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薛二爷的秘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薛二爷的秘密

薛笑人住的屋几乎和他哥完全一式一样只不过窗前积尘·据下结网,连廊上的地板都已腐朽,走上去就会“吱吱格格”的发响。门倒是关着的,且还用草绳在门检上打了个结。假如有人想进去,用十根草绳打十个结也照样拦不住,用草绳打结的意思,只不过是想知道有没有人偷偷进去过而己。这意思楚留香自然很明白。他眼赌闪着光伤拂看到件很有趣助事,眼睛盯着这草绳的结,他解了很久,才打开结推开门。可是他并没有立刻走进去。门还在随风摇晃着,发出阵阵很刺骂的声音。屋子里暗得很,日光被高圈、浓荫、垂指所挡,根本照不进去。楚留香等自己的眼睛完全习惯于这种光线後,才试探着往里定,定得非常慢,而且非常小心。难道他认为这屋予里会有什么危险不成不错,有时“疯子”购确狠危险助,但疯予任的破屋于又会有什么危险呢无论谁要去找“薛衣人”’一走进这屋子,都会认为自己定错了,因为这实不像是男人佐的地方。屋予的角落里,放着张很大助梳妆台,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十样中倒有九样是女予梳妆时用购。床上、椅子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每一件都是花花绿绿,五颜六色十个女孩子只伯最多也只有一两个人敢穿这种衣裳:住夜这里的当真是个女人,这女人也必定很有问题何况佼在这里助竟是个男人,四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自然毫无疑问是个疯子。楚留香的眼神似又期淡了下去。他夜屋于里打着转,将每样东西都拿起来瞧瞧。他忽然发现“酵宝宝”居然是今很考究的人用的东西都是上好购货衣服的质料很高贵,而且狠乾净。而且这屋予里的东西虽摆得乱七八糟其实却简直可说是尘不染,每样东西都乾净极了。是谁在打扫屋于劳有人替他打扫屋子,为什么没有人替他打扫院子楚留香眼睛又亮了。

突然问屋顶上“忽章章”一声响。楚留香一谅,反手将一根银智射了出去。银替本就在梳妆台上助,他正拿在手里把玩,此刻但见银光一闪,“夺”的一声钉入了屋顶。屋顶上竟发出了一声令人毛骨耸然的声音。原来这屋于的梁萨还有层木板,看来仿佛建有阁楼,但却看不到楼梯,也看不到入口。银智只剩下一小截露在外面,闻闪的发着光。楚留香身子轻飘飘的擦了上去贴在屋顶上,就像是一张饼捣在锅里乎乎的,稳稳的绝没有人担心他会掉下来。他轻轻的拔出了银蟹,就发现有丝血随着银智流出,瞪紫的血看来几乎就像墨汁,而且带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楚留香笑了“原来只不过是只老鼠。”但这只老鼠就帮了他很大的忙。他先将屋顶上的血擦乾净,然後再用银笛轻敲。屋顶上自然是空曲。楚留香游鱼般在屋顶上滑了半圈,突然一仰手,块木板就奇迹般被他托了起轻露出了黑额渤的入门。外面的缀动恢呼声己离得更远了,令人失望的是这阁楼上并没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只不过有张凳子有个衣箱。衣箱很破旧,像是久已被主人所废弃。但楚留香用手去摸了摸·上面的积尘居然并中多。打开衣箱一看,里面只不过有几件很普通的衣服。这些衣服绝没有丝毫奇异之处,谁看到都不会觉得奇怪。只有楚留香是例外,也许就因为这些衣服太平凡,太普通了,擅留香才会觉得奇怪。一个疯子的阁楼上,怎会藏着普通人穿的衣服劳说这些衣服是普通人穿的,衣箱从原路退下去,将本板盖好,往下面望上去,绝对看不出有人上去过。然後他又将那根银智放回妆台,走出飞,关起门,用原来购那棍草绳在门栓上打了个相同的绪。看他的样子,居然好像就要走了。墙头上的火苗已化作轻烟,火势显然已被扑灭。院外已传来了阵呼唤声,正是来找楚留香的。楚留香突然掠而起轻烟殷搞上屋脊。他听到有两个人奔入这院予,一人唤道“楚相公,楚大侠,我家庄主请你到前厅用茶。”另人道“人家明明已走了,你还穷吼什么”那人似乎又瞧了半天,才嗡嗡着道“他怎么会不告而别莫非是被我们那位宝贝二爷拉走了。”另人笑道:“这姓楚的一来,就害得我们这些人几天汲得好睡,比他吃喧我们那宝贝二爷的苦头也好。”楚留香闷声不响的听着,只有暗中苦笑等这两人都走了出去,忽然掀起了几片屋瓦,在屋顶上挖了个桐。将挖出来的泥获都用挟大手巾包了起来,用屋瓦压着,免得披风欧散,这些事若换了别人的手做,有多麻烦但楚留香却做得又乾净,又利落,而且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就算有条狱在屋顶下都绝不会被惊动从头到尾还没有花半盏茶功夫,他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又榴回了那阁楼。天光从洞里照进来阁楼比刚亮得多了。焚田香找着了那只死老鼠远远抛到边扯下块衣襟·将木板上就露出了方被银持钉出来的小孔楚留香优在上面瞧了瞧又用那根开锁的铁丝将这小了稍微通大了些。然後他就舒舒服服的躺丁下来轻轻的揉着鼻子嘴角露出了微笑,像是对这现行的切都觉得很满意。又不知过了多久下面的门忽然发出“咬”的一声轻响明明睡着了的楚留香居然立刻就醒了过来。他轻轻一翻身眼睛就已凑到那针眼般的小孔上。楚留香早巳将位置算好开孔的时候,所用的手法也很巧妙,是以孔虽不大,但一个人若走进屋子,他主要的活动围,全都在这小孔的视界之内,从严面望上去·这小孔却只不过是个小黑点。走进屋予来的,果然就是薛宝宝。只见他面打呵欠,一面伸馏腰,一面又用两手捶着胸膛,在屋于里打了几个转豫是在活动筋骨。除了他身上穿购衣服外,看他现在的举动,实在并没有什么疯疯疯魔的模样;但一个疯子回到自己的屋予里,是不是就会变得正常些呢世上大多数疯子,岂非都是见到人之後才会发疯的吗焚留香似乎腮得有趣因为他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从来不知道疯子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些什么事。只见薛宝宝赃了几个圈子,就坐在梳枚台前,望着钢镜呆呆的出神又拿起那根银管,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哺瞒道:“死小偷,坏小偷,你想来偷什么”他果然已经发现有人进过这屋予。楚留香面上不禁露出了得意之色,就好像一个猎人已捉住了狐狸尾巴谁知他刚眨眼薛宝宝竞突然间不见了。原来他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一闪身已到了楚留香瞧不见的角落,楚留香虽瞧不见他还是听到地板在“吱吱”的响。诲宝宝他究竟在于什么若是换了别人定会祝傻气等他再出现·但超留香却知道自己等得已经够久了,现在这时机再也不能错过。他身子一翻已掀起那块木板。他的人已轻烟般跃下。楚留香若是迟了‘步,怕就很难再见到藤宝宝这个人了。杭妆台後已露出了个地道,薛宝宝已几乎钻了进去。楚留香微笑道“客人来了,主人反倒要走了么”薛宝宝一回头,看到楚留香立刻就跳了起来大叫道:“客人你算是什么客人你是大骗子,小偷…。”他手里本来拿着祥扁扁的东西,此刻乘着一回头,一眨眼的功夫,已将这样东西塞人怀里。焚留香好像根本没有留意还是微笑道☆冠论如何,我并没有做亏心事,所以也不必钻地洞。”薛宝宝听楚留香说做了亏心事才钻地洞。又眺起来吼道:“我钱地损找朋友,于你什么事”殖留香道:“哦钻地洞是为了找朋友难道令友健在地洞里。。薛宝宝道“一点也不错。”楚留香答道:“只有兔予才往在地洞里,难道你的朋友是免予”薛宝宝瞪眼道;“一点也不错,兔子比人好玩多了,我为什么不能跟它们交助友”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不错,找免子交朋友至少没有危险,无论谁想装疯,兔予定看不出。酵宝宝居然逐眼睛都没有眨反而大笑起来道:勺田,好,好,原来你也喜欢跟兔予交朋友,众来,来油殿我一起走。”他跳过来就想拉楚留香的手。但楚留香这次可不再上当了,一闪身,已转到他背後,笑道:“魏既没有杀人也不必装疯,为什么要跟兔子交朋友”薛宝宝笑噶噶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懂。”楚留香眼睛瞪着他,一字宇道“你已用不着再装疯,我己知道你是谁了。”薛宝宝大笑道“你当然知道我是谁,我是薛家的二少爷,天下第一个天才儿童。”楚留香道“除此之外,你还是天下第一号的冷血凶手。”薛宝宝笑道“囚手什么明凶手难道我随手很凶么魏看倒一点也不国呀。”楚留香也不理他,缓缓道“你走进这屋于,就立刻知道有人来过了,因为你的东西看来虽放得乱七八糟,其实别人只耍动一动,你立刻就细道。”薛宝宝大笑道:“你苔到我兔子朋友的洞里去过,它们也立刻就会钢道的,他付的手’也很四’”鼓留香道“你算准除了我之外,绝没有人怀疑到你,所以你发现有人进来过,就立刻想到是我。”薛宝宝道:“这只因为我早巳勿道你不但是骗子,还是小偷。”楚留香道:“你这屋予看来虽然像是个疯子任助地方,其实还有很多破缠,是万万瞒不过明眼人的。”薛宝宝道“你是明眼人么,我看你眼睛非但不明,还有些发红,图有点像我的免予朋友哩。”楚留香道:“这屋予就像是书生助书斋,你看你把书堆得乱七八糟,其实却自有条理,唯一不同的是这里实在比书生的书斋乾净多他跟随一转,笑了笑,道,“你以後若还想装疯,最好去弄些中粪狗尿,洒径这屋予里,用的扬也切切不可如此考究,利些墙壁灰涂在胶亡也就行了。”薛宝宝拍手笑道“难怪你的脸这么白原来你涂墙塑灰。。楚留香道“最重要的是,你不该将那些衣服目在阁楼上。”薛宝宝眨了眨眼,道“衣服什么衣服”楚留香道就是你至杀人时购衣服。”薛宝宝突然“格格”的笑了起来,但目中却已连半分笑意都没有楚留香盯住他的眼睛道“你细道我已发现了这些事知道你的秘密迟早总会被龙揭穿,所以就想赶快一榴了之但这次我又怎会甭让你溜走’酵宝宝越笑越厉害,到後来居然笑得满地打滚怎奈楚留香助眼睛一直盯着他无论他滚到哪里都再也不肯放松。楚留香道“我韧见你的时候,虽觉有些奇怪,却还没有想到你就是那冷血的凶手,你若不是那么急着杀我,我也许永远都想不到。”薛宝宝在地上滚着笑道“别人都说我是疯子,只有你说我不疯,你真是个好人。”他滚到楚留香面前楚留香立刻又退得很远,微笑道“到後来你也知道要杀魏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你才想嫁祸于我,想措你兄长的利剑来要我的命。”薛宝宝虽还勉强在笑但已渐渐笑不出了。楚留香道“於是你就先去盗剑再来行刺薛家庄每一尺地弥都了如指掌,你自然可以来去自如,谁也抓不住你。”他笑了笑接着道“尤其那扇门,别人抓刺客的时候,你往那扇门溜走,榴回自己的屋里,等别人不注意时,再偷偷过去将钡锁上,你明知就算被人瞧见,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谁也不会注意到你,在别人眼中,你只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疯子,这就是你的‘隐身法。”薛宝宝霍然战了起来,盯着楚留香。楚留香淡淡道;“你的确是个阴明人,每件事都设计得天衣无缝,让谁也不会猜到你,薛家庆防二少爷,薛衣人的亲弟弟,居然会做用钱买得到的刺客,居然会为钱去杀人这话就算说出来,贝伯也没有人相信。”薛宝宝突又大笑起来道:“不错,薛二公于会为了钱而杀人么这简直荒唐已极。”焚留香道“一点也不荒唐因为你杀人并非真的为了钱,而是为了权力为了补偿你所受的气。”薛宝宝道“找受的气受了谁的气”他面上似乎起了种难言的变化,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格格”笑道“谁不知道我大哥是天下第刽客,谁敢叫我受气。”楚留香轻轻叹息了声道:“就因为令兄是天下第一剑客,所以你才会落到这地步。”薛宝宝道“哦”楚留香道“你本来既聪明,又有才气武功之高,更可说是武林少见的高手以你的武功和才气本可在武林中享大名,只可借…─”他长叹了声,缓缓接着道“只可惜你是薛衣人的弟弟。”薛宝宝的嘴角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就好像被人在脸上独了一鞭子。楚留香道“因为你所有的成就,都已被天下第一例客’的光荣所掩没,无论你做了什么事,别人都不会向你喝采,只会向‘天下第一剑客之弟’喝采,你若有所成就,那是应该的,因为你是天下第一刨客的弟弟,你若偶而做错了一件事那就会变得罪大恶摄因为大家都会觉得你丢了你哥哥的人。”薛宝宝全身都发起抖来。楚留香道:“若是换了别人,也许就此向命运低头,甚至就此消抗但你却是不肯认输购人,怎奈曲也知道你的成就永远无法胜过你的哥哥。”他长长叹息了声摇头道:“只可惜伤走购那条路走错了‘。’薛宝宝似乎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汲有说。短留香道“这自然也因为弥哥哥从小对你期望太深,约束你太严,爱之深便未免寅之切,所以你才想反抗,但你也知道在你哥哥的约束下,根本就不能妄动,所以你才想出了‘装疯’这个妙法子,让别人对你不再注意,让别人对你失望,你才好自由自在,做你想做的事。”他望着薛宝宝,目中充满了惋惜之意。薛宝宝突又狂笑了起来,指着楚留香道“你想得很妙,说得更妙,可惜达只不过是你在自说自话而己,你着认为我就是那刺客组织的主使人至少也得有真凭实据。”楚留香道:“你要证据”薛宝宝厉声道“你若拿不出征据来就是含血喷人。”楚留香笑了笑,道“好你要证据,我就拿证据给你看。”他小心翼翼的自怀中将那铁锁拿了出来托在手上,道:“这就是证据。”薛宝宝冷笑道:“这算什么证据”焚留香道“这把领就是那门上因锁已有许久未曾被人动过,只有那刺客前天曾经开过这把锁,是么”薛宝宝闭紧了嘴,目中充满了惊度之色,显然他还猜不透矩留香又在玩什么花样,他决心不再上当。楚留香道“开镇的人,必定会在筋上留下手印这把锁最近既然只有那刺客开过所以锁上本该只有那刺客的手印,是么”薛宝宝曲图闭得更紧了。楚留香道“但现在这把锁上却只有伤的手印。”薛宝宝终于忍不住道:“手印什么手印”楚留香微笑道:“人为万物之灵,上天造人,助确奇妙得很,伤宛虽同样是人,但你我的面貌身材,却绝不相同,世上也绝汲有两个面貌完全相同的人。”薛宝宝还是狼不送他究竟短说什么。楚留香伸出了手,又道:“你看,每个人擎上都有学纹,指上也有指纹,但每个人事纹和指纹也绝不相同购世上更没有两个攀纹完全相同的人,你若好细研究,就会发觉这是件很有趣的事,只可借谁也没有留意过这件事面已。”薛宝宝越所越觉得迷糊,人们面对着自己不横的事,总会作出一种傲然不悄之态,薛宝宝冷笑道“你这些话只能骗骗叁岁孩子,却骗不了旗。”他嘴里这么说,两只手却已不由自主藏变背後。楚留香笑道“现在位再将手藏起来也没有用了·因为我已检查你梳妆台上的东西上面的手印正和这把锁上的手印一样,只要两卜比,你的罪证就清清楚楚购樱了卜来那是赖也赖不掉助。”酵宝宝又惊又疑·面上已不禁变了颜色,突然反手扫,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扫落在地。楚留香大笑道:“你看,你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就只这件事,已足够证明你的罪行了。”薛宝宝狂吼道“你这厉鬼,你简直不是人,我早就该杀了你的。”狂吼声中,他已向矩留香扑了过去。就在这时,突听一个人大喝道“住手”薛宝宝惊,就发现薛衣人已站在门口。蹿衣人助脸色也苍白得可怕,长长的叹息着,缀然道:“二弟,你还是上了他的当了。”薛宝宝满头冷汗潍烤而落,竟动也不改动,“长兄为父”,他对这位大哥自助就存着一份畏惧之心。薛衣人叹道“楚留香说助道理并没有错,每个人草上助纹路的确都绝不相同,人手接触到物件,也极可能会留下手印,但这只不过仅仅是‘道理’而已,正如有人说‘天圆地方’,但却永远无法还明。,他凝视着楚留香,缓缓道:“香帅你也永远无法征明这种‘道理’的,是么”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这些道理千百年以後也许有人能证明,现在确是万万不能。”酵宝宝这才知道目己毕竟还是又上了他的当,眼睛因着楚留香。也不知是悲是怒心里更不知是何滋昧。薛衣人忽然一笑道“但香帅你也上了我一个当。”楚留香道“我上了你的当”薛衣人徐徐道“那刺客组织的首领,其实并不是他,而是我。。楚留香这才真的吃了惊,失声道“是你”薛衣人中字道“不错,是我。”楚留香征了华晌长叹道“我知道你们兄弟情深,所以不借替池受过。”薛在人摇了撼头,道“我这不过是不忍要他替我受过而已。”他长叹着接道“你看,这庄院是何等广阔,庆中食客是何等涪繁费退隐已有数十年,若没有份外之财,又如何能维持得下。”楚留香道“这…。”薛衣人道“我既不会经商营利,也不会求官求捧,更不会偷鸡摸狗,我唯一精通的事,就是以叁尺之纫,取人项上头颅。”他凄然笑,接着道“为了要让我祖先传下的庆院保住,为了要使我下予弟丰衣足食,费只有以别人助牲命换取钱财,这道理香帅你难道还不明白”楚留香这一生中,从未比此时更觉得谅悟、难受,他呆呆的征在那里,而且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薛衣人默然道“我二弟他为了家族的光荣,才不借替斑受过,不然我……”薛宝宝突然狂吼着道:“你莫要说了,莫要再说了。”薛衣人厉声道“这件事已与你无关,我自会和香助作一了断,你还不侠被出去”薛宝宝咬了咬牙,哼声道:“我从小一直听你的话,你无论要我作什么,我从来也不敢违抗,但是这次’·…这次我再也不听你的了”薛友人怒道:“你敢”薛宝宝道:“我四岁的时候,你教魏识字·六岁的时糜教我学刨,无论什么事都是你教我的,我这一生虽已被你压得透不过气来但我还是要感激你,算来还是欠你很多现存你又要替兔受过了,你水远是有情有义的大哥,我永远是不知好歹的弟弟…。严说着说着,他已涕狈进流放声痛哭,嘶颐着的减道“但你又怎知道我定要受你的恩惠,我做的事情国有找自负担,用不着你来做好人,用添着”薛衣人面色已惨变,道“你……你…─”谤宝宝仰首大呼道”凶手是我,刺客也是我,拢杀的人已不计其数,我死了也很够本了,─…楚留香你为何还不过来动手”薛衣人也泪流满目,哑声道“这全是我的错,我的确对你做得太过份了,也逼得你太紧香帅真正的罪魁祸首是我·你杀了我吧。,楚留香只觉得鼻子酸酸的眼泪几乎咆要夺眶而出。酵宝宝厉声道“楚留香,你还假慈悲什么“…好,你不动手,税自己来。。。”说到这里突然抽出一柄巴首,反手刺向自己的咽喉。语声突然断绝薛衣人惊呼着奔过去已来不及了。鲜血箭一跋飞溅到他胸膛上,再次梁红了他的衣服。但这次却是他弟弟的皿这件衣服他是否会像以前样留下来呢血衣人唉薛衣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