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 章 怪客传警讯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章怪客传警讯

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

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西他身高八尺—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无论谁看见他,都会忍不住露出几分尊敬畏惧之色,他自己也从不会看轻自己。

十年以前,他就已是这古城中最有权力的几个人其中之一。距离他身后一丈左右,还跟着一群人,几乎要用奔跑的速度,才能跟得上他的步子。这群人之中有京城三大镖局的总镖头和镖师,有东西城“杆儿上的”的首领和切实,有生意做得极成功的大老板和钱庄的管事。

还有几个人虽然已在京城落户十几年,<目却从来也没有人能摸得透他们的来历和身分。

他们都是富有而成功的中年人,谁也不愿意在如此凌晨,从自己温暖舒服的家里走出,冒着寒风在街道上奔走。

可是每天早上他们都非得这么样走一趟不可。

因为李燕北晨瞪初露时,沿着他固定的路线走半个时辰。这地方几乎已可算是他的王国。这时候他头脑总是特别清醒,判断总是特别正确,他喜欢他的亲信部下在后面跟着他,等着他发号施令。而且这已是他多年的习惯,就正如君王的早朝一样,无论你喜不喜欢,都绝不能违背。

自从“镇远漂局”的总源头“金刀”冯昆,在一个严寒的早上被他从被窝里拖出来,抛人永定门外已结了冰的河水里之后,也从来没有人敢再迟到缺席过一次。

阳光尚未升起,风中仍带着黑夜的寒香,街旁的秋树木叶早已凋落,落叶的露水,已结成一片薄薄的秋霜。

李燕北双拳紧握,大步急行,已从城郭的小路,走到前门外市区的中心,忽然唤道:“孙冲。”后面跟着的那群人中,立刻有个衣着考究,白面微须的中年人奔跑着赶上来,正是李燕北手下的大将之一,以打造各种兵刃和暗器名满中原的“快意堂”堂主。

李燕北并没有效慢脚步等他,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是沉着脸道:“我是不是早已关照过你,十五之前☆题不要再接大宗的生意oo孙冲道:”是oH李燕北道:“那未昨天晚上,你为什么还要将存在库里的六十六把鬼头刀、五十口剑、和所有的弓箭全都卖了出去?”

孙冲垂下头,脸色已变了。

他显然想不到李燕北会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垂着头,嘎懦着道:“那票生意的利润很大,几乎已而且李燕北冷笑道:”而且生意总归是生意,是不是?“孙冲不敢再答腔,头垂得更低。

李燕北脸上已现出怒容,双拳握得更紧,忽然又问:“你知不知道买主是谁?”

孙冲迟疑着,摇着头,眼殊子却在偷偷的四面转动。这时他们刚走上路面很窄的樱桃斜街,两旁的店铺当然还没有开市。但就在这时,左右两旁的窄巷中,突然有两辆乌篷大车冲出来,将他们隔断在路中间。

接着,车上盖着的乌篷也突然掀起——每辆车上都藏着十来条黑衣大汉,每个人手里都挽着张强弓,每张弓的弦都已拉满,箭已在弦。孙冲刚想冲到车上去,手腕却已被李燕北的铁掌扣佐。

他脸色立刻惨变,张开嘴,想呼喊☆“不能……”这句话还没有喊出来,弓弦已响,乱箭飞蝗般射出。

李燕北沉腰坐马,反手一抡,竟将他的人抡了起来。迎上了飞蝗般的乱箭。要眼间孙冲的人已被射成个刺狠。李燕北厉喝一声,也想冲上篷车,谁知前面的一班弓箭手乱箭射出后,身子立刻伏下,后面竟赫然还有一班弓箭手。

二十八张强弓的弓弦也已引满,箭也已在弦。李燕北的身上立刻僵硬☆跟着他的那群人,都已被第三辆大车隔断在一丈外,他纵然是一身钢筋铁骨,也万万挡不住这一轮又一轮飞蝗般的乱箭!经过了二十年的挣扎,数百次艰辛苦战,到头来竟还是免不了要落入对头的陷阱。

李燕北眼睛里血丝满布,看来也正像是一条已落人猎人陷阱的猛兽。只要弓弦再一响,这雄霸一方的京城大豪,也难免要被乱箭穿心。

谁知就在这一刹那间,左边的屋搪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极尖锐的风声。青光一闪!

划过弓弦。

只听“蹦、蹦、蹦”一连串的急响,如珠落玉盘,二十八张强弓的弓弦,竟同时被两道青光划。接着,又是“夺”的一声,青光钉在右面的门板上,竟只不过是两校铜钱。

是谁有这么惊人的指力,能以铜钱接连割断二十八张弓值?弓箭手的脸色也全都已惨变,突然全都翻身跳下篷车,窜人了窄巷。李燕北并没有追。

这些人并不是他的对手,还不配他出手。而且多年前他就已知道,杀戮并不能令人真心对他服从尊敬。

他只是沉声道:“各位不妨慢慢走,回去告诉你们的主人,就说李燕北今日既然未死,总有一天会去找他的,”左面的屋檐上,忽然又响起了一阵掌声。

一个人带着笑道:“好!好风因乙好气派,果然不傀是仁义满京华的李燕北。”

李燕北也笑了,“只可惜仁义满京华的李燕北,纵然有二头六臂,也比不上陆小凤的两根手指!”一个人大笑着从屋循上跃下来,轮廓分明的脸上,带着满脸风尘之色,但一双睁子却还是明亮的,眉毛也依旧漆黑。

四条眉毛。除了他之外,世上绝没有任何人的胡子长得和眉毛同样挺拔秀气。

“你知道是我?”

“金钱漂要用指力。”

李燕北微笑,“能以两校铜钱割断二十八张弓弦的,除了陆小凤外,世上还有谁?”

阳光已升起,豆汁锅里冒出来的热气,在阳光下看来,也像是雾一样。

陆小凤用火烧夹着猪头肉,就着咸菜豆汁,一喝就是三碗,然后才长长吐出口气,擦着汗笑道:“三年未到京城,你知道我最怀念的是什么?”

李燕北微笑道:“豆汁?”

陆小凤大笑点头,“第一怀念的是豆汁,第二是炒肚,尤其是蔡仙居的火烧炒肝,还有润明楼的搭醚火烧和馅饼周的馅饼。”

李燕北道:“我呢?”

陆小凤笑道:“肚子不饿的时候,找才会想到你。”

李燕北道:“但你只伯却想不到我也会有几乎死在别人手里的一天?”

陆小凤承认,“我也想不到你会放他们走的。”

李藏北道:“你以为我喜欢杀人?”

陆小凤又笑了,“你若喜欢杀人,自己只怕也已活不到今天”李燕北道:“可是你……”

陆小凤道:“可是你至少也该问问,他们是谁派来的。”

李燕北也笑了笑,“我不必问。”

陆小凤道:“你已知道?”

李燕北的笑容看来并不很愉快,淡淡道:“除了城南老杜外,淮有这么大的胆子?”

陆小凤道:“杜桐轩?”

李燕北点点头,手里刚拿起的一儿,已被捏得粉碎。

陆小凤道:“这十年来,你跟他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早已该知道你并不是个容易被暗算的人,为什么还要来冒这种险?”

李燕北道:“为了六十万两银子,和他在城南的那块地盘。”陆小凤不懂。

李燕北道:“我已跟他打了赌,就赌六十万两银子,和他的全部地盘。”这赌注实在不小。

陆小凤忍不住长长吸了口气,“你们赌的是什么?”

李燕北道:“赌的就是九月十五的那一战!”

月圆之夜,紫金之颠,一剑西来,天外它仙J 李燕北道:“那一战的日子本来是八月十五,地方本来是在袜陵的紫金山上,可是西门吹雪却坚持要将日期延后一个J.,地方也改在这里。”

陆小凤道:“我知道。”

李燕北道:“自从八月十五那一天之后,江湖中就再也没人看见过西门吹雪的行踪。”

陆小凤叹了口气,这件事他当然也知道。他也正在找西欧雪。找得很苦。

李燕北道:“所以大家都认为西门吹雪一定是怕了叶孤,一定已躲起来不敢露面了。”

陆小凤道:“但你却知道他绝不是个这么样的人!”

李燕北点点头道:“所以别人虽然都已认为他必败无疑,却还是要赌他胜I 无论多少我都赌。”

陆小凤道:“这机会杜恫轩当然不会错过。”

李燕北道:“所以他跟我赌了。”

陆小凤道:“用他的地盘,赌你的地盘?”

李燕北道:“他若输了,另外还得多加六十万两银子。”

陆小凤道:“我知道,一个月以前,就有人愿意以三博,赌叶孤城胜!”

李燕北道:“前两天的盘口,已经到了以二博一,每个人看好叶孤城,直到昨天上午为止,杜桐轩还认为他已十拿馅”陆小凤道:“直到昨天上午为止?”

李燕北道:“因为昨天下午☆清况就已突然改变了。入陆小凤道:”哦?“

李燕北凝视着他,道:“你难道真的还没有听说叶孤城已伤的消息?”

陆小凤摇头,显得很吃惊,“他怎么会负伤的?有谁能伤了他?”

李燕北道:“唐天仪。”

陆小凤皱眉道:“蜀中唐家的大公子?”

李燕北道:“不错?”

陆小凤道:“叶孤城久居海外,怎么会和蜀中唐家的人有过节?”

李燕北道:“据说他们是在张家口附近遇上的,也不知为了什么,发生冲突,叶孤城虽然以一着天外飞仙重伤了唐天仪,可是他自己也中了唐天仪的一把毒砂。”蜀中唐门的毒药暗器,除了唐家的子弟外,天下无人能解。无论谁中了他们的毒药暗器,就算当时不死,也活不了多久…李燕北道:“这消息传到京城,那些买叶孤城胜的人,一个个全都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有的人急得想上吊,有的人想尽厂干方百计,去求对方将赌约作废。”

陆小凤道:“对方若是死了,这赌约自然也就等于作废广”李燕北冷笑道:“所以杜桐轩才一心要将我置之于死地!”

陆小凤叹了口气,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总算已完全明白。

李燕北道:“据说就在昨天晚上一夜之间,京城中至少已有三十个人因此而死,连西城王府里的护院”铁掌翻天\都被人暗算在铁狮子胡同后面的陋巷里,因为他也赌了八干两银子,买西门吹雪胜。“

陆小凤叹道:“想不到八千两银子,也已足够买人的一条命,”陆小凤看着面前的猪头肉和火烧,忽然觉得胃口变得很坏。

“有没有人亲眼看见叶孤城和唐天仪的那一战?”他忽然又问。

李燕北道:“没有。”

陆小凤再问:“既然没有人亲眼看见,又怎知这消息是真的?”

李燕北道:“因为大家都相信说出这消息来的人,绝不会说谎话Jo陆小凤道:”这消息是谁传来的?“

李燕北道:“老实和尚,”陆小凤说不出话了。对老实和尚的信用,无论谁都无话可说的。

李燕北道:“老实和尚是昨天午时过后到京城的,一到了之后,就去‘耳朵眼’吃花索水饼,吃一个饺子,叹6 口气!”

猪头肉上的油,已在北国九月的冷风中凝结,看来也像是一层薄薄的白霜。

李燕北道:“那时天门四剑恰巧也在那里吃饺子,就问他为什么叹气,老实和尚就说出了这消息”听见这件事的人,当然还不止天门四剑。

李燕北道:“除了老实和尚和天门四剑外,这半个月来,已赶到京城来的武林豪杰,已有四五百位,”陆小凤看着猪头肉上的油腻,忽然觉得想呕吐。

李燕北道:“据我所知,九月十五之前,至少还有三四百位武林中人会到这里来,其中至少有五位掌门人,十位帮主,二三十个总膘头,甚至连武当的长老木道人,和少林的护法大师们都会到,只要是能抽得开身的,谁也不愿错过这一战。”

陆小凤突然用力一拍桌子,冷笑道:“他们究竟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看成了什么东西?看成了两只变把戏的猴子?看成了两条在路上拾肉骨头的野狗?”猪头肉和火烧被震得从桌上跳起来,又落下,滚在路边。李燕北吃惊的看着陆小凤。

他从未看见过陆小凤如此激动,也想不通陆小凤为什么会如此愤怒。

他忍不住问:“你难道不是为了要看这一战而来的?”

陆小凤握紧双拳,道:“我只希望永远也看不到他们这一战J ”

李燕北道:“但现在时孤城既然已负伤,西门吹雪已绝不会失败!”

陆小凤道:“无论他好I 谁胜谁负都一样!”

李燕北道:“西门吹雪难道不是你的朋友?”

陆小凤道:“就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我才不愿看着他像条狗一样,为了抢根看不见的肉骨头,跟人拼命。☆李燕北还是不懂:”什么是看不见的肉骨头?“

陆小凤道:“虚名。”别人眼中的虚名,就是那根看不见的肉骨头。

陆小凤冷笑道:“这一战他若胜了,你就可以将杜桐轩的地盘据为已有,那些自鸣清高的剑窖们,也可看到一场精采的好戏,看出他们剑法中有什么绝招,有什么破绽?

可是他自己呢?“

他自己岂非已胜了?可是他纵然胜了,又有什么好处?又有谁能了解胜利者的那种孤独和寂寞?李燕北终于明白了陆小凤的意思。

他静静的凝视着陆小凤,过了很久,才缓缓道:“这一战是他们自己要打的,并没有别人逼他们J 当然没有。世上绝没有任何人能逼他们做任何事。

李燕北道:“我也是西门吹雪的朋友,我并不想要他跟人拼命,更不想利用他去抢老杜的地盘,可是他自己若要和人决斗,我也没法子阻拦。”他盯着陆小凤,一字宇接着道:“甚至连你也没法子阻拦,”陆小凤虽不愿承认,也不能否认。

李燕北道:“最重要的是,就连他们自己,也同样无法阻拦!”世上本就有很多事是这样子的,一个人只要活在这世界上,就有很多事是他非做不可的,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愿意去做都一样。

陆小凤忽然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累了,我想去洗个热水澡JD浴池是用青石砌成的,水很热。陆小凤把自己整个人泡在热水里,尽量放松了四肢,他实在觉得很疲倦,一种从心底深处发出来的疲惫和厌倦。

每当他做成了一件大事,破了一件巨案后,他都会有这种感觉,但却从没有像这次这么深。

绣花大盗、金九龄、鲁少华、公孙大娘、江重威、欧阳情、薛冰……他连想都不愿再想起这些人。尤其是薛冰。

只要一想起薛冰,他心里就像是被针在刺着绣花针,恶毒丽尖锐的绣花针。为了逃避这种痛苦,他甚至连公孙大娘都不愿再见。所以一到了金陵,他就偷偷的溜了。

只可惜这世上却偏偏还有些他不能逃避,也逃避不了的事,西门吹雪、叶孤城、柱恫轩、老实和尚……

他好不愿再想下去,忽然道:“西门吹雪一定也已到了京城。”

“你有把握确定?”李燕北正伏在浴池的边沿上,一条精赤着上身的大汉,正在用力替他擦背。这地方是他的地盘。

他在这里,就正如君王在自己的城堡里同样安全。

陆小凤道:“西门吹雪一向有种奇怪的想法。”

“什么想法?”

“他总认为杀人和被杀都是件非常神圣的事。”

“哦?”

陆小凤道:“所以他无论和谁决斗,一定都会在几天之前就赶到那里去,先斋戒三口,再焚香休浴。”

李燕北忽然笑了笑,道:“你认为他这么样做很奇怪?”

“你认为不奇怪?”

“咽。”

“为什么?”

李燕北道:“因为我若是他,我也会这么样做的。”他举手示意,叫那大汉擦得再用力些,十多年来醇酒美人的亨乐生活,至今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丑陋的痕迹。他的腹部依旧平坦,肌肉依旧充满了弹性,这每天一次的热水澡和强力按摩,对他的帮助实在很大。

“斋戒和休浴都可以使人的精神健旺。事先到决头的地方去,熟悉当地的情况,决战时就可以占尽地利,所以我一直认为西门吹雪绝不是个容易被击败的人,若没有七分以上的把握,他根本不会出手。”

陆小凤道:“所以你也认为他一定已到了京城。”

李燕北道:“q 图。☆陆小凤道:”只不过直到今天,你还没有发现他的行踪。“

李燕北道:“还没有。”

陆小凤皱眉道:“两个像他们那么样引人注意的人到了京城,竟连你都没有听到一点风声,这倒真是件怪事?”

李燕北也皱了皱眉,“两个人?还有一个是谁?”

陆小凤道:“孙秀真。”

李燕北道:“是个女人?”

陆小凤道:“是个很美的女人!李燕北道:”在决战之前,他会带着个女人在身边?“

陆小凤道:“别的女人他绝不会带,可是这个女人却不同。”

李燕北的浓眉皱得更紧,过了很久,才长长叹了口气,道:“幸好叶孤城已负伤,否则……”他翻了个身,声音突然停顿。热气弥漫的浴室门外,忽然出现了条幽灵般的人影。

李燕北厉声喝问:“什么人?”

这人没有回答他的话,却阴侧侧一笑,道:“今天你不该到这里来洗澡的。”

“因为杜恫轩既然能收买孙冲,就同样也能收买替你擦背的人!精赤着上身的大汉脸色已变了,想冲出去,李燕北却已拧伎了他的臂。他本来也是个强壮而有力的人,可是在李燕北手下,他却全无挣扎反抗的余地。他想挣扎时,已听见自己肘骨拧断的声音。

“巾上有毒,若要解药,到前门外的春华楼去等。”这人影的行动也快如鬼魂,袍袖一拂,人已不见。

李燕北大喝道:“朋友是什么人?为何不容李某报答相救之恩。”

只听这人声音远远传来,道:“到了春华楼,你就知道我是谁了,那时,你再报答我也不迟,”说到最后一句话,声音已远在十余丈外。

李燕北一把夺下那大汉手上擦背的布巾,大汉正失声惨呼,李燕北已将毛巾塞入他嘴里。他呼声骤然停顿,身子突然一阵抽搐,全身立刻跟着收缩,突然间就倒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了。这块白浴巾上竟赫然真的有毒。

刚才这大汉用力替他擦背时,巾上的毒性,已渗入他的毛孔,渗入他的肌肤里。李燕北全身的肌肉,突然变得无法控制,不停前跳动起来。

陆小凤也不禁动容,“厉害的杖桐轩,好恶毒的手段。”

“刚才那个人又是谁?”李燕北用力握紧双拳,控制着自己,“他怎么会知道杜桐轩的阴谋?为什么要赶来救我?”要知道这答案只有一个法子,“到春华楼去。”

春华楼也在李燕北的地盘里。他们是坐车去的,李燕北虽然喜欢走路,可是为了伯毒性发作,他已不敢再多用一分力气。

看见他的人,对他还是和平时同样尊敬,远远的就弯下腰来躬身问安。谁也看不出这虎豹般的壮汉,生命已危在旦夕。李燕北对这些人当然已没有平时那么客气无论谁身体里若是埋伏着一包随时都可能会引燃的火药,心情都不会太好的。

春华楼的地方很大,生意很好,他们来的时候,本来已位无虚席。可是李燕北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自然会有人站起来请坐的。他们选了张居中的桌子,面对着楼梯,只要有人k 楼,他们一眼就可以看见。没有人上楼,只有人下楼。

看见李燕北的满脸杀气,知趣的人都已准备溜了。已有人在悄悄的结帐,也有人在窃窃私议突然间,所有‘的声音竞一起停顿,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一个人身上。’个刚走上楼来的人。

这人很高,很瘦,穿着极考究,态度极斯文,年纪虽不甚大,两翼却已斑白,一张清瘤瘦削的脸上,仿佛带着三分病容,却又带着七分威严,令人绝不敢对他有丝毫轻视。

他穿着的是件宝蓝色的长袍,质料颜色都极高雅,—双非常秀气,保养得也非常好的手上,戴着枚价值连城的汉玉扳指,腰畔的丝绦上,也挂着块毫无暇疵的白玉壁,看来就像是朝迁中的清贵,翰苑中的学士。

事实上,有很多人都称他为学士,他自己也很喜欢这名字。但他当然并不是真的学士。

他是微笑着走上楼来的,可是每个人看见他都似已笑不出厂。尤其是李燕北,脸色更已发青。

没有人想得到杜悯轩居然会出现在李燕北的地盘里,就正如没有人想得到豺狼会走入虎穴一样。这十年来,杖恫轩的足迹确实也从未离开过城南一步。

杖学士一向都是个极谨慎,极小心的人,今天怎么会忽然变了性?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居然笔直走到李燕北面前,微笑抱拳,道:“李将军别来无羞?”

他喜欢别人叫他杜学士,李燕北却最恨别人叫他李将军。陆小凤笑了。他觉得无论学士也好,将军也好,这两个名字听来都有点滑稽。

杜桐轩也在看着他,微笑道广阁下莫非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陆小凤陆大侠?“

陆小凤笑道:“你不是学士,他不是将军,我也不是大侠,我们大家最好都不必客气。”

杜桐轩居然面不改色,态度还是彬彬有礼。看他的样子,就连陆小凤都看不出他就是那杀人不眨眼的城南老杜。

李燕北目光刀锋般盯着他,突然道:“我若是你,我绝不会到这里来。”

杜恫轩道:“我不是你,所以我来了。”

之李燕北道:“你不该来的。”

社恫轩道:“我已来了。”

李燕北冷笑道:“你要来,可以来,要走,只怕就很不容易!”

杜桐轩居然又笑了,“李将军要报答别人的救命之思,用的难道就是这种法子?”

李燕北怔佐了。

杜桐轩已伸出那双戴着汉玉扳指的手,拉开椅子坐下来,微笑道:“我本来以为你至少应该请我喝杯酒的。”

李燕北终于忍不住问道:“刚才救我的人真是你?”杜恫轩‘点点头。

李燕北盯着他,道:“今天一日间,两次要杀我的也是你?”

杜恫轩淡淡道:“有时我是个很容易改变主意的人。”

李燕北道:“是什么事让你改变了主意?”

杜恫轩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忽然提高声音道:“解药。”

这两个宇刚说出口,他身后就忽然多了个人。一个枯瘦矮小的黑衣人,惨白的脸上完全没有丝毫表情,却配上了一双深深凹下去的漆黑眼睛,若不是双眼睛,他看起来完全像个死人。

酒楼上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来的。

死人般的脸,鬼腿般的身法——李燕北立刻发现他就是刚在浴室外候忽来去的人。

他已伸出双魔爪般的手,将一只惨碧色的木瓶摆在桌上。

杜桐轩道:“这就是解药,你最好快乘毒性还未发作之前,赶快吃下去。”

李燕北握紧双拳,要他在这么多双眼睛前,接受城南老杜给他的解药,实在是件很难堪的事。

可是他偏偏不能拒绝。

杜恫轩也知道他不能拒绝,悠然道:“我本是专程为你送解药来的,可是现在……”

李燕北道:“现在你又改变了主意?”

杜恫轩笑了笑,道:“我只不过忽然又想起件事要问问你。”

李燕北道:“什么事?”

杜恫轩道:“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将我们的赌注再增加一仕亿p ”

李燕北又怔了怔,“你还想把赌注再增加?”

杜桐轩道:“你不敢?”

李燕北道:“你还想增加多少?”

杜恫轩道:“你还有什么可赌的?”

李燕北的手又在桌下握紧,“我的四大恒钱庄里,还存着有八十多万两银子。”

杜桐轩道:“那么我明天一早就也存一百二十万两进去。”他眼睛里发着光,“我不想占你便宜,我们的赌注还是以三博李燕北的眼睛里发出了光,盯着他一宇字道:”我若输了,就立刻离开京城,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绝不再踏入京城一步。“

杜桐轩道:“我若输了,就立刻出关,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绝不再人关一步。”

李燕北道:“一言为定?”

杜桐轩道:“击掌为信。”两个人侵慢的伸出手,眼睛盯着对方的眼睛。酒楼上忽然又变得完全没有声音。这一场赌实在赌得太大,他们无异已将自己全部身家性命都押了上大家看着他们的手,自己的手心里仿佛也在为他们捏着把冷汗。只听“拍”的—声,掌声一响。这一响掌声,也不知是为谁敲响了丧钟?李燕北的表情很沉重,过了很久,才慢慢的放下手。

杜恫轩却笑得更得意,“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明知叶城主已负伤,还要跟你赌!”

李燕北并不否认,他实在很奇怪。每个人都在奇怪。社桐轩一向小心谨慎,没有把握的事,他本来绝不会做的。他为什么会如此有把握?这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风从窗外吹过,大家忽然嗅到了一阵奇异的花香,然后就看见六个乌发垂肩,白衣如雪的少女,提着满篮黄菊,从楼尸一路洒上来,将这鲜艳的菊花,在楼梯上铺成了一条花毡。

一个人踩着鲜花,慢慢的走了上来。他的脸很白,既不是苍白,也不是惨白,而是一种白玉般晶莹泽润的颜色。

他的眼睛并不是漆黑的,但却亮得可怕,就像是两颗寒星。他漆黑的头发上,戴着顶檀香木座的珠冠,身上的衣服也洁白如雪。他走得很慢,走上来的时候,就像是君王走入了他的宫廷,又像是天上的飞仙,降临人间。

李燕北不认得这个人,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这个人,但却已猜出这个人是谁!“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白云城主叶孤城竟赫然来了。他没有死!他全身都仿佛散发着一种令人目眩眼花的光采,无论谁都看得出他绝不像是个受了伤的人。

李燕北看着他,连呼吸都已几乎停顿,心也已沉了下去。叶孤城并没有看他,一双寒星般的眼睛,正盯着陆小凤。

陆小凤微笑。

叶孤城道:“你也来了。”

陆小凤道:“我也来了lD叶孤城道:”很好,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J “

陆小凤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叶孤城的目光已忽然从他脸广移开,忽然问道:“哪一位是唐天容?”他嘴里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已盯在左面角落里一个人的身上。

这个人—张本来很英俊的脸,现在似已突然扔曲僵硬。

他一直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连陆小凤上来时都没有注意到他。他的年纪还很轻,衣着很华丽,眼睛里却带着种食尸鹰般残酷的表情。

这双眼睛也正在盯着叶孤城,一字宇道:“我就是唐天容J ”

在他和叶孤城之间坐着的七八桌人,忽然间全都散开了,退到了两旁角落里。

叶孤城道:“你知道我是谁?”唐天容点点头。

叶孤城道:“你是不是在奇怪,我怎么直到现在还活着?”

唐天容嘴角的肌肉似在跳动,道:“是谁替你解的毒?”

这句话问出去,大家对6 知道老实和尚这次还是没有说假话。叶孤城的确受了伤,的确中了唐家的毒砂。可是j 宝种久已令天下武林中人闻名丧胆的毒药暗器,在叶孤城身上竞似完全没有什么效力。是谁替他解的毒?大家都想听时孤城回答这句话,叶孤城却偏偏没有回答,淡淡道:“本来无毒,何必解毒?”

唐天容道:“本来无毒?”

叶孤城道:“一点尘埃,又有何毒?”

唐天容脸色变了,“本门的飞砂,在你眼中只不过是一点尘埃?”

叶孤城点点头。唐天容也不再说话,却慢慢的站了起来。解开了长衫,露出了里面一身劲装。

他的服装并不奇怪,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紧贴在他左有胯骨的两只豹皮革囊,和插在腰带上的一双鱼皮手套。“

酒楼上又变得静寂无声,每个人都想走,却又舍不得走。大家都知道就在这里,就在这时,立刻就要有一场谅心动魄的恶战开始。

唐天容脱下长衫,戴k 手套。鱼皮手套闪动着—种奇怪的碧光,他的脸色仿佛也是惨碧色的。

叶孤城静静的站着,看着,身后已有个白衣童子,棒来厂一两形式极古雅的乌鞘长剑。剑已在手。“

唐天容盯着他手里的这柄剑,忽然道:“还有谁认为本门的宽砂只不过是一点尘埃的?”当然没有I 唐天容道:“若是投有别人,各位最好请下楼,免得受了误伤!舍不得走的人,也只好走了。唐家的毒砂在武林中人的心目中,甚至比瘟疫更可怕,谁也不愿意沾上一点。

叶孤城却忽然道:“不必走。”

唐天容道:“不必?”

叶孤城淡淡道:“我保证你的飞砂根本无法出手!”唐天容脸色又变了。

唐家毒药暗器的可怕,并不完全在暗器的毒,也因为唐家子弟出手的快!纵然看见过他们暗器出手的人,也无法形容他们出手的速度。但这次唐天容的暗器竟真的未能出手。他的手一动,剑光已飞起!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灿烂和辉煌,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速度J 那已不仅是一柄剑,而是雷神的震怒,闪电的一击。剑光一闪,消失。

叶孤城的人已回到鲜花上。唐天容却还是站在那里,动也没有动,手已垂落,脸已僵硬。

然后每个人就都看见厂鲜血忽然从他左右双肩的琵琶骨下流了出来。眼泪也随着鲜血同时流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这一生中,是永远再也没法子发出暗器了。对唐家的子弟说来,这种事甚至比死更可怕,更残酷。“

现在叶弧城的目光,已又回到陆小凤脸上。

陆小凤忍不住道:“好—着天外宽仙。”

叶孤城道:“那本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陆小凤道:“我承认。”

叶孤城眼睛里忽然露出种奇怪的表情,问了句奇怪的话,“西门吹雪呢?”

陆小凤道:“我不是西门吹雪。”奇怪的问话,也只有用奇怪的话回答。

叶孤城笑了,凝视着陆小凤,缓缓道:“幸好你不是。”他微笑着转过身,走了下去。

然后这酒楼就忽然变得像是一锅刚煮沸的滚水,起了—阵骚动。有的人大声争议,有的人抢着奔下楼,抢着将这消息传出去。叶孤城既没有死,也没有伤。每个人都已看到厂他的剑法。天下无双的剑法!李燕北也看见了,看得很清楚,所以现在他眼前似已变得空无一物。

杜恫轩看着他,忽然笑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改变主意了吧Jo李燕北没有回答,也不必回答。

杜桐轩道:“我一向只杀人,不救人,这次却破了例,因为我不想你死。”他微笑着站起来,慢慢的接着道:“因为死人不能付帐,付赌帐。”

赌帐。只有死人,才可以不付这笔赌帐。只要李燕北还活着,就非付不可,言丽无信的人,是没法子在这地方混的!现在那一战虽然还未开始,但每个人都认为李燕北已输定了,输了就非付不可。若是付了这笔赌帐,就算还活着,也已跟死人差不多了。

李燕北慢慢的拿起了桌上的解药,忽然笑了笑,道:“不管怎么样,杜桐轩总算救过我一次,”他笑得实在很勉强,拿着解药的手,也仿佛在轻轻发抖。

陆小凤道:“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总算还活着,而且还没有输。”

李燕北点点头,“至少现在还没有。”

陆小凤凝视着他,“可是现在你已不像以前那么有信心?”

李燕北没有否认,也不能否认,沉默了很久,忍不住长长叹气,道:“那一剑实在是天下无双的剑法。”

陆小凤道:“天下无双的剑法,并不一定是必胜的剑法J ”

李燕北道:“哦?”

陆小凤道世上还没有必胜的剑法。“

李燕北道:“我知道西门吹雪至今也没有败过,他本来至少应该有五成把握,可是现在……”

陆小凤道:“现在怎么样?”

李燕北又笑了笑,笑得更勉强,“现在他若已到了京城,我就应该知道的JD陆小凤道:”你既然不知道,就表示他现在还没有到京城?“

李藏北道:“可以这么说iU陆小凤道:”他现在既然还没有到京城,是不是就表示他对自己也已没有把握?“

李燕北反问道:“你看呢?”

陆小凤道:“我看不出,还没有发生的事,我从不愿去胡思乱想。”

李燕北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问道:“你认不认得跟着杜桐轩来的那个人?”

陆小凤摇摇头。

李燕北道:“但你想必也该看得出,他的轻功很不错。”

陆小凤道:“岂止很不错,当今天下,轻功比他高的人,绝不会超出十个。”

李燕北道:“你的交游见识都很广—,应该猜得出他是谁。”

陆小凤就沉吟着,道:“若不是他的身材太瘦小,我一定会认为他是司空摘星。”

李燕北道:“他不是?”

陆小凤道:“绝不是。”

李燕北道:“所以你也想不出他是谁?”

陆小凤道:“可是我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点不对。”

李燕北道:“什么不对?”

陆小凤道:“无论他是什么人,以他的身手,都不该做杖桐轩那种人的奴才!李燕北没有再说什么,又过了很久,才缓缓道:”你刚到京城来,我知道你一定想到城里去逛逛,你一定会遇见很多朋友。“陆小凤承认。

他的确想看看究竟已有些什么人到了这里,他还想去找找老实和尚。

李燕北道:“今天晚上,我到金鱼胡同的福寿堂去叫一桌菜,送到家里去,我们在家里吃饭”

陆小凤道:“好!”他忽又笑了笑,“却不知是你哪个家?”

李燕北也笑了,“今天是十二,我本该在个三姨家里吃晚饭的,她也早就想见见你,为什么会有四条眉毛。”

陆小凤笑道:“我也想见见她,听说她是位很出名的美人!”

李燕北大笑,“好,吃晚饭的时候,我叫人在这里等着接你人!陆小凤道:”若是遇见了花满楼,我说不定会拉他一起去!李燕北道:“行。”

陆小凤忽然叹了口气,“奇怪的是,他好像也跟着西门吹雪一起失踪了,若是能找得到他,说不定就能找到西门吹雪。”

李燕北道:“为什么?”

陆小凤道:“他找人总好像有种特别的本事,连我都说不出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燕北道:“你若到外面去走走,他说不定会先来找你。”

陆小凤道:“很可能。”

李燕北道:“那你现在还等什么?”

陆小凤看着他,缓缓道:“等你先吃完药I ”

李燕北道:“你要看着我吃完药再走?”陆小凤点点头。

李燕北突又大笑,“你放心,我现在还不想死,我不能一下子就让二十个女人同时做寡妇。”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