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5 章 千变万化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五章 千变万化

火魔神手掌扬处,一点黑影破空而上,到了空中,突然爆散成一蓬花雨,银花火树,在夜空中当真焰目已极。

就在这火星骤起,还未消散时,山坪旁一个角落里,已发出一声惊天动地般的巨响,一蓬黑烟,带着火光飞出。

烟火四散,碑石、断板、砂土、木叶,四下飞激,一般硝火气,也瞬即弥漫了整个山坪。群豪人人惧是面色掺变,双耳欲聋。有人惊呼道:“这是什么?”

有人大呼道:“火药……火药!”

还未冲上擂台的,已不敢再往前冲了,已冲上擂台的,此刻便恨不得背插双翅,飞将下去。

这时,人人担心自己的生死还来不及,哪里还有人再去管宝玉的生死,只是纷纷大呼道:“火药在哪里?……还有没有……是谁放的?”

火魔神面带狞笑,手掌再挥,又是一蓬火雨爆散空中,群豪目光不由得都向上瞧了过去,一个个心胆皆丧,屏息静气,所有的惊呼呐喊,一齐顿绝,仿佛被一只手突然扼佐了他们的喉咙似的。

就在这死寂的一瞬间,火魔神厉声呼道:“火药在哪里,只有我知道。”

群豪耸然大喝道:“在哪里中……在哪里?”

呼声不断,但却一声比一声小,到后来终又完全停顿,一个个惧都张大了嘴,瞧着火魔神——瞧不见他的,也瞧着他那方向。

火魔神大声道:“我费了一年之力,将蜀中唐家、山西柳家,云南白家,中原霹雳堂,江南火鸟庄,这些武林中暗器火药名家,他们家里的积存的火药,全都运到这里,其力量之大小,各位可想而知。”群豪眼睁睁望着他,没有,人敢说话。火魔神狞笑道:“这些火药此刻便埋伏在这山坪四周,旁边都有人看守,只要我号令一发,那些人在一瞬间便可将火药点燃。”

要知那时火药制造虽不精良,威力虽不甚大,但将普天下火药名家所制作的火药全都聚在一起,那力量还是足够令人化骨扬灰。

群豪一个个只听得噤若寒蝉,虽欲怒骂,又有谁敢出口,此刻火魔神正握有主宰生杀大极之力,天下实已无人敢触怒于他。过了半晌,丁老夫人终于道:“你如此做法,为的是什么?”

一木大师道:“对了,你究竟要怎样?”

火魔神大喝道:“我要你们一个个站在这里,闭接口,未得我同意,谁也不许动弹,不许说话,否则我便将这片山坪,整个化为灰烬。”

公孙红实在忍不住了,大声道:“但那些异邦武士,岂非……”

火魔神截口大笑道:“那些异邦武士,也都早已被我收买,他们七年前来到中土,带来了大批珍宝,本为了有求于紫衣侯,哪知紫衣侯民族气节凛然,竞不为之所动,而他们带来的珍宝,却都落入了别人手中。”丁老夫人也忍不住问道:“落入了谁的手中,你么?”

火魔神哈哈一笑,也不作答,自管接道:“他们任务既未达成,珍宝又已失去,自不敢再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度,而流落中士,他们虽都是无恶不作的恶徒,怎奈形貌太过引人注目,武功又不甚高,是以劫掠所获,并不甚丰,不但生活甚是落魄潦倒,而且还要四处流窜、逃避,是我稍加示意之后,他们便都乖乖地投入了我门下。”

公孙红额首道:“不错,他们武功劳是高强,又怎会被我一网打尽? 但他们既是如此不济,你又为何要将他们收录门下?”

火魔神道:“只因这些人武功虽不济,但他们的国度中,却将火药使用得甚是普遍,他们对火药的知识,自然也颇丰富,对于安装引线,埋藏火药,以及引发爆炸之事,这些人可说无一不是绝顶好手。”公孙红恍然道:“原来你是要利用他们此点。”

火魔神大笑道:“不错,这些人正都是我利用的工具,火药安装妥当,他们的利用价值也就完了,我正不知该如何将他们除去,那时你恰巧来了,我便故意在他们藏身之处,说些要加害此间群豪的毒计,诱你闻声而出,我正是要借你的手,将这些已成无用的废物杀死。”

他仰天狂笑数声,接道:“正是如此,你才会找他们,否则这些异邦武士聚在一起, 说的自是异邦之言,他们 商量毒计害人,你也万万不会听得懂的。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难道一直都想不通么?”

公孙红呆在那里,面上陈青阵自,心中又羞又恼,他此刻虽已知道自己做了别人的工具,但也无法发作,只有于听着别人夜自己面前狂笑,而这时,四下群豪,更早已动也不敢动了。

火魔神目光四下扫视,见到天下英雄,此刻果然已惧都臣服在他尼下,那笑声更难以休止。

丁老夫人黯然一叹,道:“你还要怎样?说吧?”

火魔神道:“我如此做法,本来自是要将你们这些自命侠义的人物,全都置之死地,但后来,我的主意却改变了。”

丁老夫人急急问道:“变为怎样?”

火魔神道:“只因我后来想到,若是在暗中将你等全都炸死,我纵能称霸江湖,但你们全都死了,既瞧不见我的威风,也不会对我生出畏惧之心,我岂非等于辛苦写了一篇文章,却无人欣赏?”

一木大师喃喃叹道:“不错,只有死人,才是真正的英雄铁汉,对任何人,任何事都再也不会惧怕。”目光四扫一眼,叹息着顿住语声。

这悲天悯人的高僧,虽未说出下面的话来,但目光神情之间,却正是在叹息着世人对死亡的畏惧。

他言下之意,也正是在说:天下英雄,虽已尽都在此,却无一人能如死人一般,对任何事都一无所惧。”

火魔神接道:“是以我便想,与其将你等全都炸死,倒不如让你们活着瞧瞧我的威风,将生死之事来威胁你等听命于我。”

他目光再次四妇一眼,大笑道:“这些人们,虽或也有些威武不能屈的,但也少不得有些人会乖乖听我话的,而一个活人为我做的事,就比千百个死人多得多,何况……那是万万不止一个人的,是么?”

群豪不由得惧都垂下头去。

火魔神突又接道:“但此刻我又改变了主意。”

丁老夫人松了口气,道:“又变为怎样?”

火魔神道:“如今我已不能再要你等为我做事,我如此做法,已全都是为了一个人,只因他一个人能为我做的事,委实比你们这些人加在一起都多,此刻他既已答应肯为我做事,他无论要我对你们怎样,我都不会迟疑。”

丁老夫人耸然动容,道:“他是谁?”

火魔神面带微笑,一宇宇徐徐道:“他便是方宝玉。”

“方宝玉”这三个宇一说出来,群豪虽然不敢惊呼,却也都不禁“嘘”了一声——千百人的嘘声同时发出,正宛如平地卷起阵狂风一般。

火魔神徐徐回身,目注宝玉,道:“你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此刻尽管说吧,我相信再也不会有人敢打断你的话,再无人敢伤你一根毫发。”

此刻用“石像”两宇来形容宝玉,正是最也恰当不过。

他面上的肌肉,似已全都变为石质,绝无丝毫情感的变化痕迹,他只有双目中还闪动着光芒。

那竟是复仇的光芒。

而此刻,他这充满复仇之光的双目,竟未瞧着火魔神,只是瞬也不瞬地盯着人丛中某一个人。

他盯着此人,已有许久许久了。

火魔神伸手一拍他肩头,道:“说话呀!”

方宝玉这才回过神来,道:“不错,我要说话,我有许多话要说。”

他缓缓移动着目光,缓缓道:“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有待我恩重如山的师叔,有与我情如骨血的兄弟,有视我如子如侄的前辈,也是慷慨与我论交的朋友……”说这话时,他目光依次在莫不屈、牛铁娃、万子良、金祖林……这些人面上瞧了过去,他面上冰冷的岩石,已渐渐溶化。

但除了铁娃一双含泪的大眼睛在凝注他之外,别人却甚至连瞧也没有瞧他——是不愿瞧他,也不屑瞧他。

宝玉咬了咬牙,接口道:“我瞧着这些与我情深义重的叔伯兄弟,被一个我所痛恨的人如此胁迫,我心中实在万箭攒心—般,但……但我却只能在一旁瞧着,我……我……我委实不得不如此做法,只因……只因我……”

他紧握双拳,语声已渐渐激动,渐渐哽咽。

他嘶声大呼道:“只因我若不如此,便不能说话,只因世上只有他……”

他颤抖着伸出手,指着火魔神,道:“只有他能令我说话,只因你们都冤按了我,误会了我,我若不说话,这冤曲便永远无法得直,我死……也死不瞩目。”

火山般强烈的情感,已自他嘶裂的语声中暴露出来,他虽然拼命忍伎,那热泪也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群豪中也已有些人为之动容。

铁娃更早已热泪满腮,到后来他索性放声大哭起来,这热血奔腾的痛哭声,当真令铁石人也为之侧然。

他不顾一切,痛哭着道:“大哥,告诉铁娃,是谁冤枉了大哥,是什么事冤枉了大哥,大哥,你—…你快告诉我,铁娃跟他拼命。”宝玉瞧着他,道:“大弟,你。你真……真好。”

他每说一个字,那泪珠便在他眼睛中颤动一下。

他咬一咬牙,不等泪珠滴下,反手拭去泪痕。

他颤声大呼道:“你要问我怎会受这些冤曲,不如问他。”

他的手再次指向火魔神,群豪目光也不禁再次瞧向火魔神。

铁娃整个人都似已将爆炸,跳起来大呼道:“这红毛猴子是你怎样冤枉了我大哥? 快说!快说!”他什么都已不顾了,纵然火魔神将他炸成飞灰,他也不管。铁娃身后,沉声道:“这畜牲如此害你大哥,你就在这里呆看着他不动么?”

铁娃狂吼一声,跳了起来,吼道:“你这红兔子,如此害我大哥,我跟你拼了!”出手分开人丛,疯了似的向火魔神扑去。

群豪可全部被他骇惨了,既怕火魔神因此引发火药,但对这疯虎般的大汉,也不敢加以拦阻。眼见铁娃已将扑到台上,宝玉突然道:站住!”

这两个字对铁娃真比什么都灵。任何人都不能拦阻的牛铁娃,听得这两字,呆然乖乖站任了,但口中仍不服道:“大哥为何叫我站住!”

宝玉道:“你也想害我么”

铁娃着急道:“小……小弟敢害大哥,这……这……”

宝玉道:“你不让他说话,我的冤曲,便永远无法洗清,这不是在害我,又是什么?”

语声微顿,接口又道:“你如此轻举妄动,他若不顾一切,将火药引发,那后果又会怎样?你不但害了我,也害了别人。”

铁娃想了一想,满头汗如雨下,哺哺道:“铁娃本不敢出手的,但……但石四叔却……却要我出手,铁娃想连石四叔都这样说话,那想必是没关系的了,哪知……哪知却有这么大的关系 !”他越是着急,话也就越是说不清楚。

但还是有人听清了——众人听得索来老成持重的石不为,居然也会今铁娃做出这样鲁莽的事,都不禁又是惊奇,又是恼怒。

石不为面上也已现出了汗珠。

他又自悄悄移动身子,似乎要往后面挤,但群豪已对他有了不满,故意将他紧紧挤在中间,不让他动一动。

再知群豪虽然不会帮着火魔神,但自已的性命,总是比什么都重要,如今的石不为竟屡次要做出危害大家性命之事,自然难免要犯众怒。唯有莫不屈还是对他十分关切,不住沉声道:老四,忍耐些。”

宝玉目光穿过人丛,一直在逼视着石不为,此刻突又大声道:“铁娃,你可知石四叔为何要如此说话么?”

铁娃道:“不知道。”

莫不屈嘶声道:“只因无论你做了什么事,咱们都还是对你好的,你四叔他听得别人如此害你,自然难免激愤失常。”

宝玉热泪盈眶,黯然道:“大叔对小侄之心意,小侄全都知道,大叔的宽宏仁慈之心,更令小侄感动,但……”他咬了咬牙,接道:“但大叔此番却错了。”莫不屈道:“我什么错了?”…

宝玉道:“石四叔如此做法,只因他一心要害我。”

莫不屈怔了一怔,又自望向石不为。

石不为却已怒骂道:“畜牲!放屁……我为何要害你?”

宝玉嘴角泛起一丝混合着伤感与怨恨的微笑。

他一字字缓缓道:“只因你生怕火魔神说出一些话来,你要将我与火魔神全都杀死灭口,是以你便要如此。”石不为怒喝道:“放屁,满口胡说!”

宝玉冷冷道:“你的秘密,我早已……”

石不为突又嘶声大呼道:“不错,我是要将你置之死地……只因你无论曾经受过多么大的冤曲,但你亲手将公孙二哥,金不畏,魏不贪,西门老六,杨不怒……这些待你恩重如山的人杀死,却是千真万确之事。”

他不容别人说话,振臂大呼道:“少林、武当、峨嵋、崆峒、淮南、点苍……七大门派的弟子们,你们的掌门师兄,就是被这畜牲害了,这畜牲就是你们门户的仇人,‘门户之仇,人人得而诛之’,这戒条你们难道忘了么? 你们若还容这畜牲站在那里,便是违背了门规,便是门户的叛徒。”

七大门派近来虽已人材凋落,但江湖中仍有着极大的潜力,门下弟子,更是遍布了江湖中每一角落。

此刻在山坪上的千百豪杰,身属七大门派,或是与七大门户有着渊源的,至少也在三、四成之上。

这些人自幼便受着七大门派传统的熏陶,有些人虽然脱离师门,浪迹江湖已久,但对门户的光荣,师门的戒律,却始终不敢忘记。

此刻石不为这一番呼唤,果然立时便将这些人心底的对师门责任唤醒——为师门光荣而战的责任,在他们心中,委实沉睡已久了,方才还本有如石像般站着不敢动的人,此刻已有的握拳欲试,有的窃窃私议,只是说话人太多,就变成一片“嗡嗡”之声,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其实这些话不必听清,也可猜想得出,石不为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面上已不禁现出得意之色。

宝玉却不等他再次发话,放声大喝道:“各位切莫听他之言,害死我那几位叔父的真凶,其实另有其人,绝不是我方宝玉。”

群豪们胆子已渐渐大了,人丛中已有人呼道:“不是你,是谁?”

宝玉道:“那真凶虽然始终藏头露尾,但说话的声音我却听到过,那时我已觉他说话的声音板是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他是谁。”

人丛中喊道:“他语声你既十分熟悉,又怎会听它不出?”

宝玉道:“只因此人平日极少说话,纵然说话,也不过只是三五宇而已,是以要掩饰他的语声,自是容易得很。”

说到这里,已有人猜出他说的是谁了。

但另一些人仍不住问道:“谁?此人是谁?”

宝玉大喝道:“就是他——石不为。”

这当真又是大出众人意外的惊人之笔,群豪又都被惊得怔住,有些人的目光,已不紧带着怀疑向石不为瞧去。

还有些人已在暗中私议道:“不错,难怪他要不顾一切出手了,原来他就是生怕方宝玉说出这番话来,是以想灭他的口。”

要知群豪的激动之中,最易相信别人的话,也最易改变主意,无论谁说出什么,总有些人会盲从附合的。

唯有莫不屈涨红了脸,怒喝道:“宝儿,你疯了么?怎可胡乱含血喷人?”

宝玉道:“此乃千真万确之事,宝儿哪敢在天下英雄之前胡言乱语,宝儿实已想了又想,才敢说出这番话来。”

莫不屈又惊又怒,转目去瞧石不为,只见方才激动不堪的石不为,此刻反而沉住了气。

莫不屈着急道:“老四,你……你怎不出言辩驳?难道你无话可说么?”

石不为冷冷道:“如此胡言乱语,全无丝毫证据,直如疯狗咬人一般,在下若是出言辩驳,岂非也和疯狗一般见识了。”

这番话虽非辩驳,但却比任何辩驳都要有用,群豪方才已有些人对他生出怀疑之心,此刻又不禁为他喝起采来。

莫不屈大喝道:“宝儿,你如此说话,可有证据?”

宝玉道:“证据便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手指望去,只见他指着的竟是火魔神。

群豪不觉大哗,纷纷喝道:“这是证据?这是什么证据?”

火魔神见到石不为竟以言语煽动超群豪的胆子,竞使得群豪忘了自己生死之事,胆敢在他面前喧嚷起来,他本已变色,此刻目光一闪,大喝道:“不错,我便是证据,只因这些事都是我要石不为做的,石不为他委实也早巳被我收买。”

群豪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

莫不屈有如当胸被人刺了一刀,面上血色全失,颤声道:“真的? ……这会是真的?”

火魔神道:“此事说出之后七大门派若要为弟子复仇,我也难逃其责,这责任是何等重大,我怎会说假?”

莫不屈狂吼一声,几乎晕了过去,幸得他身旁之人,赶紧扶住了他,就在这一瞬间,群豪的惊动,又己将酿成大乱。

方宝玉厉声喝道:“石不为,你还待狡辩?你还有何话说?还是快快承认了吧!”

火魔神说出这番话来,石不为面色本也为之一变。

但此刻他却又突然仰天狂笑起来。

莫不屈道:“你……你还有何可笑? ”石不为狂笑着道:“这些话本只能骗骗三尺童子,不想大哥你竟也相信了,却教小弟如何不笑?哈哈!如何不笑?”

莫不屈道:“事已至此,我……我已不得不信。”

石不为嘶声道:“这些日子来,我始终追随大哥左右,纵有离别,也不过一时半刻,难道我竟会在这一时半刻中被人收买么?”

莫不屈道:“这……”长叹一声,跺了跺足,他心中委实已矛盾不堪,也不知究竟该听信哪一边的话好。

石不为道:“何况,我石不为纵要被人收买,也要货卖识家,怎会卖给此等无信无义的卑鄙无耻之徒,难道我会那般愚蠢,连此人以后是否会出卖我都瞧不出,难道我竟会将自己的性命、名声视如儿戏?”

莫不顾讷讷道:“这……唉! 老四你日后究竟要为善为恶,我虽然瞧不出,但……但我却深信你绝非如此愚蠢的人,若说此等人物,也可以些须金银珠宝将你收买,我……我委实越想越难以相信。”

群豪的心,也不禁活动了起来,这两面的话说来惧是言之凿凿,他们前一刻还对火魔神的话深信不疑,后一刻便又觉得还是石不为说的是真的,一时之间,人人都被弄得糊里糊涂,全无主意,正如墙头之草,随风而倒。

石不为大喝道:“此事实是显而易见,各位难道还瞧不出么? 他两人早已串通好了,要来陷害于我,各位怎能上他们的当?”

群豪纷纷道:“不错,这话有理,咱们可千万不能上他的当。”

石不为道:“这样的人,若还要他活在世上,实是武林之羞……七大门派的弟子们,你们指容得这叛徒么?”

群豪纷纷呼道:“容不得……容不得。”

有人或者不免在暗中奇怪,这山坪上千百群豪杰,难道竞全都是全无头脑的愚鲁之辈,难道竞没有一些聪明才智之士?否则又怎会如此盲从附和?人家说东,他便说东,人家说西,他们便说西。”

却不知这其中纵有聪明决断之人,但在群豪的激动中,也会被热血冲晕了头,只知以耳代目,以耳代脑,已无法用自己的头脑去想了,何况,这其中纵还有一二不受别人影响之辈,却也如沧海之一粟,根本起不了作用。

经过这番动乱之后,非但七大门派之弟子,热血奔腾,就连别的人也是群情激动,竞如传染瘟疫一般,到后来竞无一人还能保持冷静用头脑去想上一想,人在激动之中,什么生死利害之事,也都早巳忘怀的了。

火魔神倒未想到事态竟会变成如此模样,也早已失去了镇静从容之态,不住顿足大喝道:“火药!火药!你……你们难道不要命了么? ”石不为狂笑道:“你若是要用火药,还会等到此刻?”

火魔神道:“你,你难道不信?”

石不为喝道:“不错,火药是有的,但火药若是爆炸,连你也要死在这里,你敢么?……朋友们,还不冲上去?”

群豪吼道:“冲呀……冲上去。”

到了此时,当真是人人奋勇争先,唯恐落后。

但人数毕竟过多,目标都嫌太小,此刻人人争着向目标冲出,你技我扯,你争我夺,冲上去的还不到几人,倒下的却已不少,倒下的人生怕被人踩住,又去扳别人的脚,于是越倒越多。

纷乱之中,突然间,众人只觉一般大力自身后冲撞面来,力道之大,竟是众人平生未遇。

人群被这股力道一撞,竞不由得两边飞跃出去,让出了中间一条路,群豪又惊又怒,百忙中回头一望——

只见七、八个人已自中间通路走了过来。

这些人衣衫颜色各自不同,有的灰麻青布,穿得极是朴素,有的却是锦锻织花,华衣丽服。

但衣衫质料颜色虽不同,式样却是全无二致。

人人俱是长袍及地,直没足踝,头上全都戴着只笼子般的竹笠,掩去了每一人的耳鼻面目。

七、八人分成两行,每两人并肩而行,后面的两人,手掌抵着前面两人的后背,屑不动,腿不抬,长衫飘飘,向前而行,前面若有人丛挡路,当先两人微一挥掌,挡路的人使两旁飞跃出去,但都跌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刹那之间,群豪的愤怒已全被变作惊惧——这样的内功,这样的掌力,当真是众人见所末见,闻所末闻之事。

有些人虽已瞧出,后面的人掌心抵注前面人的后背,便是以自身的内力,输送给前面一人。

七八个人的内力一齐汇集到领先两人的手掌中,便成了一般无坚不摧,不可抗拒的力量。

但纵然如此,纵然将这股力量分成八份,每一人的功力,犹是非同小可,何况能使自己的内力输送到别人体内,能将别人的力量化为已有,这也都是内家的绝顶功夫,若无数十年性命交修的功夫,休想办得到。

更何况瞧这七、八人行路的身法,轻功实已到了炉火纯青之境,公孙红、万子良、潘济城、蒋笑民等武林一流高手暗中忖度,这七、八人无论内力、轻功,无一人在自己之下。

泰山之会,实已将当今武林之顶尖高手,成名英雄惧都一网打尽,这七、八人可是切口里来的?

这样的人只要忽然出现一个,足令人惊异,此刻竟出现七、八个之多,怎不教人吃惊得说不出话来。

星群渐落,曙色已将驱走黑夜。

群豪一个个惧是张口结舌,目定口呆,一个个俱在心中暗问:“这些人究竟是谁?在此时突然出现,为的是什么?”

其实这些人早巳在人丛之中,只是那时群豪的注意力都已被擂台上的千变万化所吸引,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

此刻他们在这具有决定性的关头,突然现身,谁也猜不出他们究竟是帮着谁的,更猜不出他们现身之后,会今这本已变化无常的局势,又生出什么惊人的变化,就连火魔神、方宝玉等人,此刻俱是屏恳静气。静等着这些神秘的来容揭露自己的身份。

霎眼之间,这七、八人便已走近擂台,七八人突然同时迈步——一迈步便掠上擂台,七八人的身法脚步,竞全无丝毫不同。

擂台上的群豪,不由自主,也让开一条道路——这条路正是留给他们定向火魔神与方宝玉的。

火魔神一颐心不禁悬了起来,手掌己缩入衣袖。

这七、八人若是笔直走向他,若是向他出手,他自揣不出十招,便得受制被擒,与其等到那时受制于人,例不如此刻先发制人,与其被人所伤,例不如与他同归于尽——只要这七、八人再向他们走近两步,他袖中烟花信号,立时便要出手。

石不为目光也在盯著这些神秘的来容,密切注意着他们的意向,他们若是向火魔神出手,他便可坐享其成了。

哪知这七、八人到了擂台上,竞突然住足,全无向火魔伸出手之意,石不为目光闪动,便又振臂大呼道:“各位还不动手?还等什么?难道要等他们这七、八个同党,将他们救走么?……时机不再,冲呀!冲呀!”

群豪迟疑着,犹豫着,但终于又渐渐开始骚动——三两人的呼喝冲撞,瞬即又演变为燎原之势。

就在这时,那七、八个神秘约长衫客,突然齐声喝道:“七大门派下的弟子,谁出不准出手。”

这七、八人无一不是中气充足之辈,此刻齐声呼喝,当真是声震天地,所有吨院惊呼,立时都被压了下去。

石不为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有何资格命令七大门派弟子?”

那当先一人道:“你可知道我等是谁?”

这句话他一人说出,语声虽不及方才那般震耳,却自有一般威严沉猛之气,足以慑人。

石不为心神竞不由自主为之一震,似是泛起了一种不样的预兆,在人丛中退后半步,道;“石某正要瞧瞧你是谁?”

那人仰天大笑道:“你要瞧瞧我是谁么?好……”

笑声突顿,反手将头戴的蒙面竹笠摘了下来,厉声大喝道:“且瞧我是谁。”

竹笠被直摔下去,露出了他的脸。

在逐渐微弱的火光,与渐渐明亮的曙色中,只见他灰白头发,挽成道留,斜插一根乌玉替,双眉斜飞,直通鼻天,额下一部花白刚髯,掩注了他的嘴,那双目中射出的神光,更足夺人魂魄。

石不为身子一震,面色立时惨变,颤声道:“你……是你老人家……”

群豪也有的已认出这道人是谁来,亦不禁脱口惊呼道:“铁髯道长……原来是铁髯道长。”

更有的竟已俯首拜了下来,道:“弟子参见掌门祖师。”

原来这道人赫然正是以“内家正宗”秘技与“外家少林”分庭抗礼,号称天下第一剑派“武当”的当今掌门人。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