰皆多处中弹,浓烟翻滚,迷漫了整个江面,一发美制105 榴弹击中[ 伦敦] 号指挥塔,舰长卡扎勒严重受伤,远东舰队副司令梅登也被震倒,制服全被弹片划破,躺在地上奄奄一息,显得非常狼狈,两艘军舰赶快掉头顺流逃至上海,大英帝国舰队又一次丢尽颜面。

大英帝国不仅在长江丢尽面皮,更难堪的是这件事在国际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包括[ 路透社].[ 美联社].伦敦及纽约,世界各大报,均以头版头条大篇幅报导此一事件,世界各国对此事件皆有同样的疑问: :“英国将何去何从? ”此件事更在英国国内掀起了一阵狂暴,英国首相艾德礼坚持说:“英国军舰有合法的权利开进长江执行和平使命”,前首相丘吉尔更态度强硬的要英国派一两艘航空母舰到中国海域上,而在上下两院议会中的议员却多有指责的声浪,大多数的议员认为将军舰留在长江是不明智的,而曾在大英帝国舰队服役过的下院议员约翰. 倍顿更痛苦地说: :“过去我们轻易的派遣炮舰至中国炮轰中国的炮台,这是历史上的错误,我们现在再也不能如此做了”。

英国国内理智反对的声浪压过了恫吓的主张,英国不得不派遣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来华交涉,要求谈判,希望中共能让搁置的[ 紫石英] 号通行出海,并找回两名失踪的水兵,解放军开出两个条件,第一要英方承认错误,第二要赔偿损失,要面子要求体面的大英帝国不愿向素有“东亚病夫”之称的中国低头认错,双方共谈判了11次,面对解放军的强烈责问“长江是中国的内河,英国有何权利将军舰大摇大摆的驶入,中国的领土主权绝不允许外国的入侵,英国惟有道歉赔偿中方的损失”,英方代表布朗特只愿承认英方军舰驶入解放军前线地带是误会所致,希望中共能予以谅解,双方谈判并无交集,英国方面没有办法,只好拖着,并秘密通知[紫石英] 号找机会自行脱困。

整个事件一直拖到7 月13日解放军已经解放了南京、上海等,并挥军南下福建,当时的[ 紫石英] 号已经全然修复,燃料也已装满,在当天的深夜,趁着[ 江陵解放] 号客轮下驶的机会,赶紧贴上去,隐身逃遁,虽不是很光彩,但英国却长出一口气,英皇乔治,首相艾德礼均发电祝贺,称其勇敢果决,[ 紫石英] 号接到电报时刚好进入公海。其实解放军是没有在打它的意思,留个台阶下而已。

[ 紫石英] 号事件并非孤立之事情,中国长久以来受到英国为首的西方列强的欺压,上百年无法翻身,而中共强硬的立场,自始至终都受到中国人民的高度赞扬,连蒋介石都不得不对他的爱将汤恩伯说道:" 造反的出身,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

--

红袖添香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