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7 章 众望所归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七章 众望所归

铁髯道长带笑道:“人前炫露,虽为武家所忌,但此刻你既是众望所归,群情如此,你还有何不敢之理?”

宝玉苦笑道:“但弟子……弟子又该如何……”

如意老人笑道:“不错,他一人又该如何显露武功,莫非要叫他一个人在这里拳打脚踢跳上跳下不成,何况,据我所知,宝玉之武功,乃是以意为先,以形为下,此等上乘功夫,若无人与他交手,是万万显不出高明来的。”

群豪见到台上这些高人说话,显见此事已有成功之望,呼声便不禁都低弱了下来,但面上盼望之色却更浓厚。

铁髯道长转目四望,突然大笑道:“既是如此,就由我来陪他试手如何?”

这虽已伏枥,但仍志在千里的老人,豪情胜概,竞丝毫不减当年,群豪自又欢声雷动,宝玉却不禁吓得拜倒在地,惶声道:“弟子天胆也不敢和前辈动手。”

铁髯道长笑道:“学无先后,能者为尊,你为何不敢与我动手? 何况,你身为紫衣侯师兄之唯一传人,纵然论及辈份,也不在贫道之下。”

宝玉只有连声道:“弟子不敢!”

他在铁髯道长连声催促,群豪交相鼓动之下,实已急得汗透重农,小公主眼被流转,突然笑道:“铣髯道长,宝儿生怕你威风毁于一旦,是万万不会和你动手的,我瞧你还是……还是算了吧!”

这句话更无异火上加油,铁髯道长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怎能受得了这一激,浓眉倏然皱起,大笑道:“方宝玉,你可是真的怕贫道落败么? 胜负乃兵家常事,贫道难道连这点胸襟都没有,来来来……”

长袖卷起,手腕一反,便待去拔长剑。

但这只手却被元相大师轻轻接住了,铁髯轩眉道:“大师……”

无相截口笑道: “道兄虽 方少施主却又是万万不能与道兄动手的,依贫道之见……”

这一代高僧方在筹思该如何出言化解,一直垂目不语的公孙不智,已扑地跪倒,伏首道:“大师恕罪,弟子倒有一愚见。”无相大师笑温:“武林俊彦,不智最智。”

铁髯道:“哼!他懂得什么,也敢在此多话。”

公孙不智伏首在地,哪敢说话。

无相大师道:“让他说吧!”

公孙不智道:“弟子……弟子……”

铁髯大声道:“无相师伯令你说,你便该快说才是,怎的还要吞吞吐吐。”

群豪有的不禁在心中暗笑:“这位师傅,可真难伺候。”

公孙不智却松了口气,道:“以弟子之见,不如由师博你老人家与五位师伯布成一道剑阵,将宝玉围在中央,看他能否出得去?”

如意老人拊掌道:“不错,如此一来也可瞧瞧方少侠的武功,再者双方惧无损伤,铁髯道兄,你应该答应了吧!”

铁髯道长笑道:“如意见既说好的,贫道还有何话说,方宝玉,你……’

方宝玉赶紧道:“弟子遵命。”

只要能不和铁髯交手,他是什么都答应的。

以少林无相大师为首,这六大掌门布下的剑阵,岂同小可,六柄剑挥出,加起来何止三百年的功力。

这三百年功力结成的剑气所在,莫说是人,只怕飞蜂燕雀也难出入,群豪又谁不想着看,已隐然登上天下第一高手宝座的方宝玉,是否能闯得出来? 用什么法子方才能闯得出来?

一时之间,群豪间的兴奋与激动,再度上达高潮,人人都已想到,这一战的精采之处,必定要远在方才大小数十战之上。

朝阳已升,万道金光,破云而出。

破云而出的万道金光,却似乎全都聚集在这六柄长剑上,这六柄长剑竞似能抠去天地间所有的光芒。

宝玉未动,长剑自也末动。

宝玉垂眉敛目,正似在深思着脱围的方法,六大掌门人亦是眼帘半垂,似乎谁也未曾留意宝玉的动静。

但其实只要宝玉指尖动弹一下,这六大掌门人,立时便能觉察,而宝玉却连指尖都末动弹一下。

群豪目光,自都凝注在这七人身上,唯有铁娃的一双大眼睛,却瞬也不瞬的盯着小公主。

小公主道:“大笨牛,你盯着我瞧什么?”

铁娃“嘻”的一笑,也不答话。

小公主道:“一个大男人,盯着人家女孩子,也不害躁么?”

铁娃嘻嘻直笑,还是不答话。

小公主道:“你可是见我生得漂亮,便瞧呆了!”

铁娃笑道:“你漂亮么?我可瞧不出。”

小公主道:“瞧不出还瞧什么!”

铁娃笑道:“瞧不出还是要瞧的。”

小公主眼波一转,望着铁娃身后,突然笑道:“呀!可真想不到,你怎么也来了,你瞧这铁娃直瞪着我瞧哩,你……你难道不吃醋么?”

铁娃嘻嘻笑道:“不管是谁来了,我也不会回头,我只是代表大哥看住你,你就莫想走,可也是走不了的。”

小公主又恼又恨,咬着嘴唇,呆了半晌,突又笑道:“我知道有个地方,满街都是牛肉,堆的比山还高,你若是去了,包管你可以尽情吃个饱。”铁娃笑道:牛肉? 嘿!铁娃不稀罕。”小公主笑道:“但那里的牛肉,味道可跟别的地方不同,包管你一辈子都没有吃过那么好吃的牛肉,你只要闻着那昧道,不吃都不行。”铁娃眨了眨眼随,道:“真的?”

小公主见他已有些活动了,喜道:“自然是真的,你不信,我带你去瞧瞧好么?”

铁娃道:“真的?”

小公主大喜道:“那么……咱们快悄悄走吧I”

铁娃笑道:“好,等大哥来了,咱们一齐走。。

小公主又呆了一呆,跺脚恨声骂道:“死笨牛,真是个活活的死笨牛。”

她虽然满肚子花样,一脑门主意,但遇着这石头似的牛铁娃,再妙的主意,可也全都没有用了。

她见着众人的注意力俱都集中在那剑阵之上,本待乘机溜走,但有这双牛眼睛盯着她,她哪里走得了。

转目望去,只见别人果然俱都没有注意到她和铁娃的对话,再瞧方宝玉,他竟还未动一下。

潘济城、万子良并肩而立。

潘济城忽然悄声笑道:“公孙不智,果然大智,他想出的这主意,明虽仿佛帮着宝玉,其实却是叫宝玉非败不可。”万子良道:“怎见得? ”潘济城道:“若以武功而饱,六大掌门身份虽尊,但单独谁也不是宝玉敌手,但这六人组成的剑阵,却无异铜墙铣壁,莫说方宝玉,就算紫衣侯复生,周老前辈亲临,也万万休想闯得出来的。”

万子良道:“这……这也未必见得。”

潘济城道:“不错,他们若无顾忌,只耍击倒一人,便可闯出,但若将他们也置于宝玉此刻之地位,既不敢对这六人丝毫冒犯,更不敢随意施出杀手,若想闯出这剑阵,委实比登无还难。”万子良寻思半晌,颔首道:“确是如此。”

潘济城道:“瞧宝玉此刻之模样,似已存心求败了,只是此刻声名方自挽回,经此一败,只怕难免又有伤损。”

万子良苦笑道:“若是换了在下,也只有如此。”

再瞧宝玉还是木立不动,果然毫无求胜之感。

这时旭日渐高,秋阳渐烈。

企立在日光下的群雄,似已渐感不耐。

“天刀”梅谦与蒋笑民并肩而立。

蒋笑民忍不住道:“瞧方少侠如此模样,莫非是想以定力求胜? 等到六大掌门心神稍有浮躁之时,他便可乘机冲出。”

梅谦接头笑道:“这六大掌门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数十年的修为? 武功虽因天资不及方宝玉,但定力都绝不致在方宝玉之下。”

蒋笑民侧目望去,但见那六大掌门人,一个个果然惧是神安气详,就连铁髯道长,都无半点浮躁之象。

但宝玉非但仍无举动,就连丝毫有举动的征象都没有。

蒋笑民皱眉道:“如此说来,方少侠难道已无取胜之心,直到时限一到,便要自承落败不成?这岂非有些……”

梅谦截口笑道:“方宝玉绝不致自承落败。”

他竞说得如此肯定,蒋笑民忍不住问道:“何以见得?”

梅谦道:“只因这一战情况甚是特殊,宝玉纵能闯出,于六大掌门之声名并无损伤,但宝玉若不能闯出,则非但他声名有碍,就连周老前辈的面子也不好看,方宝玉是聪明人,怎会做这样的傻事?”

蒋笑民沉吟道:“话虽说的不错,但以在下看来,方少侠实无半分取胜机会,他自已只怕也知道如此,是以至今未有举动。”

梅谦轻四道:“在下虽是那般猜测,却实也猜不透宝玉究竟在弄何玄虚,无论如何,他若想闯出,此刻便该有所动作,方能引得对方露出空门,他这样站着不动,的确是万万无法冲出去的。”

那边一木大师与丁老夫人又何尝不在暗中议论。

丁老夫人道:“大师可觉宝玉如此有些奇怪?”

一木大师道:“的确有些奇怪,他如此做法,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他暗中早有成竹在胸,不动则已,一动便能冲出,但……”

丁老夫人四道:“但普天之下,又有谁能一举冲出六大掌门的剑阵? 这孩子若真有如此想法,那也未免自视太高了。”

众中暗中纷纷猜测,虽然猜不透宝玉的心意,但算来算去,却都觉宝玉此刻实已是有败无胜。

旭日更高,时限更近。

这时就连有限几个还替宝玉抱着希望的人,也惧都绝望了,都道宝玉之自承落败,已不过只是迟早间事。

哪知就在这时,宝玉身形突动!

他脚下一个错步,身形的溜溜一转,双掌轻轻划了个圈子——六柄长剑的剑尖,因着这一转之势,连成了一线,剑尖互击,发出叮的一明。

这时阳光自东方斜斜照射过来,恰巧照在这一线剑尖上,剑尖闪光,这闪光也随着一转。

六大掌门但觉眼前强光一闪,双目不由得一眨。

这是 一刹那, 世上再无任何言语能形容出这一刹那购速度——强光一闪,立即消失。

六大掌门眼帘一眨复张,而方宝玉竟已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间,神奇的脱身于剑阵之外。

等到六大掌门再张眼时,方宝玉已踪影不见。

群豪早已瞧得呆了,真正的呆了,大家本都睁大了眼睛在瞧,却谁也未瞧出这是怎么回事。

就连丁老夫人也不禁失声道:“真的不动则已,一动便已冲出,但……但他这是如何冲出来的,大师,你可说得出个道理来么?”

一木大师寻恩半晌,沉声叹道:“方少施主之绝技,端的令人叹为观止,他身法之轻灵,姑且不论,最惊人的是,他竞早已算准了阳光照射的角度,也算准了剑尖反射的角度,他便抓佐那稍纵即逝的一刹那,带动剑阵,使得那反射闪光恰巧自六位掌门大师跟前一一闪过,这突来的阳光一闪,自使得六位掌门大师心神一疏,剑阵自也因之一顿,方少施主便也抓住了这一刹那,自那剑尖之上,飞身掠出。”

群豪惊震之下,自都在听他说话,听了这番话后,人人更是目定口呆,这样的武功,这样的机算,众人实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一木大师合十长叹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不想方少施主之武功心法,果然已能上参天意,会通天机,老僧暮年能见武林出此不世之才,实是不胜之喜。”

方宝玉早巳翻身拜倒,道:“弟子失札了。”…

六大掌门俱是惊喜交集,铁髯道长招须长笑道:“好!好!这孩子竟能将太阳光都用做他制胜的武器,世上还有谁是他的敌手,咱们败的总也算不冤了。”这时群豪间才爆发出如雷的采声。

震耳的喝采声,直至盏茶功夫后,才渐渐消沉。

突然,拥挤在前面的群豪,觉得后面人们的采声,笑声,一齐停顿了,停顿得是那么突然,那么奇怪。

群豪忍不住转头望去,只见后面不但采声已停顿,而且人群两面分散,让出了一条道路。

七八条彪形大汉,大步自分开的人群中走过来了。

这七八条大汉俱是神情栗悍,服装怪异,脚下惧都穿着双长可及膝的中皮靴,将那虽鲜艳似已陈旧的宽边裤,塞入靴筒内,看来就像是灯笼似的,上身精赤,只穿着件绣花织锦小马甲,露出一身紫铜色的肌肤,那有如铁打般高大的身躯,走入人丛,更宛如鹤人鸡群一般,

为首的一人,更是气概威猛,满面虬髯,昂首阔步,目光睥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狂傲不群的栗悍之气,像是天生的惯于发号施令,天生的不将别的人瞧在眼里似的。

奇怪的是,这些野性末驯的栗悍汉子们,此刻竟都是双眉深皱,面色沉重,显然是忧虑重重,有着心事。

山风吹过,一阵阵又咸又腥的海水气味,自大汉们身上散发出来,群豪间已不禁发出窃窃私语:“海盗!这必定是海盗!”

“不错,那为首的那人,正是海上大豪,‘紫髯龙’寿天齐,我一瞧那部黑中透紫的大胡子,就认出他了。”

“海上群豪,足迹向不能踏出沿海百里之外,这是江湖中百年老规矩,海盗们一向遵守不渝, 今日 规矩毁了,竟远来这里,莫非这几年海上的生意不好,‘紫髯龙’竟想到陆上来闯闯天下?”

“不对,‘紫髯龙’又非呆子,他纵想生事,也不会在此时此地,就凭上面的几位主儿,有哪位石能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那么,他们此来又为的是什么?”

纷纷议论间,紫髯龙已大步走到擂台前,目光一闪,展颜笑道:“好,好,武林高人,果然全在这里。”抱拳接道:“海上寿天齐,拜见各位。”

武当铁髯道长沉声道:“海上群豪,足迹向不履中原,今日远至,所为何来?”

寿天齐道:“特来报讯!”

铁髯道长道:“是何情讯,竟能劳动尊驾?”

寿天齐道:“乌鸦飞百里,报凶不报喜。”

海上群豪之首,不远千里前来报讯,此事本已大不寻常,既是报凶而来,这凶讯自然严重得很。

群豪不禁群相动容。

铁髯道长道:“忠禽报凶,诚友传警,尊驾古道热肠,贫道先致谢意,再聆大教。”

紫髯龙躬身道:“不敢!”

目光四扫,接口道:“明人眼前不说假话,寿天齐做的是何生涯,各位想必早已知道。”

铁髯道长道:“尊驾劫富济贫,海上称侠,天下武林,莫不耳闻。”

这两人惧是声如洪钟,气概威猛,言语之间,倒有些惺惺相惜之意——要知铁髯道长昔年也是盗中之侠,是以对海上枭雄,绝无半分轻贱之心。

紫髯龙朗声大笑,道:“寿某闯荡海上,多行远域,尤其东瀛海倭近来常扰江浙沿海,寿某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以近来东瀛北海,九州沿海一带,寿某也常去拜访,他们的日子端的也过得不甚安宁。”

铣髯通长捋髯道:“好!”

这位名门大派的掌门的宗师,此刻似已忘了自己的身份,心中似又燃起昔日的火焰,须眉皆动,豪气横飞。

少林掌门瞧得不住皱眉,却又不住微笑。

紫髯龙道:“七月上旬,寿某在九州沿海拜访了一周,收获倒也足以弥补咱们江浙沿海百姓所受的损失而有余,于是寿某便烧肉置酒,稿劳搞劳弟兄们近日的辛劳,哪知就在那天晚上,咱们船上便发生件怪事。”

铣髯道长动容道:“什么事?”

紫髯龙道:“那一日弟兄们大都尽欢,寿某也已大醉,只因口自们船离海岸不近,纵有惊变,咱们无论要打、要走都来得及,是以大家便不免警戒稍松,眼见这一夜即将平安渡过,谁知到了黎明之前……”铁髯道长道:“黎明之前,最是黑暗,事变每多在此时发生。”

紫髯龙叹道:“正是如此,那一夜黎明之前,我突被一阵刺痛惊醒,张开眼来,便瞧见眼前一道剑光,缭绕飞舞……”

说到这里,他面色已不觉微微变色,显见那一夜他所受到惊悸,竞至今犹残存在他心底。

铁髯道长动容道:“剑光缭绕……那人呢?”

紫髯龙道:“当时我只见到那剑光天矫盘旋,有如天际神龙一般,变化无方,竞瞧不见那持剑之人的身影。”

铁髯道长道:“呀!好快的剑……后来怎样?”

紫髯龙道:“接着,我便听得手下弟兄惨呼之声,一声接着一声发出,中间几乎没有间隔,数十声惊呼,听来竟宛如同时发出来的。”

铁髯道长道:“那时你便怎样?”

紫髯龙道:“那时我委实已被惊得呆住,等我大呼跃起,那剑光竟已穿窗面出,只闪了一闪,便瞧不见了。”

铁髯道长道:“你……你难道未追出去?”

紫髯龙道:“我自然立刻追至窗口……”

铁髯道长忍不住又自截口道:“你可曾瞧见了他?”

紫髯龙道:“那时夜已深沉,残星微光,映照着千顷碧波,我依稀只瞧见一条灰白色的人影,宛如海上神仙一般,踏波而行,我要了望眼睛,想要再瞧仔细些,哪知就在这霎眼之间,那人影已消失在夜色中了。”

群豪面面相觑,心中似有所悟,只是末说出口来。

紫髯龙道:“我回转身,闪闪灯光照耀下,便赫然发现,我的舱中百十兄弟,每一人眉心,都多了条创口,鲜血犹自未干。”

他说到这里,七、八条大汉,不由自主,都往自己眉心摸了一下,每个人眉心正中,果然都有条浅浅的剑创。

无相大师突然道:“你船舱中弟兄共有多少?”

紫髯龙道:“连在下在内,共有九十七人。”

无相大师失声道:“此人在刹那之间,竞能连伤九十七人,这样迅快的剑法,老僧当真是听所末听,闻所未闻。”

铁髯道长沉声道:“他若将这九十七人俱都杀了,倒也不甚难,最难的是,他不过只是将这九十七人每人俱都轻轻划了——剑,而以此刻这几位的创口看来,他这九十七剑不但所划的部位完全一样,就连力道之大小,也无丝毫差异,此人之剑法,又何止迅快而已,简直已出神入化。”

紫髯龙嘎声道:“当时我等在舱中,有的仰卧,有的俯身,还有的只是斜倚在那里,每人的姿式,惧都不同,但他那柄剑上,却生像是长了眼睛一般,一剑划下,必在眉心,我……我真想不通他这剑是如何划下的?”

方宝玉缓缓道:“据弟子所知,世上只有一人,具有如此准确、迅快的剑法,也唯有他能将剑尖的力道,拿捏得如此恰到好处。”

铁髯道长道:“谁? ”但他并未等宝玉答话,便已脱口道:“不错,是他,东海白衣人!”

群豪再度哗然:

无相大师皱眉道:“但他如此做法,却又为的是什么? 难道他与齐施主你有何仇恨?”

紫髯龙苦笑道:“在下还不配和他有什么仇恨,何况他着真的与在下有什么仇恨,在下便也活不到现在了。”

铁髯道长道:“既无仇恨,又是为何?”

紫髯龙道:“留尔性命,为吾传警。”

铁髯道长皱眉道:“此话怎讲?”

紫髯龙道:“我等惊动过后,便瞧见桌上有封书信,书信之旁,还有张短柬,上面便是写着这八个字。”

铁髯道长道:“那封信上又写着什么?”

紫髯龙道:“信封上只写着交中土武林,这筒简单单五个字,也没有写究竟要交给谁,但在下部已想到,此信必定与白衣人七年之约有关,他剑创我等,只怕也是为了示威,是以在下便尽快赶回,正在踌躇,不知要将这封信交给谁才好,幸得有此次泰山之会,聚集了天下英雄,倒为在下省了不少人事。”

无相大师沉声道:“信在哪里?”

他话未说完,紫髯龙已取出书信,双手奉上。

纯白色的信笺,却是鲜红的宇。

“敬启者:紫衣侯竞死,吾实伤感,天下虽大,对手难寻,此人一死,吾更寂寞,吾至今方知求胜虽难,求败更不易。

然七年之约,不可不赴,来年花朝,当赴中士,但愿东海之滨,有人能以三尺剑,赐我一败。

东海白衣人。”

拙朴的字迹,简短的语句,但宇里行间,却有一种苍凉牡阔之豪气,直逼人眉睫而来。

方宝玉、万子良、铁髯道长等人,仔细咀嚼“赐我一败”四字的滋昧,更觉热血腾腾,不能自已。

就只这简简单单四个宇,已尽道出这绝代剑手睥睨天下的威风,也道出他内心的寂寞与萧索。

宝玉喃喃道:“普天之下,除了这东海白衣人外,还有谁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有谁够资格说出这样的四个字来?”

铁髯道长捋须瞪目,大喝道:“你!”

不错,此时此刻,方宝玉正是天下英雄希望之所寄,普天之下,已唯有他被认为能与白衣人一战。

深秋、夜凉,苍窜高阔,繁星满天。

万竹山庄,庭院深沉,晚风吹来,吹动了万竿竹影,秋虫与竹韵相和,正仿佛天送清音。

繁星下,竹影间,果佳茗香,十余人品若围坐,娓娓清谈,局外人远远望去,突如神仙一般。

这十余人本无愧于这良辰美景,只因他们惧都是当今天下武林之绝顶人物,只是,此刻他们之心情,却已无享受这佳茗美景之情趣。

轰动一时的泰山之会已结束,众人心头,自不免带着一份曲终人散后,难免要有的惆怅。

但除此之外,他们心里还有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这问题才是这些武林绝顶高手心情沉重的最大原因。于是,谈锋终于渐渐转至这问题……

无相大师道:“火魔神之约,方少施主不知是否已决定前赴?”

宝玉恭声道:“弟子既已答应,焉有毁约之理?”

无相大师道:“哦!”

他心中显然有话确难出口,目光缓缓移向如意老人。

如意老人干咳一声,道:“在……这……”

宝玉道:“前辈们有话只管教训,弟子……”

铁髯道长沉声道:“无相道兄,如意道兄所说的话,也正是贫道要说的话,只是……这话确是有些难以出口。”宝玉沉吟半晌,垂眉道:“前辈们莫非是要弟子不赴此约?”

如意老人叹道:“江湖侠义,一诺千金,咱们这些老头子,若是要你毁约,岂非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但……”

他苦笑一声,接道:“但此事委实关系重大,咱们虽不能要你毁约,都又不得不要你再多加考虑考虑,然后再作决定。”

宝玉道:“弟子实已再三考虑,但……”

如意老人截口道: “若是换了别人,既已允诺,自是永无更改,但你……唉!你此刻身份已与别人大不相同,天下武林同道的希望,此刻实都已寄托在你身上,只等着你与那东海白衣人作一决战。”

铁髯道长接道:“你若为了要赴此约,而有了什么三长两短,而不能赴东海之约,那……那又当怎生是好?”

宝玉垂首道:“这……弟子……”

如意老人缓缓道:“昨日泰山会后,群豪犹自依依不舍散去,为的只是要多瞧你一眼,那时泰山之上,千百道目光,又有谁不是瞧在你身上……只要你去瞧他们的目光一眼,便可知他们对你的期望是何等深厚。”

宝玉道:“这……弟子知道。”

铁髯道长道:“你既知道,便该权衡此事之轻重,你若为了往赴火魔神之约,而令天下英雄失望,是否值得?”

如意老人接道:“何况,火魔神那厮本就是个无信无义的恶徒,你纵失约于他,普天之下,也绝无一人会说你的不是。”方宝玉垂目默然,显然心中也甚是矛盾。

无相大师叹道:“老伯们并非说你此去必有三长两短,只是,在明中花朝之前,你必须养猜蓄锐,使自己精神、体力,俱都达到巅峰,以期能一战而胜……想那火魔神既如此求你,白水宫显见绝非易与之地,你此去纵无伤损,但精神、体力之消耗,必定十分可观,对你与白衣人之战,影响也必定甚是巨大,你若因此而……而败,那岂非要令天下英雄,俱都为之扼腕!”

宝玉仍然低垂着头,仍是默然无语。

过了半晌,还是铁髯道长忍不住问道:“你可决定了么?”

宝玉缓缓道:“还未曾决定。”

无相大师道:“你不妨再作三思,老僧等虽然如此说,但去与不去,这决定还是全由你自家作主……”

目光四扫一眼,微微笑道:“看来你我今夜又得打扰万庄主了,明日清晨,听了方少施主回音后,再赶回去也不迟。”语声之中,长身而起。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