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2 章 一夜缠绵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二章 一夜缠绵气锅鸡、红烧鸭、狮子头、清蒸鱼……这些都是要讲究火候的功夫名莱梁妈想必早巳淮备了整天厂。但这些菜现在却还是原封不动的放任桌子上,因为桌上只剩下了两个人,而这两人连一点吃莱的意思都没有。客人并没有走,走的反而是主人每个人走的时候,都鲁─套很好的理由虽然谁都听出那些理由是窜的。他们的意思只不过是困将楚留香和石绣云两人单独留下来而已,这意思非但楚留香懂得,石绣云逛懂得·纱的是她并没有要别人留下来,自己也没有走。她拿着锭子,轻轻敲着酒杯,像是想敲碎局于里的静田,又像是觉得这双手汲处安放,所以要找些事来做做。她胜上有薄辫的一层红晕,又不太红,在谈谈的灯光下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娇艳,说不出的妖圈。她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疆益在眼上,她白玉般的牙齿轻轻咬着蟹摄级的红唇,咬得却又不太重。院子里秋风正吹着梧桐。酒,是翠绿色的,浮动着阵阵幽香。如此佳夜,如此佳人,如此美酒,纵然不饮,也该醉了。对佳人和美酒,楚留香的经验也许比大多数的人都丰富得多,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此刻他的心竟也在眺个不停。他很少听到自已心跳的审音。石器云忽然始起眼睛,眼被从他的脑上滑到他的手,但她面上就露出对浅线的酒涡。她轻轻的问“你不敬我的酒。”楚留香道“你会喝酒。”石绣云眼皮流动,道“你若敢跟我娇涵,我一定把你灌碎。。楚留香也笑了,道“好,我敬你一杯。”石绣云撇了撇嗡,道“多小气要敬就敬叁杯你……你怕我会暇醉”她很快的例了叁杯酒,很快的就喝了下去。一个人会不会喝酒,从他举杯的姿势镜可以看得出,楚留香一看她举杯的姿势,就知道她至少是喝过酒的。

他也蝎了叁杯,笑道“老实说,我倒真未想到你会喝酒,而且酒量还不错。”石绣云用服角膘着他,道“怎么,你看我像是乡下人,是不是告诉你,乡下人饱会喝酒的。”她又开始倒酒,悠悠的接着道“再告诉你,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一个人就喝了─罐,施债不信””焚留香失笑道“如此说来,我倒真该找小胡来腿你喝酒才是。。石绣云道“小胡是谁”楚留香道:“他叫胡铁花,是我的老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他的酒量比我强得多。”☆今天…“成都只要跟体喝酒。”她举起杯,道“来,我敬你……你敬我叁杯,我撤你六杯,我的气疆沈你大得多了吧。”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六杯”石绣云“咕瞒”,将第一杯酒蝎了下去,道“六杯,你嫌少还是田多乃”楚留香笑道勺匪像是多了些。”石绣云瞪着他,娇噶道“怎么,你伯我喝醉是不是只要称自己不醉就好了,莫管魏。’这六杯酒她喝得更快赐完了她的脸就更红了。楚留香柔声道“我喝完了这六杯,就送你回去好不好”石绣云眼踩于转道“你……你先喝完再说。”六杯酒在楚留香说来自然算不了什么。他赐完了六杯就问道“现在你该回去了吧。”石绣云咬着樱唇,低下头,慢慢的将双新乡蹬说了下来,却将一双白生生的大足盘在椅上☆,然後又慢慢的抬起头,凝注着楚留香,一字字道“死水回去。”楚留香道“你……你不回去为什么”石绣云又在倒酒,道“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回去。”她眼波在楚留香脸上一转,踞然道:“来,现在又该轮到你敬我酒楚留香只有摸鼻子,摸自己的鼻子。百绣云垂下头,幽幽的道“我的心情不好,我想喝酒,你难道就不肯陪陪我”楚留香暗中叹了口气,道“只要你不喝醉,我陪你喝叁天都汲关系。”石绣云道“你伯我瞩碎”楚留香苦笑道“谁喝醇我都伯,我什么都不怕,兢怕喝醉洒的石绣云“嚷防”一笑,道“我保证绝不竭醉,行不行”矩图香只有举杯,道:“好我敬你。”其实楚留香自然也知道没有入能保证自己不喝醉的,唯一能要自己不喝醉的法子,就是根本不蝎。这法子员不算抄,但却狠有效。只可惜很多人都不肯用这法子,所以每天喝醉酒的人都很多。楚留香占知通劝人蝎栖固然不好,劝人不瞩也不好,因为你越劝他不喝,他注往会喝得越多。他只希望石绣云的酒量真的不错。石绣云酒屋的确不错只不过没有她自己想象中那么好而已每个人的酒量都没有自己想象由那么好购。石绣云的眼皮已远不如方那么灵活了。她瞪着楚留香用筷子指着楚留香的鼻子吃吃笑道”你不是好人,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知道我要倒霉了。”楚留香苦笑道“我哪点不好”石绣云格格笑道“你把我淄醉了…。’你把我灌醉了。”楚留香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不是说你币会醉助吗”石绣云皱了皱鼻子扬了个鬼脸,又把脚放了下去,减购道“这么闷闷死人,陷我出去定走好不好。”楚留香立刻站了起来,道“好。”石绣云弯下腰,几乎将头伸到桌予底下了,道“我的鞍子。…我的鞋子呢”她的鞋子已踢到楚留香这边来了。楚留香只有替她检了起来。谁知石绣云抬起脚,院吃笑道“你替我穿上,……你不替我穿上,我就不走。”纤秀的脚盈盈一握。楚留香的心不觉又☆缆。对他这样的男人说来,这小丫头做得实在未免太过份了,简直就好像在欺负他好像说他气不政”似的。楚留香简直忍不住想给她点“教训”了。可是这次楚留香却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替她穿上授子,扶她出了门,她两只手接在楚留香肩胳上,整个人都挂在他肩膀上·夜凉如水。星光映在青石扳路上,青石板路映着星光。秋风温柔得就像是情人的呼吸。楚留香忽然觉得自己也有些醉了。他全末看到黑暗巾还有双发光的眼睛在盯着他。木屋里并不太暗,因为星光也悄悄的潜了进来。楚留香咆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听石绣云朗话,为们么又将她带来这里…“也许他真的有些醉了。石绣云快乐得就像是只云雀,轻灵的转了个身,道“你可知道我益们么要到达里米”授留香没有说话。石绣云道“因为这是我第一眼看到你的地方。”楚茵香道“走吧。”此时此刻,突然说出这两个宇来,实在妙得很。石绣云道:“走为什么要走”楚留香道“你若再不走,可知道我会怎么办”石绣云娇笑着,播着头。楚留香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来凶狠些,沉着声音道:“你既己知道我不是好人,你就该猜得出我要做什么事购,位快些走是你的运气,否则我就要撕破你的衣服,然後…。”他话还没有说完,石绣云突然“田吁”一声,投入他怀里·紧紧的勾注了他段脖子,道:“你真坏,坏死了,我就细道你总有一天会这样对我的。”楚留香伍住了。他只不过是在嘴上说说,想吓吓她而己,谁细她自己反而“实行”了起来,他想推”。”他推在最不该推的地方。石绣云的笑声如银铃,断断续续的银铃,她握起了他的手,将他随手塞人她的衣襟里,悄悄道“你摸模我身上是不是发烧”她身上助确在发烧。楚留香虽然有些台不得,还是很快就将手袖了出来,谁知石绣云邦又拿起他购手,汲狠咬了口。她咬着他的手指,道“你这个坏东西,你一直在勾引我从头到尾都在勾引我,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你又要逃了,你若敢逃走,小心我咬断你的手指。楚留香是个男人,而且没有毛病。一点毛病也没有。太阳已牙起。阳光照入窗户,照在石绣云腿上。她的腿修长篇挺。就算再挑剔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这双腿诱人得很。楚留香的目光从她的腿,慢慢的移到她脸上,她脸上还留着一抹红晕呼吸是那么安祥,睡得就好像婴儿样。望着这张股,焚留香心里忽然觉得说不出助後悔。他并不是“铆下惠”,也从来不想做“柳下惠”,可是这砍,他却希望昨天晚上是个彻下惠。他也曾经和别购女孩子狠亲密,但是那都不同。那些女孩子都狠坚强,都很有勇气。他细道她好纵然会对他怀念,也不会为他痛苦。面现在依健在他怀里这女孩子却不同这女孩於是如此纯真,细此幼稚,如此软弱…。’他不敢想象自己离开她之後,她会怎么样“她会不会自杀”想到这里,楚留香真很不得重重打自己几个耳光了。石绣云助腿轻轻缩了编脸上面渐又露出了酒涡。然後她睁开了跟随。楚留香几乎不敢接触她的眼波。石绣云翻了个身,忽然轻轻的呻吟了起来,带着笑道:“我的头好疼。”楚留香柔声道“想到第二天的头疼,以後你总该少喝些酒了吧。”石绣云吃眩笑道“我听说爱喝酒的人记性都不好,过两天就会将酒醉後的难受忘得干乾净净了。”楚留香也不鼓失笑道“点也不错据我所知小胡至少就戒了千次酒了,每次头疼时他都嚷着要戒酒,可是不到半天就开了戒。”石绣云坐了起来,揉揉眼睛笑道“原来太阳已升得这么商了。”楚留香道“时候的确术早,我……我实在不想走“…严下句话他本要说“虽不想走,却非走不可。”可是这句话恤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谁知石绣云却道:“你不想走,我却要走了。。楚留香征了伍,道:“你─…”石绣云道:“我细道你也该定了。”楚留香道“那么……那么以後我们”。。”石绣云道“以後我们没有以後,因为以後协定再也见不着我。’楚留香征任了,石绣云忽然笑了笑,道;“你为什么吃惊你难道以为我会缠佐你,不放你走”她亲了亲楚留香的脸,站起来,开始穿衣服深深道“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就算能勉强留住你,或者一定要跟你走,以後也不会幸福曲。”楚留香简直说不出话来。石绣云温柔的一笑,道“我是个很平凡的人,以前一直过的是很平凡的日子,以後过的也一定是狠平凡的日子,在我这一生中,能够跟你有这么样不平凡的一天……只要一天,我已狠满足了,以後到我狠老的时候,至少我还有这么一天甜蜜曲回忆。”她温柔的凝法着楚留香,栗声援道;链所以裁无论如何都该感激你。”楚留香坐在那里,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石绣云又亲了系他,然後忽然就转身很快的走了出来,甚至连头都没有回过来瞧他眼。楚留香本来是希望她能好好走的,但现在她真的好好走了楚留香心里反面觉得有些发酸,发苦。他中来心希望她走,现在却又希望她不要走得这么快了一一人人都说女子的心情不可捉摸其实男人又何尝不如此。楚留香盯着那扇门,好像希望她会忽然又推天门走进来似的。门果然被推开了“…’但从门外走进来的并不是温柔美貌的石绣云,而是条酒气图人,刚生出满脸胡渣子的顾长大汉;楚留香叫了起来,道“小胡,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了。”胡铁花没有回答,卸播头笑道“老臭虫,你实在有两手……你是用什么法子将那女孩子骗得肯乖乖走了的这法子你一定得教教戮☆”楚留香满肚子苦水却吐不出来,描着跑道“我何必教伤反正女孩子一看到你就逃得比马跑的还抉。”他虽是在故意气气胡铁花但也知道胡铣花绝不会生气,更不会难受无论谁想要胡铁花难受,都困难得狠。谁知胡铁花听了这话立刻哭丧了脑笑也笑不出来了,站在那里发了半天呆,竟“拍”的给自己个耳刮予,大声道:“不错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我是个酒鬼又是个穷光蛋、又馏、又脏、又丑,若有女孩子见了我不逃,那才是怪事。”鼓留香也看呆了。他知道胡铁花并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他认识胡铁花二十多年胡铁花永远都是高高兴兴的得意扬扬购。现在他怎么会变得这种样予难道他有了什么毛病只见胡铁花服抿江辽的居然像显要好眼泪了。楚留香忍不住笑了道“淮会说你丑,那人眼晴─定瞎了·你看你的鼻子、眉毛、眼睛.…─尤其是你这双服睛万个男人中也找不出一个。”胡铁花不中口主拾起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像是觉得高兴了些,但忽又摇播头》着脸“就算我睛长得错也有,是个穷光蛋。”楚留香道:“男了汉大丈夫,穷一点有什么关系,只妥你穷得骨头硬……世土曲女孩子并非个个都是见钱眼开的。”胡铁花不由自主挺起了胸膛,但忽又缩了下去,摇头道“只可惜我又是个酒鬼。”楚留香忍不佳笑道“喝酒又有什么不好喝酒的人才有男子气概,古来有名的英雄,将相、诗人,哪个不喝酒,女孩子见到你喝酒的豪气,一濒心早已掉在你酒杯里了。”胡铁花却还是在摇头,道“这些话没用,女孩于见了我还是要逃。”控留香道:“哪个文孩子见你会逃她 们追你还来不及哩。….你讫不记得华山派的那位‘清风女刨客’高亚男,只为了要鲸给你·一直追了你两叁年。”这话倒不假。那中夏天,他们在莫愁湖上喝酒胡铁花喝醉了,棚里溯涂的就答应了要和商亚男成亲。但第二天他就将这回事忘了,一男却未志,硬逼着他要她,还说他若赖账,她没有胎活下去了。她就要自杀。这下于立刻将胡铣花吓得落荒而逃,高亚男就在後面谴,据胡铁花自己说,她竟追了两叁年。晕本是胡铁花助得意事,矩留香以为总可叫胡铁花开心些了,谁锄胡铁花听“高亚男”这名字,一张股立刻就变得像吊死鬼一样。楚留香奇怪,试探着问道“莫非你又见着高亚男了”胡铣花道“昭。”楚留香讶然通“她难道还不理你”调铁花道“她……她就是不理我,简直就好像不认得我这个说出这句话他更儡个刚受了委屈的孩子。楚留香更奇怪了,拉着他坐了下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什纫说给我听听。”胡铁花道“有天我得了两耀好洒就去找‘快网张叁,因为他烤的鱼最好我记得你也很爱吃的。”楚留香笑道“不错只有他烤的鱼不腥不老,又不人鱼鲜味。。胡铁花道“我和他正坐在船头烤鱼吃酒忽然有条船很快的从我们旁边过去,船上有叁个人,其中有个我觉得很面熟。。楚留香笑道;“高亚男”胡铁花点着头四道;“那时我也大吃一惊☆就追下去想跟她打处招呼,谁知她根本不理我我拼命向她招手,她就像汲瞧义。”楚钥香道:“也许…’也许她真的没有看到你。”胡铁花道:“谁说助她坐在窗口,眼睛瞪了我半天,却强是瞪着根木头似的,我一路追下去,她路坐在窗曰,可就是不理我。”楚留香道“你为什么不索性跳上她的船去问个明白。”胡铁花苦着脸道“我不敢。”楚留香失笑道:“称不敢为什么她顶多也不过只能把你踢下船而已。”胡铁花叹道“因为她的师傅,华山眠的那老尼妨也在船上,我倒真有点怕……我不是怕她别的就伯她那张脸。”华山剑掘当代掌门人,“柏梅大师”,庄严持重,据说已有叁十中未露笑容,江湖中人无论谁见到她都难免有些害伯的。楚留香动容道“枯梅大师已有二十余中未履红尘,这一次短金下山来了”他忽然觉得这好事很有趣了,若没有十分重大的事☆托梅大顾绝不会下中山,她既己下了华山就必定有大事要发生·楚留香忽然用力一拍胡铁花肩头,道“你莫难受,等我这里的事办完了就陪你去找她问问她为何不理你”胡铁花嘴角动了动,忽然道“你见了稿梅大师定也会大吃一惊的。’楚留香道“为什么”胡铁花道“因为他已还俗了。”楚留香叫了起来道“核梅大师会还俗你见了免吧。”插悔大师落发出家已有四十余年修为功深戒律精严,若说烛也会还俗後口简直比说越留香做了和尚还要令人吃掠。胡铁花苦笑道“我出知道这件事无论说绘谁听,都绝没有人会相信,但她的的确确是还俗了。”楚留香道你怕是看错人了吧。”胡铁花道“枪梅大师的容貌任何人看了一眼都不会忘记何况是我”楚留香道:“可是…。”胡铁花道:“我见着她时,她穿的是件紫缎团花的花袍,手里扶着根龙头抛杖,头上白发苍苍,看来就像是位子孙满堂的馈命夫人。”楚留香说不出话来了。枯梅大师居然下了华山,已令人吃惊,她会还俗,更令人难信,这其中必定又牵涉到一件稀奇古怪的大事。楚留香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忽然跳了起来,飞奔出去,道“你在这里等我,午时前後,我一定回来陪你去。”江湖中的确又发生了件大事,无论谁想管这件闹事,都难免要有杀身之祸,楚留香若是赐明入就该逐得远远助。只可诺聪明人有时也会做傻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