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3 章 满腔侠义心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三章 满腔侠义心

宝儿不知怎地,已对姜风大生好感,越看这萧配秋越觉讨厌,突然悄悄一技铁娃衣角,道:“你二弟 ”

铁娃笑道:“他别人不服,最是服我。”

宝儿道:“好,快叫他过来。”

铁娃想也不想,放声大呼道:“铁雄……二娃子……大哥在这里,你快过来……快过来……”

托船的四条大汉其中一个,听得这呼声,先是一怔,转目瞧了两眼,突然放手,一个跟头自下面大汉肩头上翻了下来。

那艘船被四条大汉托任,本是四平八稳,此刻一人撒手,重心立失,船上托着巨鼓的大汉首先站不住!

策配秋怒喝道: “蠢才你……”但呼声未了,那大汉已翻了下去,只听噗咚!砰蓬!哎哟!之声不绝于耳。接着“哨”地一声大震——噗咚之声乃是有人落水,砰蓬之声乃是有人跌在船头,哎哟之声是惊呼,最后—声大震,却是上面的轻舟落到厅面的轻舟上!

两条船一撞,木板飞裂,船阵立时乱了。

牛铁雄乘着大乱,飞步奔出,牛铁娃也跃下了船,奔向他兄弟,两人见面,哇地大喝一声,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掌,紧紧抱在一起,也不顾别人大呼大喊,更不顾塘水中淤泥污染

姜风瞧了宝儿一眼,冷峻的目光中初次露出温柔之意、

宝儿只觉这已比什么夸奖都好上百倍,方自一笑,突见—条人影,凌空扑向铁娃兄弟,不禁脱口惊呼出来。姜风道:“莫害怕 !”身形展动,迎了上去。

那凌空扑向谈娃的人影,正是萧配秋。

他眼见自己大事,竟被这两条蠢牛般的大汉毁了,怒极之下,杀心顿起,双掌满含真力,分别拍向铁娃兄弟的头顶。

但他手掌还未遂出,身边已有风声袭来,他不及伤人,先求自保,猛拧身。双掌正自拍出,迎了姜风一掌。

双掌相击,两人身形眼见都已将落入水中,哪知两人竞同时反掌一拍铁娃肩头,身形便又横飞而起、

但慌乱之下,两人却已无法分辨方向,姜风掠去了那轻舟蛇阵,萧配秋却掠上了方头船头。

宝儿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只见眼前人影一花,端坐在舱中的四条大汉,不知何时,已适身而出。四人有如四尊天王石像,将萧配秋困在中央。

那边姜风一掌将舟中一条大汉震得迎面跌倒,又以“牵线手”将另一条大汉牵入水中,早有一艘轻舟急地驶来。

姜风跃上轻傍,轻船前荡,荡了两桨,姜风便又纵身掠起,掠回方头船,来去之间,当真是翩如惊鸿,矫若游龙

这时萧配秋额上已沁出了汗珠,只因他连换了数种身法,却也无法冲出这四人包围之势,他无论使出什么招式,无论冲向哪一方,这四人只要伸手一挡,他便又已回到原效,四人若是合力一击,他哪里还有命在? 萧配秋—念至此,纵然极力装出潇洒从容之态,却也装不像了。

姜风道:“铁大哥、宋大哥、李大哥、战大哥,这姓萧的作恶多端,你们还留着他做什么?”

左面一条锦衣大汉,浓眉大眼,面如锅底,年纪虽然最轻,气度最是沉猛,似乎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已经历过不知多少惊险凶恶之事,此刻冷冷道:“杀了他不过举手之劳,又有何难?只是杀了他后,他门下不免拼命,那时不兔血染天风水塘,岂非大煞风景?”

萧配秋干笑一声,道:“四位果然明白事理,想必惧是武林高人,不知大名可否见告,小生洗耳恭听。”

那大汉道:“你不是在等帮手么,你那帮手来了,自然知道我四人的名姓……”

突听远远传来一声怪笑。有人格格笑道:“乖孩子,你也来了么,好好,婆婆给你个冰糖梅子吃!”一道风声,划空而来。

方宝儿一听声音,面色立时大变,悄悄退到角落里,伸手自脚上摸了把污泥,涂在脸上、

那大汉似也对这冰糖梅子无福消受,不待风声袭来,早巳闪身避开,只见灯影闪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子,半空中落了下来,身子矮矮胖胖,面上笑笑嘻嘻,手里拄着根比人高出一半的拐杖,正是万老夫人。

萧配秋面上立现喜色,额上汗珠也干了。

万老夫人瞪了他一眼,沉着脸道:“妊你走动江湖多年,连这四位的来历都瞧不出么?”萧配秋道:“请婆婆指教。”

万老夫人叹了口气, 摸了个糖梅子出来, 一面咀嚼,一面指点着道:“这是‘七丧戟’铁温侯,这是‘开碑手’宋光,这是‘踏雪无痕’李英虹,这是‘万人敌’战常胜,唉……中原武林的高手,剩下的只有这四个了。”

萧配秋听了这四人名姓,心头果然一惊! “白马将军”李名生亦自耸然变色,悄悄将周方拉到一旁,耳语道:“天风帮与秋水帮在长江一带虽然名头甚响,但姜风与萧配秋终究也不过是江湖中的二流角色,此番怎会有如许多武林顶尖人物来管他们的闲事?我真是做梦也末想到。”

周方微笑道:“姜风日前做的那票买卖,必定不小,是以才将这些英雄豪杰都惊动了。”

只听万老夫人又道:“想那‘连云庆’一战,连大力神鹫,七手大圣这些人都送了命,四位却能活到现在,当真是福大命大,但四位海滨观战后,便该回去修心养性才是,也好为中原武林多少保留些元气,四位怎会又到了这里? 却教我老婆子好生不解。”

宋光等四人自经“连云庄”一战后,心气更是沉静,无论万老夫人说些什么,他四人惧是无动于衷。

万老夫人摇头叹道:“你们就是要动手,也莫要如此着急呀,总要先与我老婆子说个道理……”铁温侯冷冷道:“请指教!”

他四人绝不浪费唇舌,更不肯多说一个宇废话。

宝几暗中喝采道:“好,这样才不愧是武林好汉之风范,既已明知非打不可,还哆嗦什么?”

万老夫人却偏要哆嗦,边吃边叹道:“四位敢情是欺负我老婆子孤身一人,要以多胜少么?”

铁温侯双臂指处“七丧朝”已分持在手,灯光、目光、与戟光交相辉映,铁温侯厉声道:“以一敌一,请!”

万老夫人叹道:“年轻力壮的,却来欺负我们老人家,也不害躁……”突然一杖点出,杖头纫起点点梅花,万老夫人口中犹自嚷道:“要打就打吧,我打不过时,你可得出来呀!”她这话显然是对她的“帮手”说的,但她这帮手究竟是谁? 却是没有一人瞧见,

众人心里都不免起了好奇之心,要瞧瞧这江湖中出名刁钻古怪的老婆子,约来的帮手究竟是何等出色人物?

只是这武林两大新创外门兵刃的比斗就在眼前,错过了更是可惜,众人又舍不得移开目光,往四下搜索。但见万老夫人瞬间已攻出三杖,第一招“乱点梨花”用的乃是梨花大枪法,铁温侯双朝斜架,使出了戟法中一招“十字挂杖”,便轻轻化去。万老夫人长杖回旋,变作“齐眉五行棍”一着“玉带束金袍”,着力扫出,铁温侯旋身片马,双臂急震,铁温侯戟化做获手钩,一招“野马分鬃”,连消带打,正是山西窦家寨“万胜无敌钩”中之妙着。

万老夫人身形螺丝般一转,长杖有如孔雀开屏般,撤出·片光影,竞用的是白蜡太竿子里的绝招“横扫千匹马”!

铁温侯轻叱一声“来得好”! 双朝随棍而展,戟头“万字夺”,专找万老夫人长杖杖头,用的乃是“追魂十三夺”中的“锁”字快,常言道:一寸短、一寸险,铁温侯用的本是短兵刃,这种招式使出,更是险极,但见他双戟上要有半分差错,对方长杖立刻洞穿空门面入!

万老夫人使出三招端的惧是好着,但铁温侯使出的三招却恰是她的克屋,万老夫人暴怒之—尸,招式大变,但无论她招式如何变化,总都被对方招式克佐!

萧配秋面上已现焦急之色,李名生又拉着周方道:“百宝杖于武林十三家外门兵刃中,排名在‘七丧戟’之上,便是因为这一条长杖中,妙用无穷,令人防不胜防,但如今却为何不见万老夫人使出?”

方宝儿在一旁忍不住插口道:“她那条旧的百宝杖已在前些日子被人折断了,新的只怕还没有打好。”

突听萧配秋大声道:“久闻万老夫人百宝杖妙用无方,前辈为何不使出来,让咱们开开眼界。”

他一心要想万老夫人快些取胜,是以忍不住嚷了出来,却不知宝儿料的果然不差,万老夫人此刻所使的不过只是条寻常铁杖。

这时万老夫人已仗着丰富的经验,老辣的招式,深厚的内力,逐渐挽回了颓势,闻言心头一跳,暗中怒骂道:“小兔崽子,穷吼个什么,这一吼还未将我的暗器吼出,只怕已将别人的暗器吼出来了。”

心念转处,铁温侯果然已沉声喝道:“瞧着! ”右手戟直点而出,万老夫人身子一统,这一戟眼看便已够不着部位,

哪知这三尺长的铁戟,戟头实又暴长一尺三寸,明明够不上部位的招式,此刻却已足够有余。万老夫人凌空一个翻身,倒退五尺、

铁温侯吨道:“着!”右手戟中,突然飞出七点银星,直打万老夫人胸腹面目,左手朝斜挥,朝头竞带着条银链飞出,有如链子长枪一般,急缠万老夫人双足,上下交攻,其急如电!突然间,一条人影如飞而来,挡在万老夫人身前。

只听“笃!笃!笃!”一连串轻响,如钉枯木,那七点银星,惧都已打上了这人的胸膛、

接着,“呛卿”一声,银链带着万宇夺,也缠上了这人的双足,此人却仍行所无事,直挺挺的站着。

群人俱都大惊失色,铁温侯虽惊不乱,挫腕回收,只望能以双臂千斤之力,将这人拉得跌倒。

哪知就在这时,又有一条黄影凌空堕下,不偏不倚,跌在银链上,铁温侯但觉虎口一阵剧痛,七丧戟竟自脱手!

“开碑手”宋光,“踏雪无痕”李英虹,“万人敌”战常胜大惊之下,展动身形,抢至铁温候左右身旁。

只见前来的那人,身子高瘦,面色清褐,那七点银星接在他胸前衣楼上,竞未能钉进去。

后来的那人,已盘膝坐在地上,一张圆脸,虽然满股笑容,但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怪异,有如庙中泥塑的笑弥陀一般,他这笑容也似是用泥堆上去的,既无丝毫变化,亦无丝毫笑意。

宝儿早巳瞧出前面来的那人,正是水郎君,他实也未想到万老夫人约来的帮手,竟是此人。

只固他记得那时木郎君与万老夫人本是仇敌,自想不通如今竟会变作朋友,却下知江湖中敌友本自难分,今日为友,明日成仇,本是司空常见、不足为奇之事,只要厉害相关,自可化敌为友、

宝儿深知木朗君之能,见他突然在这里现身,不禁暗暗为姜风与中原四大高手担心,

哪知铁温侯等四人,对那盘膝而坐的黄衫窖显然深怀畏惧,反倒未将木郎君放在心上,四人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着黄衫客。

“开碑手”宋光一字字缓缓道:“久闻‘极天戌土官’之名,瞧朋友神情模样,其非是6成土宫’中来客?”万老夫人格格笑道:“乖娃儿,果然有些眼力。”

宋光也不理她,犹自凝注着黄衫容,沉声通:“朋友为何不说话? 莫非不屑以姓名相告么?”

那黄衫客仍是满面笑容,仍然不说话,却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含笑播了摇头、

宝儿恍然付道:“原来这人是个聋子……”目光转处,却发现铁温侯等四人面色更是大变,齐声脱口道:“土龙子!”再瞧李名生、周方两人,似是吓得更厉害,宝儿忍不住悄声问道:“这聋子有何怕人?”

周方赶紧将他拉到一边,耳语道:“这士龙子就是‘戌士宫’的少主人,天生又聋又哑,但武功之高,据说已不在金河王、火神君等大魔头之下,生性之残暴,却比那些魔头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最是好色,只要见着漂亮的女子……”说到这里,嘎然住口。

宝儿随着他目光瞧了过去,只见那士龙子再也不理别人,只是呆望着姜风,不住招手。

姜风本是长江水上—霸,也是近年江湖女子豪杰中的特出人物,身子虽弱,但性如烈火,当真是瞪眼杀人,不皱眉头,平日谁也不敢将她视为女子,她自已也专将自己视为男子,但此刻姜风见了土龙子这双目光,心底竞情不自禁泛起一阵寒意,—步步向后退去,退了几步,后面便是船舷,眼见她只要再退一步,便得落入水中。

突见人影一花,但听—声惊呼,再看土龙子还是盘膝坐在地上,而姜风本知怎地,竞已被他矮人怀里。

她全身都似已没了气力,软绵绵被士龙子抱着,又亲又嗅,宝儿又惊又怒,只望铁温侯等人解救于她,谁知铁温侯四人虽然满面怒容,但却紧紧守着舱门,未曾出手,那四条红衣大汉本已退到一旁,此刻见到帮主受辱,大喝一声,扑了上去,

土龙子头也不抬,只腾出了一只手来,挥了两挥,只听“砰蓬、噗咚”接连四响,四条红衣大汉已被他打得凌空飞起,跌入池塘中,突听“嘶”的一响,土龙子竟撕开姜风的衣襟,露出了莹白的胸膛,姜风又急又气,又羞又怒,惨呼一声,晕了过去。

周方等四人神情却更是沉稳,掌中也撤出了兵刃,但四人守位能门,仍是动也不动,似是舱中有着什么珍贵之物,只要能保着舱中物无恙,他四人便已心满意足,至于姜风是死是活,惧都全没要紧。

宝儿但觉一股怒气直冲上来,暗道:这些人,自命英雄,但眼见个女子在面前受侮,竟然不立不睬,我虽非英雄,却容他不得。”只觉深身热血沸腾,脑袋里也是热烘烘的,生死厉害,全都抛到了一边,当下大喝一声,跳了出去,指着土龙子大骂道:“你是人还是畜生?放手!”土龙子根本听不见,自然不理他。

木郎君、万老夫人见了他,目中却突有光芒一闪。

万老夫人格格笑道:“小鬼,原来是你,你脸上抹了泥巴,奶奶还是认得你的,来——乖孩子,吃个梅子。”

木郎君早已一步步向宝儿逼了过来,嘶声道:“那大头鬼在哪里……叫他出来……叫他出来……”

只见他双手十指箕张,不住屈伸,似乎恨不得胡不愁就在眼前,好叫他一把捏死,显见他对胡不愁,实已怨毒极深,恨入骨子里。

万老夫人笑道:“水天姬不在,紫衣侯死了,还有谁能保护你? 乖孩子,快过来给奶奶磕头,奶奶就求他莫要杀你。”

铁温侯等四人心头一动,才想起这孩子果然似乎是五色帆船上的,他们海滨观战时,也曾远远瞧过一眼、

只见宝儿挺着胸膛,大骂道:“我本将你们当人,谁知你们却是畜生,你就是将我杀了,也休想……”木朗君狞笑一声,乌爪般的手掌已向宝儿抓了过去。

铁温侯等人似待出手,哪知那“锦衣侯”周方竞抢先一把将宝儿技到背后,干笑道:“堂堂青木官少主,竞与我书童一般见识……”木郎君怒道:“滚!”伸手一挥,便将周方打得跌倒在地。

但这时宝儿已被铁温侯披了过去,沉声道:“到后舱去,快!”不容分说,将宝儿推入了舱里。

宝儿还在猜疑,哪知就在这时,那帘幕低垂的后舱中,竟传出一声轻呼,颤声呼道:“宝儿……”

这呼声竟是如此熟悉,宝儿只觉耳畔“轰”的一声,热血又都冲上了头颅,三脚两步,冲入了帘幕,

他眼前什么没有瞧见, 已有六条手臂将他紧紧抱佐了, 三个人齐地大呼道:“宝贝……你怎会来了……”

宝儿但觉一阵阵甜香冲鼻端,挣扎着偷眼一望,只见这三人赫然竞都是五色帆船上被金河王逐走的少女。

她三人又是惊奇,又是欢喜,目中流下的眼泪,也不知是欢喜? 还是伤感,三个人紧紧搂住宝儿,在宝儿的小脸上亲了又亲,眼泪将宝儿的脸也打湿了,到后来连宝儿也不知自己脸上的眼泪是她们的,还是自已流下来的。这一份真情的流露,又有什么话能描叙?又有什么事能替代?

宝儿只觉这些日子来自己所受的慷骇、寂寞、失意、痛苦……都已有了补偿,都已不算什么了。

突听一人冷玲道:“也不害躁,抱着人家大姑娘亲什么? ”宝儿脸微红,心频跳,钻出了她们的怀抱……

只见一个大眼睛的小女孩子,高高地坐在一张桌予上,模样虽是冰冰冷冷,但脸却是红红的,眼圈儿也是红红的,正瞪着眼在瞧宝儿,却不是小公主是谁? 宝儿心弦一阵震动,生生在她面前呆佐了。

少女们娇笑道:“小公主真烦人,把人家气成这样子,我们却是他大姐姐,亲亲有什么关系?”小公主道:“亲亲没有关系什么?”少女们笑道:“自然没有……”

话末说完,小公主突然大呼一声,张开双臂,自桌上跳了起来,一把抱着宝儿,在他颈子上咬了一口,轻轻道:“小坏蛋呀小坏蛋,为什么人人都喜欢你,你以后可不可以变得讨厌些?免得人人都要亲你。”

宝儿但觉心里又是一阵激动,也不知是甜是酸,真恨不得在小公主小脸上也狠狠咬上那么——口。

但他这一口还没咬,小公主已又在他脸上咬了两口,方宝儿疼得“哎哟”一声,小公主却“暖陈”笑了出来,咬着樱唇,道:“疼么? 就是耍疼死你!”突又伸手打了宝儿一拳,跳上桌子,背对着宝儿,再也不睬他了,宝儿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捂着肚子,又呆住了,少女们格格地娇笑,笑得弯下了腰。

只听一人怯生生唤道:“大哥……”

宝儿这才回过神来,转眼瞧见了牛铁兰。

但他还未说话,小公主又跳了下来,通:“你叫他大哥? ……小坏蛋,想不到你有个大妻子,还有个大妹妹。”

铁兰脸已有些红了,宝儿也红着脸,道:?莫理她……她是个小疯子……哎哟!”脖子上又被咬了一口。

这时,船舱外突然传来一声惨呼!

“七丧戟”铁温侯单戟犹存,“开碑手”宋光铁掌当胸,“踏雪无痕”李英虹手提“七十二节锁喉练子银枪”,“万人敌”战常胜双手例提一对精钢豹尾竹节鞭,左鞭净重三十七,右鞭净分四十四,共重九九八十一斤,双鞭荡起,当真是千军披靡,万夫莫敌,乃是当今武林最最霸道的三件兵刃中之一。

这中原武林硕果仅存的四大高手,放过了宝儿,便一排挡住了木郎君去路,四人惧是面色凝重,不轻言语。

水郎君纵是目中无人,但瞧见这四人气势,脚步也不禁为之一顿,道:“这件事你四人是管定的了?”铁温侯道:“是!”

万老夫人叹道:“可惜吸可惜!中原武林豪杰,自柳松以来,已死了数个人,白三空也是中死不活,连家里都不敢佐,走褥不知去向,剩下的好汉,只有你们四人,不想你四人今日也要找死了。”铁温侯冷冷道:“不错,正是来找死的。请!”

万老夫人笑道:“乖孩子,你急什么?”

她口中在说话:“公里却在盘算,天风帮弟子虽不足为虑,就只这四人已是够难对付的了。

木郎君迟迟末出手,显然算准凭他三人,绝难胜得这四人,再加上万老夫人,也是不够,唯有等土龙子出手。但士龙子却是死人不管,只是抢着姜风……

木郎君跺了跺脚,一掠到他身旁,拍了拍他肩头,指了指铁温侯,士龙子却只作没有瞧见,木朗君大骂道:“这厮有了女人,连命都可不要了。”万老夫人微微一笑,道:“我有法子。”

只见她也一拍土龙子肩头,拢开双手,作了个曲线,又伸出二根指头,左手竖起大拇指,向舱中点了点、

这手式人人都可明白,她说的是:舱里有三个女人。

土龙子这砍可也瞧见了,霍然长身而起,双手一抛,竞将他方才还在着意温存的姜风抛人水塘里。

牛铁娃与他二弟还站在水塘里,你打我一拳,我拍你一掌,铁娃道:“小子,你可是娶了媳妇了?”

牛铁雄道:“老大,你今天吃了饭么? ”铁娃道:“小子,你长大了。”两人虽然答非所问,胡言乱语,但却说的甚是开心,而且也不知哪有这么多好说的,别人吵闹争杀,他两人竞完全不理不睬。

突然一个人在铁娃身旁跌了下来,铁娃这才止住口,倚身将这人抱了起来,咧嘴笑道:“赐,是个大妞儿,怎么不穿衣裳?”

这人自是姜风,她被塘中泥水一激,悠悠醒了过来。

一阵风吹过,她骤觉身上是空空的,被人抱在怀里,羞愤之下,也不管这人是谁,一举打了过去,

但她初醒力乏,铁娃却是天生的钢筋铁骨,这一拳打在他身上,当真有如替他搔痒一般。

姜风连打几拳,铁娃仍是动也不动,反而抱得更紧,笑道:“别动,—动又要掉下水去了,可是会着凉。”

姜风—生之中,几曾受过此等羞侮,但觉一口气塞夜胸口里,再也受不住,突又晕了过去。

牛铁雄拍手笑道:“无上掉下大美人,正好给老大做媳妇……”那边萧配秋也在呼道:“傻小子,将她送过来,我重重有赏……”铁娃摇摇头笑道:“不行,这是我的。”

萧配秋身形一掠而起,铁娃撤开腿就跑,他虽不知轻功,但人高脚长,在泥泞中跑来,正大占便直、

只见他连蹦带跳,跑入芦苇里,萧配秋竟是追他不着,到了芦苇前,萧配秋空自急恼,却也不敢追将进去。

这时土龙子已慢腾腾走到铁温侯等人面前,他眼睛竟似也瞧不见前面有人,大播大摆,就往舱中走了进去。

铁温候、李英虹双双抢出,一软一硬,一长一短,两件银光闪闪的兵刃左右急攻而至、

他两人果然不愧高手,仓稗之间,使出的招式,仍是攻守兼备,两道银光,密密的封住了土龙子去路。

只见土龙子胸膛一吸,身子竟乎白退出一丈开外,服见已落人水中,铁温侯、李英虹都不禁怔了一怔。

哪知就在这刹那间,土龙子背后仿佛有弓弦一弹,竞又箭一般射了回来,挥手两掌,左右拍出、

他来去倏忽,当真形如鬼魅一般,铁温侯等人历练虽丰,这样的功夫,却是从来末见、

但闻“哗”的一响,土龙子右掌已抓佐了李英虹练子枪头,两人一较劲,练子枪蹦得笔直、

李英虹虽以轻功成名,腕上功夫亦不弱,练子枪再也不会出手,哪知土龙子突然飞起一脚,竞生生将练子枪踢断了。李英虹正自全力挫腕夺枪,此刻力一落空,脚步立时不稳,跟跪向后退了两步。

土龙子左掌早已切向铁温侯手腕,铁温侯沉肘回朝,朝校反划土龙子脉门,土龙子右足方赐出,眼见招式已无法再变……谁知他却偏偏能变,只见他右手背,竟向自己左肘上一撞,他左掌被撞得一扬,恰巧避过了戟枝,右手中半截银练,却已蛇一般缠上了铁温侯掌中铁戟,铁温侯一惊,士龙子竞撤手抛了银练,偏身自铁温侯与李英虹两人间窜了过去。

这几手招式之奇异怪诞,实已到了极处,但出手之快,时间拿捏之准,也实已妙列毫巅。

铁温侯、李英虹虽是名家,但骤遇到此等怪到极处,也妙到极处的招式,一时间也不禁慌了手脚。

只见士龙子身形已将闯入内舱,那“锦衣侯”周方竞突然间不知自哪里钻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去路。土龙子一时摸不清此人深浅,身子一缩,平空倒退三尺。

周方左手提着那藤箱,笑嘻嘻道:“你瞧……”右手一拍藤箱,藤箱里一股轻烟,激射而出。

这股烟微带粉红,方才刹那间便曾迷倒道一人,但此刻土龙子却是动也不动,毫无所觉。

周方道:“好家伙,你再瞧……”又一拍箱子,箱子里突然飞出两把小刀,带着弧线,刷地削向上龙子双耳。

士龙子伸手一抄,两把刀使无影无踪。

周方面色已有些变了,哪知土龙子却似瞧戏法一般瞧得有趣了,竞不出手,反而笑嘻嘻勾了勾手指,意思是要周方再变两套

这时木郎君也已扑向宋光,雾眼间两人已换了三招,招招式式,惧是快如闪电,惊险已极,与方才士龙子动手时有如儿戏般的光景大不相同,万老夫人大呼道:☆木郎君’你可得使些绝活,咱们自已冲进去,不能倚仗那聋子,那聋子是个白痴。”一面说话,反手一枚扫向战常胜。

木郎君冷冷道:“好,看我绝招! ”双臂一振,直直的向宋光挥出,有如两条铁鞭一般,划空之声,有如风啸。但这招攻势员凌厉,他自己前胸空门却已大露。

“开碑手”宋光是何等老辣,—眼瞧见,心头大喜,脚步微错,身子突然一俯,单掌自木朗君双臂间穿出,直拍他胸膛。

只听“拍”的一声,这一掌着着实实拍上了木郎君胸膛,宋光大窖,只通这声名赫赫的青木官主人,已毁在自己掌下!

哪知木郎君着了一掌,竟然行所无事,不动声色,双臂猛然一夹,有如铁剪般向“开碑手”宋光夹了过去。

宋光大惊之下,已躲闪不及,只听“喀喇喇”一串轻响,他双肩竞被生生夹碎,惨呼一声,晕撅在地!

这一声惨呼传人内舱,宝儿等心头俱是一惊,不约而同,奔向门前垂帘,掀起了一条缝,侧目望出去。

只见那“锦衣候”周方手提的藤箱里,竟跳出了个小小的铁灵女,正在箱子上扭腰而舞。

这铁人做的极是精巧,举手投足间,居然有些风姿。

土龙子瞧得直是拍手……突见那铁人一个旋身,竟有一蓬细如中尾的银针,暴雨般自铁人手中飞出。

铁温候、李英虹早已在一旁伺机而动,此刻更不怠慢,七丧戟直点土龙子左背,中截银练鞭向他右边耳目。

土龙子前、左、右三面受敌,身子突然向下一蹲,双腿连环扫出,铁温侯、李英虹纵身躲过,那周方却被一腿扫倒,连滚了几个滚,手里仍紧紧抱着箱子,滚到角落里,站都无法站起。

铁温侯怎肯让土龙子乘隙窜入内舱,身子凌空,七丧朝便已急攻而下,“雷神击电”、“急风乱雨”、“风雷并发”,接连几招,用的都是剑法中最最强猛霸道之“风雷剑”中情急拼命,淮备与政同归于尽的招数。

但见寒光闪动,一连七剑,剑剑俱是险着,土龙子武功虽奇诡高绝,遇着此等不要命的招式,也自不敢缨其锋锐,只见他黄衫飘飘,游走夜迫急如暴雨,惊雷闪电般的剑光间,一时间竞脱身不得。

李英虹目光闪动,正待乘隙而攻,突听身质风声响动,木朗君已飞身扑来,李英虹反身挥鞭,迎了上去。

他剩下的半截银练,犹有三尺长短,此刻反卷而起,一招“烟云出铀”,挟带风声,又自着着实实捆在木朗君胸膛上。

木朗君嘻嘻的一笑,仍是面不改色,枯木的双臂,又自鞭搁般直挥而下,李英虹仰面翻身,后退数尺,掌心已满是冷汗,他眼见这本部君的胸膛暗器无法射入,掌力无法震伤,银练抽在上面,也如同袖在木革之上,此等刀枪不入的功夫,岂是人力所能对抗?

李英虹心已怯,胆已寒,眼见木朗君面带狞笑,一步步逼了过来,李英虹掌中银练,竟是不敢出手。眼见这威震中原的武林名家,威名已将毁于一旦。

突听一个声音在耳边道:“莫怕他,他只是胸前有家传‘神木护心盾’护身,并非有什么刀枪不入的功夫。”

李英虹精神一震,也末及分辨这神奇的语声从何而来,暴喝一声,挥鞭而起,霎眼间便已急攻三招。那边战常股与万老夫人战况更是激烈。

战常胜的鞭虽强,怎奈在这船上委实施展不开手脚,便击上樯跪。

只听一串砰砰之声,双鞭过处,门窗桅樯俱成粉碎!

万老夫人施展小巧的身法,穿行在凌厉的鞭风间,铁杖专找空门,招式之刁钻古怪,已令战常胜应付吃力。

最可怕的,却是她满身俱是暗器,只要手一掏,梅子、酥糖,一连串飞将出来,战常胜更是防不胜防。这时芦苇间早巳大乱。

只听萧配秋连声呼喝道:“追——莫放走了这傻小子……却要小心着,莫要伤着了他怀中的人。”

芦苇中本有他门下埋伏,此刻四下追逐,但中铁娃的一条长腿,在这泥泞池水中大占了便宜。

他只要迈出一步,别人便得迈出三步,有的人纵然身怀轻功,但在芦苇间,泥泞中自也无法施展。

牛铁娃一面逃奔,一面却不住大笑道:“小小子,你追得上么……”这种生死相关之事,在他眼中竟觉得有趣得很。

萧配秋空自急怒,但投鼠忌器,生怕伤了姜风,又不愿令属下施放暗器,这自是因他早已对姜风怀有狼子野心。

天风帮弟子见到帮主有难,惧大喝着跃下池塘,奔人芦苇,萧配秋属下生伯芦苇中自己人手不够,也自船阵中跃出,一时间,但见池塘中,芦苇间刀光闪动,泥水飞溅,血肉横飞,交织成一幅惨烈的画面,吨院声,兵刃相击声,铁娃大笑声,与惨厉惨呼声相和,更是动人心魄,

但强龙不压地头蛇,萧配秋此播纵是倾力而来,也还是无法中根基便在此处之天风帮相比。

血战片刻,天风帮弟子仗着地利人湖,显已占了优势,十声惨呼中,倒有七声是萧配秋属下发出来的。

萧配秋面色铁青,嘴角突然泛起一丝狞笑,振肩大呼通:“烧! ”呼声凄厉高亢,直冲霄汉。

他分布在四下的弟子,一齐厉声响应,大呼道:“烧……烧”一道火光,自芦苇中冲天而起。这时船上的恶习‘,已分出胜负。

战常股武功路数最是刚猛,自也最是损耗真力,万老夫人深明此理,是以绝不和施硬拆硬接,只是与他游斗。

此刻战常胜非但气力已大是不济,肩头且已挂采,万老夫人不住叹息道:“唉!可恼,中原武林又要少一人了。”战常胜怒道:“放屁 !”双鞭急掺而下!

万老夫人飘飘自鞭影中穿过,叹道:“不动声色的战常胜,怎会着急惊人了,莫非自知已不能常胜了么?”突然一杖挑出,点起了战常胜的鞭头,两个冰糖梅子,自杖底飞出,战常胜闷“哼”一声,前胸又多了处暗伤,舞动双鞭时,已有些隐隐作痛,眼见已无法再支持许久。

铁温侯更是已满身浴血,只是仗着一股与生惧来的漂悍刚勇之气,犹自咬紧牙关,拼死缠住士龙子。

这其间只有李英虹竞仍与木郎君战得不分上下,他虽然常居劣势,但却常有奇招突出,一招便能扳回先机。原来他本当早已不支,但每当千钩一发之危机中,那神奇的语声,便会突然在他身边响起。指点一着他昏已决计梦想不到的招式,且对方也决计梦想不到的方位攻将出去,木郎君空自暴跳如雷,却也万万想不出他怎会施出此等奇诡的招式,只要此等招式一出,木郎君必然无法破解 !

李英虹已听出这神奇的语声乃是有内家高手在此“传音人密”之术,在暗中招点于他。但他实也猜不出这内家高手究竟是谁?

铁温侯与战常胜此刻已自顾不暇,自不会相助于他,何况他两人武功虽高,却也决 奇奥妙的“传音入密” 之术,外舱中的少女们与小公主,也万万施展不出此等功夫。

那“白马将军”李名生早已悄悄溜了,只有那“锦衣侯”周方还畏缩在船舱角落中。

但他已吓得双腿发软,连站都无法站起,李英虹唯有当作上天垂怜,相助于己,否则委实百思不得其解。突听“喀”的一响,铁温侯一声厉呼 !

他一条右臂,竟已被士龙子生生折断,仅剩的一柄“七丧戟”,“当”的一声,落在船板上。

土龙子目光露出轻嘲讥笑之色,似是在说:“你还能拼命么? ”再也不瞧铁温侯一眼,转身向后舱掠去。哪知铁温侯竟狂吼一声,飞身扑了过来 !

土龙子背后宛如生了眼睛,头也不回,便自闪开。

铁温侯“砰”地跌在地上,虽然急得冷汗进流,但剩下的一条左臂,却在这刹那时,闪电般抱佐了土龙子的右腿。

土龙子身形一个跟路,也险些跌倒,面上立刻现出狂怒之色,反身一掌,切在铁温侯左肩上。“喀”的又是一响,铁温侯左臂亦断!

土龙子嘴角泛起狞笑,目中也流露出一种残忍恶毒的凶光,看来竞已不似人类,有如一头野兽中,最最残暴的山猫般,望着足底的铁温侯,竟不肯一掌将铁温侯打死,而耍貉他慢慢折磨,尽情侮弄,这种非人的兽性,这种残暴的目光,连万老夫人见了,都不禁机伶伶打了个寒噤。

只见土龙子缓缓伸出手掌,狞笑着捏向铁温侯,突然间,铁温侯狂吼一声,一口咬在他腿肉上。

土龙子面上肌肉一阵扭曲,额上立刻冒出了冷汗,喉间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纵跃踢打。

但无论他施出什么手段,铁温侯牙关却再也不肯放松,无论他跳起多高,铣温侯身子仍牢牢吊在他腿上。

战常胜瞧得身子一阵颤斜,目中热泪,夺眶而出,奋起最后一股气力,急挥三鞭,逼退了万老夫人.

就在这时,突有一团烈火飞了进来,落在船舱中央。

战常胜徽微一惊,情不自紧,后退两步,突觉手掌一紧,右掌竹节鞭梢,已被土龙子抓了过去。

两人互较真力,战常胜但觉一股火焰般的热力,自鞭上传了过来,虎口立时崩裂,鲜血染红了鞭柄,钢鞭再也把持不住。

士龙子夺下钢鞭,反手便击了下去!

眼见铁温侯头颅便将粉碑,突然间,一条小小的人影,自旁边冲了出来,扑在铁温侯身上,嘶声呼道:“你要杀,先杀了我吧! ”只见他满面痛泪,双手紧紧抱住了铣温候的脖子,正是方宝儿。

土龙子手掌一顿,面现狞笑,钢鞭还是照样击下,方宝儿咬牙切齿,瞪眼瞧着土龙子,钢鞭击下,他也不躲闪 !

就在这时,只听几声惊呼,几声怒喝,好几条人影,齐地扑了过来,其中又有两人扑在宝儿身上。

只听“当”的一声,土龙子钢鞭已被战常胜一鞭挡住,双鞭相击,进出一溜火星,火星飞激中,李英虹也与土龙子换了一掌 !

他两人见到宝儿有危,便已不要命的扑来,万老夫人与木即君,居然也并末加以阻拦!

这两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此刻竞似也对宝儿起了怜惜之心,否则又怎会容得战常胜与李英虹出手。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